發表於 未分類

《古佛降世的背后》八、佛陀的教法会利益哪些人

《古佛降世的背后》八、佛陀的教法会利益哪些人

请大量转发《古佛降世的背后》八、佛陀的教法会利益哪些人

佛陀的教法让众生念念之中都是利益他人,习惯成自然,在八识心田中用一切善的种子菩提道业代替了幻有的黑业种子,如此习惯之后,自然我执不离自离,同时还累积了功德,福报也增长,换句话说是真正的福慧双修。如此在因缘具足后,佛陀传以相应的大法,一修起用,自受法益,同时也在不经意的自然中利益一切有缘众生,带领众生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有罪必忏悔,做真正学佛修行的人。

佛陀教法也会利益久修梵志,不管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人,往昔的修行,直至今生,得遇佛陀必将得到更殊胜的法缘而得到大成就,从而也利益无边有情。

至于往昔就已经证到真空妙有的法身大士、圣者、大菩萨们,这一生则会跟随多杰羌佛修学,进入境行法,步进成佛轨途,累积更多的功德,尽速成就无上菩提,这样的大圣者非笔者所能想象,上供诸佛下化众生已经不仅仅是愿力,而是三业的不间断的具体的无垢之行,已转为三密,笔者合掌礼敬赞叹。

佛陀对众生的慈悲体现在祂对教法的推行和对世间渡生者的严格要求上。佛陀深知,世间的众生会受到这些打着渡生名义的,有着尊者、法王、活佛、仁波切、大喇嘛、大法师、大和尚名头的人的影响,但是这些人中很有一些知见不正或者歪理邪说,或者邪知邪见,根本会误导众生,害众生不得解脱和堕落,所以对于此类人等,佛陀费心费力地指导和教化,包括羌佛目前自己座下的弟子也是如此,羌佛说:“ 《多杰羌佛第三世》一书上印有照片的弟子,有些都已退圣成凡,有的开始骗人,乱讲法义。"在此问题上,佛陀从不方便行私,正与邪,一定要弄清楚,在公告中随时提醒行人小心求证,并警告为师者,不可落入一百二十八条知见;也告知行人检验为师者言行,防止有人自我吹嘘或打着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旗号欺骗众生,行人当认真了解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的公告和印证,以矫正随时出现的问题。

与佛陀的言行之严谨、讲法之慎重相反,世间所谓讲经说法的人则常常轻慢教法、乱讲佛法、误导众生,乃至空口说没有正法邪法,因为法无定法,所以就有了胡说八道、借以胡作非为的借口,甚至连一些出家人都敢任意妄为,无视佛陀所定的戒律。有多少人拿一句法无定法,非行犯戒,自欺欺人。其实说此话之人已经是旁门外道,至少是佛门外行,没有理解到这句话的真谛所指。法不但有正与邪之分,而且有大小高低之不同功用力量,比如在佛教法门记录中,或在佛史记载里,正法与邪法斗法、降伏邪教、外道的例子多不胜数,乃至就正法也有修行法力高下大小之分、比斗法之输赢来应证自己的道量。这就彻底证明,法并不是一张面孔,理论错谬法、真法、假法、邪法、正法、恶法、善法、大法、小法,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佛史历证,确实有法无定法之说,然所谓法无定法,是指本源与佛无别的自性,万法平等、不生不灭之真如。又如禅门渐顿二悟的彻悟,静下来可以悟性明心,动起来也可以悟性明心,观一念可以,无念住也可以,念佛可以,持咒也可以,一声响、一语句、诵经、打七、修观、闲逛、行走坐卧,无处不是机锋开悟之处,这就是法门的“归源无二路,方便有多门",是指明心见性的证悟,而并不是说邪法作正法,比如自私自利、残害众生、殺人放火、聚眾鬧事,这类行为纯属恶人妖孽等,又比如反对如来正法,欺师灭祖,自己没有看过的佛书,让弟子大肆去破坏,将有佛像的书丢进厕所垃圾桶里侮辱,这就是邪恶劣行,妖人之为,无论此人是什么一派世界法脉掌门、传承大法王、尊者、大法师,其知见已入妖人邪道,其法就是不可行的邪法,跟修者必入地狱,因为邪法与正法是截然不同的,是走向极乐永恒或步向痛苦地狱的两条不同之道。

没有通达三藏法义、没有真佛法、无功夫量显之徒,才只用大家听不懂的、自己错乱理解的所谓理论愚弄大众,实际上都是胡说乱拼的,或一句“缘起性空"弄得大家昏昏然,再来一个“神通佛教不足持"等谤佛诽经之毒行,那根本就是少读经书,把释迦佛陀规定的“当勤禅思,学诸神通"都诽谤了。不执神通,不是没有神通,这是两个概念,释迦牟尼佛说,连阿罗汉都要证到六通,菩萨更是神通广大,为的是渡化无量众生。华严、法華、楞严、地藏、宝积、涅盘、阿含、般若诸经,三藏十二部,哪一部不是佛陀的光明圣量、神通境显?我佛如来三界至尊,多大的本事! 没有神通的凡夫俗子如何调教摄受三界六道?如何收服破坏佛法的天魔?如何调教诸有贤圣?如何为一切智人?如何如实了知三世因缘?说佛没有神通,真是混账话 !一句话,十方诸佛,无边法力,皆为自觉觉他,利益无边众生。但对初修行人,佛言不执神通,如果执着追求神通境界,容易入魔,不能得见本性,去佛远矣。至于修行日久行深之人,定慧二力增长,得到佛陀传法后,有神通境显是必然和自然的事情。六大神通都还是释迦牟尼佛定的名称呢,没有神通,世尊为什么说阿罗汉具有六通呢?羌佛法音和论著里关于这个问题早就开示地明明白白,还请有缘人自己去求学才是。

所以,法无定法,是对佛陀和大菩萨们来说的,他们已经证到万法皆空、六根互用,幻化空身本源法身,这一切都是在已经证到的前提下才有资格来谈。对于连最基本的法无定法含义都不懂的人,连基本福慧都修不起来的人,不可能懂羌佛所说法的化身为定性必然的化身,报身乃三身四智圆满后的终果觉量,故大菩萨为遍智地境,而佛陀则为无量智觉位,后二身之法,是定性决不可偏行一步的。如果基本佛法常理都不清楚,说什么法无定法,一派胡言外道邪论,令人耻笑,让自己在贪嗔痴三毒里更快地堕落不说,还连累众生不得成就。未得言得,未证言证,大妄语,必堕无间。不要自欺欺人,还是在戒律里老实修行的好。好好修行,利益众生,闻法开智慧,自觉之后,渡生长福报,福慧双修,因缘具足,得佛陀传以定性大法,而不是法无定法。真有那么一天,明白无上妙义,回头再给众生说的,恐怕也只有一句无上真谛: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严持定法戒规,依法入轨,依教奉行,自得解脱。

佛陀奉行的是平等大慈,无缘大悲,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的弟子众多,各种各样,菩萨、法王、大活佛、仁波切、大法师、大寺庙的掌门人、世界佛教的领袖大和尚、杰出的佛教名山的大传人祖师、一大把出家剃度之比丘和比丘尼、普通行人、非人、动物、鬼道众生、魔众、一大群无明烦恼所知障轮回众生……。反正看得见的,看不见的,好的,不好的,全都摄受教化,观机逗教,应不同因缘施以不同的法,以期解脱成就。

笔者是普通的行人,羌佛座下的大菩萨们,不退地的菩萨们,笔者等只有合掌礼敬,没有其他,有幸得逢诸位大圣能于末法时期来此五浊恶世,跟羌佛学法,准备成佛 !但是一个也不出来度生弘法,却让一些须弥轮弟子出面,是不是有些过分呢?而一些等位不如你们的上师们,不辞众生,慈悲努力度生,众生自然感恩不已。对于已证圣德未证不退地的圣德,笔者想说请诸位圣德千万努力,珍惜法缘、珍惜佛陀、珍惜众生,一为自己的究竟成佛,二也是为与诸位有缘的众生和弟子的未来成就。作为普通行人和众生,对于佛陀座下那些真正谨慎修行、严持戒律、信心坚固、大慈大悲、不退初心和本愿的大善知识们感恩不尽 !

对于佛弟子来说,其实凡是佛教徒,都是佛陀的弟子,因为都是皈依了佛教的,都是佛教徒,都在学佛修行,但对那些目前还没有亲受羌佛教化、今生还没有见到羌佛的佛教徒而又在领众的人,笔者只想问问,佛陀降世了,无论是为了自己的究竟成就还是自己座下跟随的弟子和众生的成就,要不要赶快找到佛陀求学?要不要放下我执所知障,按照真正的如来正法修行,并依法增长福慧,不是空洞的法无定法,而是向佛陀求学定性的大法,自利利他而建立这一世的殊胜功德?

学佛人都是利益众生为前提,同体大悲,哪有不顾众生的痛苦的?但有些人,顶着法王的名头,却让弟子去做伪证,让弟子撒谎,公开打妄语,有没有考虑过弟子的感受,弟子的痛苦?弟子跟随学佛,是要解脱成就的,不是愈发堕落。不尊师教,于心不敢,基于深厚的感情也不忍吧,可是如果妄语犯戒,这样做一定堕落,想想都会明白做弟子的两难和痛苦,何况还是对无上至尊的佛陀做伪证,这份黑业如何消除?怎么解脱成就?身为法王难道这点人所公知的因果常识都不明了?除非是混进教团的假法王。弟子的为难和辛苦都不能体谅?还能坦然坐在法台上来代表佛陀代表佛法?于众生的痛苦漠不关心,甚至制造众生痛苦,这哪里还是一个慈悲行?更有甚者只为达到自己和集团的政治利益,牺牲众生的生命,置信仰和跟随的普通众生的死活于不顾的所谓领袖,实则拉开画皮,比一个普通的凡夫还可怜低劣 !有些人会认为一个大法王不会这样的低劣行为吧,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其实佛史上这类假货色大法王、大活佛、大法师太多了,岂止才一二位啊?格西还下毒药要致死密勒日巴祖师、莲花生大师被丢进乱泥坑中,包括五世热振的死、大吉岭活佛坐牢狱被害死、而又反观巴堂大活佛杀了多少好人,太多,太正常了,这就是佛和祂的事业影响到混进佛教的那些魔妖私欲者们的自得利益了,但第三世多杰羌佛对妖魔骗子施给祂的诽谤迫害却毫无计较。

第三世多杰羌佛在《解脱大手印》中说得非常清楚:我们无论是在幸福的时候,还是在痛苦的时候,如果忘却了担当众生的痛苦,说明已经失掉了菩提心,已经走到边道上去了。第三世多杰羌佛不仅是这样教导我们的,而是这样身体力行来言传身教行人们的。第三世多杰羌佛长期受到打击,但是,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来没有嗔恨、谩骂过这些对立者,反而,总是默默地为他们祈祷、加持、祝福。你们看看,佛陀的无量大悲是何等的纯净啊,佛陀就是佛陀 !!!!

为了能够更多、更方便快捷地为众生服务,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成立,从而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直接连接第三世多杰羌佛和普通众生的机构。众生所关心和疑惑的问题,提交到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后,由办公室的大德们及时回复,或者请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对于各种普遍问题的解答无疑是众生修学佛法的过程中一个很好的帮助。而且一些重要的问题解答和相关法义也是由多杰羌佛办公室来第一时间推出。所以关注和学习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所颁发的公告以及来函印证是了解和确认一切问题正确答案的最好、最快方法。

笔者仅举一例,关于男女双修法是不是最高密法的问题,是众生关心和疑惑的一个大问题,而且世界范围内有很多因此而引起的争端,也使得许多众生受伤害。关于此问题,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说法十分明白,请一切有缘众生清楚地了解,不要被任何没有圣证量打着佛法旗号的凡夫骗子欺骗,一切借口和理由都不成立:

在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第二十号公告里指明,第三世多杰羌佛在《顶圣极密经解脱大手印》十条特别注意的第一条中明文标注:“有行人误认为境觉二行法是无上瑜伽密续部之双修法,藏密金刚部法,我今正告错见之人,境行是清净无垢,至高觉性圣境实相现前,觉行是圆满究竟的大觉,是佛教中唯一能在一个时辰之内,将弟子自我强导摄入于境界中圆满成就的无上顶圣大法,比如现量大圆满,比如非时之死回生法,比如金刚换体禅,比如摊尸拙火定,比如泥丸道果,弟子当下即修即证,即可拿出实际功夫,这是任何宗派的法都做不到只需一个时辰即证的,与误认者所谓的密宗男女双修毫不相干,而且密宗男女双修之法流传于世,图文成书发放乱性,几成邪恶风气,已经让很多的人理解误导借用其名义,以行邪恶淫荡污脏之实,反之在现实中大家看到所谓修双修者,一个也找不到有实证功夫,只会口说大话,不但顶开不了,拙火定也升不起温,五明愚钝,只有空假名辞而无实体成就,乃至连一般的证量都没有,造下的是无穷罪业累累。解脱大手印不是密宗的法,而是佛教真正深入实行大悲利众,至高无上能让弟子达到处处实相见境,脱离空言戏论,远超九乘之巅,越过十地圆通,直取圣量佛觉的顶圣如来正法大法、快捷成就的无上佛教佛法。"

http://goo.gl/Zq60m8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發表於 未分類

《古佛降世的背后》六、佛陀的成就觉量

《古佛降世的背后》六、佛陀的成就觉量

请大量转发《古佛降世的背后》六、佛陀的成就觉量.jpg

羌佛的成就,有目共睹,有据可查,有法可依,有人可证,笔者就不再重复证明。显密圆通,在几千盘法音里,清楚明白讲了宇宙人生当中的因果轮回是怎么一回事,法义的高峰已超越九乘顶尖。解脱成就是怎么一回事,羌佛也说清楚了,福报智慧怎么增长方法也直接告诉你了,何为无上妙智,般若实相也演说了,甚至佛陀的法报化三身四智也直接说明了。总之,不怕你读三藏经典,显密论着,读得越多,你越明白,就越知道羌佛所讲道理的高度,微妙至宝;反过来,如果你听闻了羌佛的法音,听得越多、越好,就越容易明白世尊三藏里所讲的内容,相辅相成,妙不可言。

就像羌佛在给座下圣德弟子讲《藉心经说真谛》之前,令弟子遍参古德祖师所著般若论着。当时有大圣德请问羌佛:般若乃出诸佛之母,有六百卷大部,我们应从何论帮助参学,以资见悟?羌佛答:从其古圣祖师所著诸有涉猎般若空性之论,对比研学,加之听闻我说法音。自此后,大圣德们便依教奉行,深读诸家古论,得到正理知见后,此时羌佛让他们开始听闻《藉心经说真谛》,大德们听完第一遍后,大为震惊,赞为精妙绝世法宝,从而继续听闻,对比祖师古论与诸家开示研学,个个皆证悟解脱之道,由是圣德们比量鉴证之后,将《藉心经说真谛》定为无上法宝之冠。为是大圣德们便写了一本挑战对比书,副标题为《无上珍宝之福音》。第三世多杰羌佛看到这份挑战书后,便严肃告诫大圣德们说:释迦佛应世是为了利益普渡众生,如来的法是为救度众生而有法,法不是拿去与古德们的论著作挑战的,对比鉴研学习有利于证悟,这很好 !但不是与人争高低,挑战书我不同意,把它改写成《比鉴受益书》吧 !

在《藉心经说真谛》没有出版之前就先发行于世的《无上珍宝之福音》里就讲到了这个事情,同样也鼓励广大的佛弟子们先去看古德祖师们的论着、研学高僧大德、大学者们讲说的般若或心经、空性等,在取古论之鉴道先入义理后,最后再来看羌佛说法的《藉心经说真谛》。让大家公开鉴别羌佛所说法义是否无上真谛。如果没有看过任何般若论着的人,初看《藉心经说真谛》可能会看不懂,或者会只觉其妙,却不知妙在何处;但对看过很多高僧大德般若论着而仍不得其法的佛弟子来说,《藉心经说真谛》会轻而易举地打开一扇门,令其得入宝山妙境,开始体解真空妙有无上般若真谛之义理和妙趣 !虽然正如羌佛所示,比鉴古今只是为利于学佛证悟,但因论着所含义理深浅以及加持力大小不同,其实高下立判。《藉心经说真谛》为佛陀所说,其对般若真谛阐述之明白非语言文字所能承载,乃是藉于佛陀的加持力超过了文字所能表达的限制而直指佛法实相和修行利害。

正如羌佛所讲法义不怕古今比鉴,羌佛的证量更不怕求证和比量,第三世多杰羌佛所执掌的甚深佛法无圣可比。密法在佛法里占有重要的位置,不是以世人都甚少知晓,而是因为具有实际可行的可证性、证到分段三身的方法性,而佛陀掌有的比密宗大法更高之法,比任何菩萨掌持的都更高的法—佛陀直系法,境觉二行法,而这无疑必须以证量来加以证明和检验。证量佛陀最不缺了,几千部灌顶,显密、内密、胜义内密、境行,你想得出来的任何神圣的法,羌佛都有,你想不到的觉行,也完整具有,不然怎么是法界总教主金刚总持、持金刚呢?不然怎么掌管一切金刚等呢?怎么是多杰羌佛降世呢?显密圆通就是显密圆通,没有水分。

而五明妙谙,就是显密圆通的妙智起用,既为世间法,又为出世法,为俗谛,又为真谛,这个厉害不厉害自己决定吧。就是世法出世法中的一切都至高至上。声明,诗词歌赋,不需七步,出题即成,辩才无碍,语言文字的严谨更是专业;工巧明,能雕石头藏雾等;医方明,无病不治等,人非人,情世界器世界没有分别,哪里有问题就解决哪里的问题,谁能做到?因明,佛陀对世间万法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义理上的逻辑关联,大至宇宙,小至一微尘、一念头,统统明了;至于内明,是佛法上的证量,只一本羌佛的说法《藉心经说真谛》,佛陀们就为了证明是真正的无量智佛陀说的法,竟护法先行,雷火扫殿、诸佛来赞,彩虹布空,降下三色甘露,历史上任何顶尖祖师也没有如此至高觉境、没有过如此惊世圣迹的感召,法界第一,没有之一。另外得到诸多人世间的最高荣誉,国际范围内的最高表彰就不谈了 !

至于渡生成就,看看宝书上和其他报刊公开资料记载的,太多了,说都说不完。羌佛的弟子很多是显密各大宗派的顶首人物,包括释迦世尊的大弟子和莲花生大师的顶首弟子也在其座下求教。《多杰羌佛第三世》宝书上就列举了弟子的成就,高到证到三身境界,与法界同体,至于真空妙有、神通证量,羌佛弟子似乎是不缺的,最低也是生死自由。无论何时,佛陀的弟子,羌佛让什么时间走,就什么时间走,说观音菩萨接就观音菩萨接,说阿弥陀佛接就阿弥陀佛接,弟子往生之时,万里之遥,羌佛人在美国,可是远在四川的人们可以凭空听到羌佛持咒的声音,看到羌佛的法相,这是怎么做到的? 这只是万法里其中一例,剩下的有缘人随便求证。

而且对于佛陀是法界尊主多杰羌佛再来的事实也有各种的证明。有法王、仁波切在定中亲见第三世多杰羌佛是金刚总持佛降世再来第三世;有佛弟子们在不同的场合和因缘亲眼看见,第三世多杰羌佛现蓝色的第一世多杰羌佛真身,证实是多杰羌佛真身降世 !公众还见到羌佛从高空云团中两秒钟快速降到树尖,身穿彩衣,化虹消失。还要说多少,要世间法和出世法,有五明圆满,有至高法义和至高证量;要慈悲有世间不分地域、国家、宗教、种族、性别、年龄、贫富,不分有情无情的普施三界的慈悲;成就用世间的言语和数量根本无法说清。一切有缘的人自己去看,仅仅一本《多杰羌佛第三世》宝书的记载已经回答所有的问题,何况还有没有记载在书里面的证量、法义、圣迹,太多太多,无以数计 !

不说佛陀身边的弟子和高僧大德,只说说没有见过佛陀,只是听闻佛陀法音和读佛陀所传法的普通行人,仅仅因听闻佛陀法音受益的众生就不计其数,正如佛陀所说法,如果有缘人能坚持闻法10天,必有不同受用的法喜。不仅如此,听闻法音的众生,因法音开悟,不说开悟,就是世间上福报的增长都是绝大多数闻法众生所经历的。常听佛陀的法音,虽然不见佛面,可是也会熟悉祂老人家的声音,慢慢会学习佛陀的思维逻辑。

笔者有听到一个佛弟子分享说每次做生意前听闻法音,第二天签合同都无比顺利,他说真是神奇,笔者只是笑,心想要是佛陀听到了,祂老人家一定会说法,什么神奇古怪,封建迷信,一切都是因果,因你闻法,受用于三业,也可说是得到佛法加持,明白因果的道理,人心里会向善,也会开智慧,见到众生必会和蔼,利他表显,会站在人家的角度想问题,会很好的沟通,也有足够的沟通言行,所以人家发现你人又好,又有智慧,又不自私,所以当然愿意和你交往做事,达成共同意向的机会自然就大,不要说得神乎其神,流于迷信、怪力乱神,人就在因果网中,转轮六道,大小诸事,起心动念落入因果,因果迁至如影随形,别报方终,这些都是因果的道理。当然这是笔者自己推出来的认知,几乎可以想象到佛陀说法的模样,呵呵,不知道笔者想的,可否对祂老人家的脾气。

至于笔者自己的亲身经历,自然有,就不在这里表现了, 只分享一个真实的事情,笔者的办公室里有一个小同事,有时她不在房间,笔者会打开《多杰羌佛第三世》宝书恭读,等到她回来,就会说,这个房间怎么那么香啊,确实如此,若干次,一恭读宝书,异香扑鼻,整个房间都是香的,其他时间则没有这样的香味。当然这是当时的因缘,是佛陀的功德。

写到此处,笔者不禁想到,有幸得遇佛陀住世,并听到其教法,为其座下,唉,就是落入凡夫知见,炫耀起来都是底气十足的。这个请佛陀见谅,不是故意为之,确实忍不住,就像一个人,有了天下最好的宝贝,忍一天,忍两天,最终还是要跟人炫耀,嘚瑟嘚瑟的。当然佛陀是为渡生,笔者此处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凡夫的心愿。说这些终究是要告诉有缘人,羌佛无上正等正觉的成就真实不虚,不要说无尽的佛觉圣量了,就是仅仅拿《多杰羌佛第三世》一本书中所列的三十大类成就,人间就没有可比拟之人,聪明的人当然要依止学习啊,虔诚求学必然得大受用,上供诸佛,下利益一切有缘众生,当然不要像笔者这么浅薄就行了。

一切有缘众生,好好恭听佛陀的法音、深研佛陀所讲的法义,再修佛陀普传的《顶圣极密经解脱大手印》和《什么叫修行》以及《藉心经说真谛》,必得相应解脱受用,如果得逢佛陀亲传无上大法,更是因缘殊胜,可以说是累劫所集功德方有此福报,这是因果的道理。为准备此文,笔者把公开记录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资料看了若干遍,并予以实际考核,可是即便是看过了,再看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一种感觉:我的天啊,真的是佛陀降世了,再看一遍,还是这一句,我的天啊,真是佛陀啊。总觉得像做梦一样,可是确确实实是现在这一世的事情—佛陀来了。

佛陀来世间的概念是什么,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但是有一个事实,佛陀现世间从来都为世间至尊,世间哪里众生福报具足,缘起成熟,佛陀就到哪里弘法渡众,众生因此也解脱成就,吉祥幸福。看看佛陀的弟子们,普通人也好,法王仁波切也好,大法师居士也好,无不得到世间法和出世间法的利益,无上赞叹、无上喜乐。而且羌佛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当地广泛的赞誉,在美国、在台湾、在泰国、在加勒比海、在欧洲、在美洲都是如此。

必须指明的是佛陀虽然平等大慈,但是众生也不能错因果。佛陀因大悲现于世间渡脱众生,但并不执着于世间和众生,如日照虚空,是无心应缘而照,并非有意为之。所以如果众生不能尊敬佛法,反而迫害佛法甚至陷害佛陀,佛陀就会不得不离开,不是不慈悲,而是依缘生法,不能让众生在佛陀身上造更深的罪业而必当堕落无间地狱。道理很简单,就如一个普通人见到总统应当尊敬,如果不但不尊敬,反而想要加害总统,即便总统不和你计较,可是也绝不会在此地停留了。故此,众生具有法缘福报,佛陀才会现世间,住有缘之地,众生不具缘,佛陀不现身。纵然现了身,果缘尽没时,佛陀当离去。为什么?还是那句话:无缘渡不了,一切都是因果。

众生被业力障住时会不听善法,即使要救度他,开车追跟其后,叫他停下来,他却恐惧疑惑,认为你要害他,结果反而拼命往死亡道上跑;或者告诉众生妖魔要吃你,他反而会紧紧跟着妖魔跑。所以佛灭不了因果,众生不相应时,佛也渡不了众生。释迦牟尼佛曾经想渡很多无缘众生、想救将至死亡众生,可是凡是与佛无缘者,一个也救不了,一个也渡不成。众生的无缘业成熟之时,无论怎么尽力去利他、救他、渡他,他都不会接受,乃至认为你在害他。

如一日羌佛与一尊者开车行于路途,有众生现怖畏大难之相,羌佛告之尊者:“此生遭难,当救之。"可是这位众生,反视羌佛为敌,想法逃离对他的护佑,拼命奔跑,根本不停。此时突有一妖物风快向他追去,就在此刻恶毒妖物快要追上,正将扑食他的一刹那,羌佛一声吼出,很是奇怪,顿时平地出水,妖孽大惊夺路横逃,朝高坡奔命,而这个众生反而停下,转过弯来紧跟妖物,把妖物当成亲人,将自己送向魔鬼的死亡血盆大口。当初叫他尽快离开危险、脱离邪师,他根本不听,不但不离邪归正,反而越跟越紧。死亡现前时,他明白了,但一切都晚了,已经成了妖魔的美食。尔后灵魂痛苦,刀山火海。这是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的一位尊者与羌佛亲身经历大约两小时之内发生的铁事公案。就在此惨状之事结束后,羌佛对尊者说:我算个什么啊,连一个众生都救不了 !我有什么资格戴上佛号?我就是一个可怜的惭愧者,连众生的服务员都当不好。

还是那么一句话:任凭哪一位佛陀都灭不了因果,释迦牟尼佛也无法救脱释迦族的灭族之难。因此佛陀们教我们修行,众生学佛修行自己才能转换因果,不令恶业提前成熟,但太多众生不听正法教化行持。可是佛陀绝对百分之百能,而且也只有佛陀才能,为众生作依怙,免灾难,赐福慧,一旦众生愿听佛陀教法行持时,罪业就会依于修行转换,善业就会依法提前成熟,就会免灾免难,得到救度,获福慧,关键在于是不是按照佛陀教导去行持 !!!比如前面所说那一个众生,当时如果听羌佛的话,停下来,到羌佛的车上,轻而易举就得救了,怎奈他根本不听羌佛之教化。

唯一能转换因果的是众生自己,依修行、依持戒、依佛陀之教化如法行持,自然离恶因生善果。末法时期,魔子魔孙的破坏,又众生不具法缘,所以在无缘之处,佛陀渡不了众生,佛陀不住无缘处,原在于对众生劳而无益,众生不听佛陀教化,故无法得救。如果不依教修行,只靠佛陀的觉量就能主动救拔众生,那这个娑婆世界早就一个众生都没有了,全都是解脱圣人了。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因为必须修行,才能如法受用。所以,灵山法会才只有一个善财童子得救渡,重在他能依因起果、依行得法、依法成道、依因行道而证圣。所以才有无量众生不了解佛法,还没有修行,也还在无尽痛苦中。原因还是那么一个,佛缘未熟,无缘不渡。是渡不了,不是不渡;是救不了,不是不救 !佛陀只得离开无缘处到有法缘之土去了。因此,我们众生要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积累善业功德山,修筑受法菩提路,这样佛陀就会与我们有缘了。

一旦明了佛法因果之理,一当知晓此生得遇佛陀的无上福报,自然不难想象,会有多少众生想要跟随佛陀学习成就,多少佛子想要证到无上菩提,多少众生想要被无上加持而解脱困苦?法界顶圣不可思议地降临,可是是谁陷害佛陀使得佛陀不能回转中土?是谁无中生有诽谤佛陀,使原本几千年的佛国竟然迎请不到法驾光临?中华众生念佛千年,拜佛千年,求佛千年,如今佛现真身,又是谁造成佛陀离开了,佛驾西居,而使得佛陀无始劫以来的亲人们与佛不能相见?

中国何幸,佛诞华夏,中国何伤,佛度西居,当为华夏无数佛子和有缘众生一哭 !

http://goo.gl/rLDIyy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發表於 未分類

《古佛降世的背后》五、佛陀降世的意义—  体系完整的教法

《古佛降世的背后》五、佛陀降世的意义—  体系完整的教法

请大量转发《古佛降世的背后》五、佛陀降世的意义—  体系完整的教法
大事因缘故,佛现世间矣,教法圆满,第三世多杰羌佛带来完整的教法。佛陀的法音包罗万象,含摄三藏经典,显密教义,为众生解脱修行创设了一个圣洁的化城。听闻法音,会深受法乐。绝大多数众生,包括大法王、大尊者、大法师等,是学佛行人,不是证道之人,心会随境迁转。生活中的各种诱惑太多,忙于奔波,难免被世法纠结,但是定期可以听闻佛陀的法音,佛音清远,如清泉涤尘,忙碌间可以得以随时校正而追寻正法,圆满世间出世间福慧二资粮。

除了大根器之人,很多众生是想要增长福报,生活幸福,身体健康,家庭圆满,事业顺利来学佛修行。佛陀的慈悲就是满众生的愿望,所以佛陀讲如何修世间的福报,包括身体健康、家庭幸福、财富充盈、名利增长、社会和乐,而佛陀所讲的法,是无漏之法,只让众生累积功德,而不会造恶增添黑业。俗语讲“仓廪足而知礼节",众生生活的稳定,然后可以求修成佛之路。佛陀深明众生心之所系,所以随缘度化,应机施教,以佛陀的觉量和无边的智慧功德加持给无量众生以解脱成就的因种。

从佛史上考察,只有佛陀才执掌有完整的教法,其他无论是什么大圣祖师或者菩萨显示,都只是某一派别或一法门的弘扬,无法示现包括世间出世间的内涵显密的完整且系统的教法。羌佛带来的是全部完整的佛法,所以没有门派之别,不分显宗诸门以及密法各派,包括三藏教义以及诸无上灌顶的圆满甚至超越九乘之顶端的密法。从佛土世界带来境行灌顶传法的现量大圆满等大法中大法,更是直接标明佛陀再来的身份。

佛陀替众生什么都想到了,想要长福报吗,有修福报的法;而一切福慧的基础就是修行,所以直接就告诉《什么叫修行》,怎么修行,而且谁都可以按此修行,从而累积福报和德行;《藉心经说真谛》是出诸佛之母的法,是戒定慧、究竟全知大用涅槃的至高圆满境界,佛法的真谛。《了义经》说佛性是怎么一回事还有佛的前生后世;《解脱大手印》则是用各种高到顶端无上的大法,乃至色究竟天人所享受的无上之法境行灌顶,将具缘具器准备好的众生直接带入常乐我净、福慧圆满的幸福;几千盘法音里则清楚细致地讲明了世尊在三藏十二部经、显密教义里所讲的法义,乃至准备了遍智大菩萨们,究竟圆满三身的无量智成佛的觉行。什么菩萨圣者能具有成佛的觉行法、能够为众生准备如此完整、最高规格的教法,而且如此周到和直接?法义的全面和教法体系的完整决定了其提供者只能是佛陀。而且有无数的实例证实确实如此,普通众生也好,大德法王、圣者菩萨也好,跟随羌佛的教法如法而修,最后都是不可思议的成就,或者自由往升西方极乐世界,或者生死自由,或者证到大法显现大成就境界,或者一个小时证到随时见到佛土世界,或者开顶神识出入自由换体修持等等不一而足。同时羌佛也对有神通证量的弟子严格敕令不允许表现神通,乃至说不以大悲菩提利生者,所显一切皆为“怪力乱神",说此非释迦教法,应以利他菩提修持为正,要六度万行,利益众生,和释迦世尊给弟子的说法如出一辙。当初宾头卢尊者不听世尊教导,显露神通,被佛陀呵斥,也为此不能入涅槃,而住世为众生种福田。羌佛的弟子见慧法师空中高速飞行,被羌佛说她怎么会有此道行,我不信,这种神奇之谈,就算有人有此神异,如此玩弄,必偿重病之报,果然一天后法师重病,由于空中灰尘强力大量进入,眼腺鼻腔化脓,急诊室抢救,法师当场休克,几乎丢命,当时佛陀在欧洲,急电求救于佛,好不容易见慧法师脱险安康。

佛陀将无上的佛法的真实法理和真正要表显的利生圣量,讲解给众生,示现给世界。告诉众生什么才是真正的佛法,如何修学真正的佛法,这样就不至于因为从未得知真谛而被假的、自称的、甚至根本就是骗子的人所误导。如果已经知道真实的法义和实相表法,相当于有了一个标准,能达到便是真的,不能做到,就是不能做到。不会因无知而被欺骗,从而失去学佛成就解脱的机会或者因无知被误导而堕入偏执邪见不得解脱。
第三世多杰羌佛为令众生能不被误导,特别说广义大法128条邪恶见和错误知见,教导众生注意鉴别一切借佛论道之人,应证自我,如果所遇之人有所犯,当警惕,该人不是名义上的圣者大德,很可能就是凡夫或者骗子,或为邪知邪见。羌佛赞叹联合国际世界佛教总部设定圣德考试、为圣德们设制段位法衣,帮助行人分辨真假圣凡,行人不至于因被根本不懂佛法的骗子邪师误导而今生不得成就。真正的渡生之人,必大悲利他,无有私念,一切为利益有情,有圣证量的圣德更是如此,一切都是为度化有情而示现的法门,一句话无私利他。然而现实中有太多的人口言实不至,言行不一,稍有检验,原形毕露,守戒都不能,还谈什么为人导师渡脱众生。

更有邪师冒圣之骗子,进行所谓法理开示和出版论述书籍,八方流通,笔者也曾阅读这些所谓的流通著作,一看之下,发现其实他们对佛法真谛一窍不通,开口乱讲。虽然有极少人士能沾一点边,但错漏真谛、含混教理的现象则非常严重,现在想来却也正常。一派宗师,毕竟只是一个大法王或大师而已,比之佛陀已经伸手不及其足,焉能望其项背?两者之差何止云端平川之遥?这也算正常,但由于错解法义,往往让修学者落于地狱火海,至少长处三大阿僧祗劫,还得广修六度万行,奈何众生不知圣谛,不能分辨。

羌佛的《藉心经说真谛》的应世,正是提供了一面体显无上智慧之光的法理之镜,法光应照下,两相比鉴,将那些人所开示的错误和论述中的问题、含混不清、污垢邪说之处照得清清楚楚,无有遁形:有的一知半解,有的法理乱组合,有的全是一派邪说 !《藉心经说真谛》的面世,当使末法时期的法王、尊者、法师、真修行人受益良多,反之自然令邪魔之众怖畏、惨怜不堪、忧愁不已、嗔恼极度,必将视之为敌。因邪魔众等,也会身披袈裟,示现大德,或投胎为宗派大法王、尊者、活佛、大法师、大居士、大学者,也在所谓讲经说法,也说去恶修善,也现慈悲假相,如此这般,形式上做足架势,收红包笑颜满面,无钱供心态不宣,可是他们因其邪魔本质,所讲处处违经背教,胡说八道,说到性空真如之谛,怎样都是在有为生灭法里打转,不解缘起当体性空,不可能明了无上妙智,般若真谛,三身境界。也就不知般若,不识般若,不能讲说般若智理,更不用提证到般若真谛。可以说般若之法即是宇宙人生真谛,解脱成圣必修之大法,是出诸佛菩萨之根本大法,也相对自然成为一部照妖镜,镜光所及,正邪真伪,高下立判。《藉心经说真谛》的出世正是应时应机,佛之无上妙智所显,佛之大悲菩提所聚。

释迦世尊示寂之后,有多少佛弟子会因想念佛陀而感慨:佛在世时我沉沦,佛灭渡后我出生;忏悔此生多业障,不见如来金色身。在无数个夜里,暗自饮泣,自身业障深重,不能得逢佛陀住世,也会祈请佛陀再来。不知道几千年来有多少的佛子如是般祈请过,也许正因为这样的祈请和哀告,感动了多杰羌佛再来人间第三世。不管是哪些众生和羌佛的因缘成熟,也不管是羌佛何时应缘必至,不管任何原因,佛陀的事业众生不能理解,也不需要理解。我只知道,感恩十方诸佛,感恩十方诸佛慈悲加持啊,逢此末法时期,真的佛陀降世了,带来了无上正法,适合这一世的有缘众生 !几千年来的显密法义,祂老人家都知道;一切能在此世界成就众生,令众生快速解脱的法,祂老人家都有 !古佛再来,在释迦世尊时调教诸大阿罗汉和诸菩萨的维摩诘圣尊,这一世用更殊胜的佛陀真身的法缘到来,这一世的有缘众生们是多大的福报啊,除了至诚顶礼感恩,作为一名普通的众生和佛弟子,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

在笔者看来,佛陀降世的意义,从法义上将给众生一个可以期许的未来,而且是决定可以实行的未来,此即圆满了佛陀降世的四个内容:开佛知见,示佛知见,令众生悟佛知见并入佛知见道。佛陀用一系列的法给了众生一个清晰的道路,宽广、直接,如法修行,功行并举,就能成就 !为此可以这样讲: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此娑婆世界末法时期众生最大的恩人 !!!众生听闻羌佛所讲的法义必会法喜充满,而佛陀如虚空无量宽广的慈悲和为众生所示现的一切有为无为之法必能利益无边的有情,因为显现的都是前无古德祖师可及、绝无仅有之圣量,笔者毫无半分夸张,难道不是这样吗?前代古德祖师哪一位可及呢?有哪一位作出了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成就呢?仅就五明,也找不到一位有羌佛实证五明的完美和高度,如果有人认为我故意吹嘘,那你就点出一位古德祖师的名字让大家摆开来比一下吧,告诉你,找不到的,事实如此 !!!

http://goo.gl/rXwz6L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第三世多杰羌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華藏寺

發表於 轉發《揭開真相》

轉發《揭開真相》(二十二)天上的雲突然掉到樹尖

揭開真相 封面

轉發《揭開真相》

(二十二)天上的雲突然掉到樹尖

瑪倉派喜饒僧格祖師轉世的第三世巴登洛德法王開頂的考試,由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主考,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監考,當時要選我當監考師之一,但佛陀師父說,在這裡的出家人不要參加。我們駐地所有的出家人都沒有列席參與,說實在話,我很想去親自看看這場開頂考試,想了解這考試到底有多大神威。

考試時,佛陀師父也沒有參加,法師、仁波切們再三請求,佛陀師父說:「我絕不參加你們的考試活動。」當天佛陀師父是與我們在一起,還為我們說法作開示。我們面朝著考場的方向,看著天空,總想看看天空中能有什麼收穫。皇天不負有心人,就在考場方向的上空,白雲成團,最大的奇蹟是白雲中突然出現五彩光環,說時遲那時快,白雲從高空突然掉了下來,掉到樹尖那麼高,這時我驚得一口氣差點哽不上來,又覺得十分恐怖,當時還認為是原子彈爆發,就在驚恐之際,樹尖上滾動的白雲中,一
道藍光閃亮,出現了第一世多杰羌佛的報身相,隨著藍光相化為五彩長虹消失了,這激動人心的場面,我們已經驚得目瞪口呆,熱淚奪眶而出,心如像撞鐘般地跳動,只有一種感覺,這裡就是佛國,這裡就是佛土!完全無法抑制我們的情感,這就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父!

此時聽到佛陀師父說:「你們在幹什麼!還不聽我講嗎?為什麼要走神?」我說:「佛陀師父!出現最偉大的佛法聖境了!我看到您老人家在雲中,那雲從高空中突然掉下來,只有三、四秒鐘的時間,多杰羌佛就坐在裡面,化虹身走了!」佛陀師父說:「你們現在在聽我說法,不要看花眼了,就算是多杰羌佛在裡面,那也是第一世,我是慚愧者。」

巴登洛德法王通過現場七師十證的考試,金剛換體禪確實證道,達到神識自由出入的證量功夫,還聽監考師們回來講述,在現場人群中,出現了非常多的曼達拉、曼陀羅圖案,非常殊勝!

巴登洛德師兄已經連續三年,通過七師十證監考的開頂考試,今年是第二年年審,年審時在七師十證面前展現了強大的隔空金剛力。他能得到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真傳大法,是非常不容易的,他自從拜H.H.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以後,一直都非常虔誠,十幾年前曾有一本《虔誠的獲得》,書中記載了當年的總持大法王|現在的H.H.第三世多杰羌佛,所教授的弟子個個皆是高人,同時也介紹了喜饒根登巴登洛德師兄求法的事蹟,為了說明巴登洛德師兄是如何地真心虔誠求法,請大家參看《虔誠的獲得》,我在這裡僅將《虔誠的獲得》書中第七頁到第三十四頁,略加縮寫簡述。

喜饒根登巴登洛德師兄學法非常地誠心,當年他去求法的時候,總持大法王師父(當時尚未公開是多杰羌佛第三世的身份)帶著三十餘人到靜蕙山去,途中遇有一位像濟公和尚模樣的乞丐式人物,也是總持大法王的弟子,名叫云子,他攔路擋車,文中俠師兄指著他,罵他爛乞丐,云子師兄在後面追趕他們的車子,他如癡如瘋地追著汽車,破爛的衣服隨風飄蕩著。為了怕他追上來,此時車速加到八十公里,這條到靜蕙山莊的路有一百六十多里長,而且路很窄,來往會車的車子都會照面,並沒有看到任何
一輛車和云子師兄本人超過了他們的車,不到一小時,車已由成都到達靜蕙山莊。

此時突然從半山腰傳來一聲大喊:「師父呀!我在這裡給您老人家接駕啊!」只見云子師兄盤腿坐於一棵樹樁上,見了總持大法王師父立即下來倒地跪拜,很有禮貌地施行大禮。大家看到他杯中的茶早已喝白了,給總持大法王師父泡的茶也已經涼了,當地的人說這個瘋和尚都已經到這裡快要一個小時了,也就是說,預計一個小時的車程路,他大概只用了兩、三分鐘的時間就到了,大家覺得他真是神通廣大,個個恭敬地跪了一地,紛紛上前頂禮,從台灣和香港來的師兄弟們從來沒有與云子師兄見過面,可是云子師兄一個接著一個叫出大家的名字,絲毫不差!宏全師兄說:「我們注意看他如何走法!」最後云子師兄要離開的時候,只見他穿著破衣、破鞋,帶著茶壺、芭蕉扇子,拖著一搖一擺的雙腳,三步一點頭,欲醉不倒的樣子,走不到三丈遠,突然間「唰」的一聲,一個飛步頓時不見蹤影。

人們似乎不會相信這件事,可是這是幾十個人親眼見到的事實,回想起一九九五年二月十四日的成都晚報就刊登了「特異功能失靈,半身陷入牆內」一文,文中的那位大概也是像云子師兄這樣的人物,看來云子師兄的本事比他要高,因為他僅是穿牆被卡到,而云子師兄是入地頓然不見了。

一九九二年底巴登洛德師兄又去向總持大法王師父求法,總持大法王師父說自己沒有本事,跟祂學都是白學的,只是學吃飯,學穿衣,因此要師兄去火車站找高人,師兄卻錯把一位瘋子當成了高人,甚至於還去露宿車站街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難受,無法用語言形容,寒冬的冷酷,讓他躺下不到幾分鐘,渾身就不自在的哆嗦,猶如睡在冰窖裡,想著、想著,師兄內心覺得心酸,本事沒學到,竟流落街頭睡冰窖,此時師兄真正體會到挨凍受餓睡街頭的那些人有多麼的痛苦!師兄心想:「但那位高人在哪裡
啊?我太想拜他為師,什麼時候才能如願啊?」後來師兄把這件事告訴了他的師姐,師姐捧腹大笑說:「你遇到了瘋子,在文殊院旁邊的小巷也有一位長年在街邊睡覺的精神病人。總持大法王師父要你去體驗關心別人,睡在賓館與街頭有何差別?有錢有勢的人,不要忘了饑寒交迫的人,不要忘了挨餓受凍的人,對眾生要有愛心,你到哪裡去找高人啊?我們總持大法王師父就是至高無上的高人呀!你實在太糊塗了,像云子師兄這樣的人,他都是總持大法王師父的弟子,你竟把黃鱔當成龍,你還是仔細地去想,去悟吧!」聽了這一番話以後,師兄頓然恍然大悟。

後來師兄看到了總持大法王師父的左腳小腿得了脈管炎,又紅又腫,有的部分還皮破流膿,比右腳整整大了一倍,同時還發著高燒到三十九度九,但總持大法王師父毫不引以為意,照常每天為大家說法。隔了五天,師兄從峨嵋山回來後,再度去探望總持大法王師父,總持大法王師父正在教大家鍛鍊,腿上的脈管炎哪裡有半點痕跡,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喜饒根登巴登洛德師兄,見到當年的總持大法王很多聖蹟,因此下定決心求法,當然求到很多法,但並沒有成為真正的聖德,到今天,他終於以他的虔誠感召,學到了真正的如來大法,成為真正的聖德,如果不是這樣,原始古佛法界總教主多杰羌佛就不會降雲到樹尖房屋之頂,為他考試顯聖境。

一般人會認為云子師兄的神通力說得玄了些,聽起來根本不可能的事,說心裡話,當我在《虔誠的獲得》上看到云子師兄的事情時,我第一感觀就認為這是弄虛作假,後來我到了佛陀師父駐地後,曾請示這件事,佛陀師父說:「云子是個普通人,哪有這本事!你看到嗎?沒有看到的東西,都是不可信的,不要整天執著追求這些莫須有的事,退到一萬步,就算有這件事,他是他,你是你,對你修行學佛是無關的,記住,學佛之人要學懂《什麼叫修行》,今後有機會聽我說的《藉心經說真諦》,那才重要,那才是解脫成就所趨向的目的,那才是佛陀產物在整個教法中的精髓,才是人生宇宙萬物之間的真諦,不生不滅的唯一真理!很多人都很愚癡,有些法王、尊者、大活佛、大法師外表看起來似乎有些道行,實際上愚癡到了自己騙自己都不知道,也許有人會問:『他們沒有佛法嗎?佛陀教法中,除了《什麼叫修行》和《藉心經說真諦》之外,就沒有另外的佛法嗎?』有!當然有!釋迦牟尼佛說八萬四千法門,但般若法最高,至於其他的法門,那不是給非真誠者學的,所以我只得教大家修行,行修好了,就會真心對待佛菩薩,真心利益眾生,無論你是法王還是尊者、大活佛、大法師,只要你不是真心對待佛菩薩,想學真佛法,門都沒有!」由於佛陀師父說不要執著云子師兄那類的事,因此從那時起,云子師兄的影子慢慢地在我心中休克了,但沒想到它今天似乎有回生的現象,其實云子師兄的事我畢竟是聽來的,沒有親身見到,我不能確定就是事實,而我經歷了比云子師兄更厲害的事實。

有一天,佛陀師父為我們修消災祈福加持,當加持到家裡駐地的狗狗和飛鳥、野獸動物等眾生時,由於見慧法師平時餵養牠們,也是她在負責這些動物的法務,因此有一道專門為牠們祈福消災的文書由她管理。在法會當天修法用到動物的那一張文書時,見慧法師卻把她自己管理的這一道動物的文書弄丟了,她當場自己就嚇得哭了起來,我們大家幫她找也沒有找到,最重要的是法會已正式進入程序,中途絕不能停,在沒有辦法之下,只得到另外一個城市,蒙特利(Monterey Park)市的廟上去取文書,可是去的時間太久了,法會已經進行到燒動物們的那道文書,她還沒有回來,真是要命!我只好打電話問她什麼時間能回來,當時在廟上的正學法師接了我的電話交給見慧法師,見慧法師告訴我說,她們在修法,叫我不要鬧了,會儘快回來。大家聽到見慧法師還在廟上修法,當時心都涼了,就算馬上坐快車回來,也要二十多分鐘的時間,根本就趕不上法會程序的時間,看來這法會徹底報廢了,這樣對大家來說,是非常、非常不好的黑障,這樣不但祈不來福,反而給大家增加災障,因為這是污辱本尊、護法的事,就相當於請了最尊貴的客人來參加宴會,等大家坐上餐桌,主人卻說:「對不起!今天要招待大家的東西都沒有了!」這不是污辱佛菩薩嗎?就算二十分鐘能飛車回來,文書一道接一道,中間是不能停頓的,已經該燒動物文書了,就算回來也是無法趕上燒的時間。從蒙特利(Monterey Park)市的寺廟到巴莎迪那(Pasadena)的法會地,中間隔了兩個城市,大概有十一到十二公里的路程,平時開車由於紅燈口很多,二十多分鐘甚至四十分鐘還到不了,著急之下我又馬上打電話到廟上,廟上法師們說:「見慧法師剛剛離開三分多鐘。」那個時間是下午四點五十多分,正是沿途塞車的高峰期,覺慧法師說她平時最怕在這個時間回來駐地,一般都要花四十多分鐘的時間。可是沒想到,就在見慧法師掛了我的電話後,三分多鐘的時間,竟然回到了我們的場地,大家驚得目瞪口呆!

經了解見慧法師是接完我的電話後,還去了五佛殿教大家唸六字大明咒後才離開的,廟上的法師們都一致證實了這件事,這一算起來,扣除法務和上車的時間大概兩分鐘,她只在一分多鐘的時間內,就走了十一公里的路程,如果說見慧法師有這騰雲駕霧的本事,我實在無法認同,因為她在駐地就是整天與動物打交道,不是狗狗就是貓貓,不是野鴨就是飛鳥,沒有事就對著天空發呆,我們相處了十幾年,身感她與常人無異,沒有特別神異之處,實在無法理解,但是這一玄妙聖蹟,讓我不得不承認這是事實,因為我親自還問了接我電話後轉給見慧法師的正學法師,是正學法師當時在廟上把電話交給她的,我親自跟她對的話,而且廟上現場有六、七位法師見證,當時見慧法師就在廟上,還教她們默唸六字大明咒,當見慧法師回到我們駐地的那一刻,我馬上打了電話給廟上,證實了之前三分鐘左右她還在廟裡,不管見慧法師怎麼樣,是她本事具有飛行神通力,還是被另外的聖力把她搬遷回來,總之,這件事是廟上和我們共同經歷的事實,這是我親自打電話經歷的事實,也是幾十個法王、尊者、活佛、大法師、大德們在現場親身經歷的,我現在列出十八個人的證明,比如祿東贊法王,他說當時他就在廟上,見慧法師跟大家一起持六字大明咒,結果三分多鐘又出現在你們的駐地,佛法是莊嚴的,不可說。又比如開初仁波切、阿寇拉摩仁波切、妙空大法師、隆慧大師、波迪溫圖仁波切、香格瓊哇大法師、白瑪多吉措母仁波切、恆性嘉措仁波切、宣慧阿闍黎、正慈法師、吉美卓瑪仁波切、桂珍居士、曲珍居士、惠珠阿闍黎、法慧阿闍黎、錦安居士、俊峰居士等人,他們都親身經歷、親眼所見,證實了見慧法師來去自如,飛行之速猶如高速飛機的速度,這完全是事實。這件事如果我胡編亂造,那肯定我應該遭惡報墮地獄的,哪怕云子師兄的事是假的,這件事也是鐵的事實,因為事情就發生在我們的身上,大家共同親身經歷的。

我問了見慧法師:「你什麼時候證到了這麼大的本事?」見慧法師說:「我哪裡有這麼大的本事!這是你們的幻覺哦!」於是我把這件事向佛陀師父尋求應證,佛陀師父說:「你是神經病!你們這一批人就只會對虛無縹緲、莫須有的事情感興趣,我不會相信見慧是這麼厲害的超人,就算她有這道行,亂顯功夫神通,不死也會馬上重病,你們要把心放在修行上,實在的修行,才是我要大家去做的,我雖然沒有這本事,但是我不相信這玄乎其妙的事情。」佛陀師父的話讓我不知說什麼才好,我能賭咒發誓的事,難道不是事實嗎?是假的我敢發誓嗎?可是有什麼辦法?佛陀師父毫不感興趣,我們也不能反對佛陀師父,只是把簡單的鐵的事實告訴大家,舍利弗智慧之行、摩訶目犍連神足通履、彌吽大師從日喀則到成都,云子師兄的神妙傳說,我半信半疑,但這件事不信也不成,因為這是我親眼所見,親身經歷的鐵的事實!

第二天我又到蒙特利市的廟上,見到正學法師等比丘尼,我又再次問及她幫我將電話轉給見慧法師的時候,她在哪個地方?正學法師一聽,非常生氣說:「明明我昨天就跟你說了我在廟上,怎麼今天還問?」讓我馬上跟她到三聖殿去,她一進去「乒砰」一聲就跪在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佛像前,舉起手來就發下了毒誓,說:「佛弟子釋正學,今在三聖殿,面對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所有的諸佛菩薩、護法面前鄭重地發誓,昨天整個修法的過程,有祿東贊法王、見慧法師,還有包括我在內有六位出家人跟一位居士,整個修法的過程,從頭到尾,自始自終都沒有任何一個人離開廟子,再來,正慧法師打電話給我,要我找見慧法師聽電話,電話是我接的,就在廟子裡接的,是我親自拿給見慧法師,我還聽到見慧法師告訴正慧法師說她會儘快回去,以上所言,若有半句謊言,釋正學必墮無間地獄,受盡一切痛苦,若有任何的功德,回向六道有情眾生,願眾生能得聞正法,修行解脫,阿彌陀佛!」

我不該對她提出這樣無禮的提問,正學法師突然發下重誓,我感到很難受,也同樣跪在三聖前發了誓說:「我剛才的提問是因為有人提出我打電話給你時,你和見慧法師可能不在廟上?我現在必須嚴肅地說,是你交給見慧法師的電話,見慧法師親自和我對的話,我和她通話後,大約三分多鐘,她就回到我們的場地了,這是幾十個人都看到的,我如果說的是假話,我必墮無間地
獄,阿彌陀佛!」

佛陀師父雖然不認可此事,對此事毫無興趣,但這畢竟是事實,見慧法師的神速飛騰是否認不了的,佛陀師父座下的一位常規弟子,竟然就能如此了得,可想而知,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如來正法,哪裡是社會上的法王、尊者、大法師們能淌一點氣味的呢?

http://www.ibsahq.org/document/file/%E3%80%8A%E6%8F%AD%E9%96%8B%E7%9C%9F%E7%9B%B8%20%E3%80%8B/%EF%BC%88%E4%BA%8C%E5%8D%81%E4%BA%8C%EF%BC%89%E5%A4%A9%E4%B8%8A%E7%9A%84%E9%9B%B2%E7%AA%81%E7%84%B6%E6%8E%89%E5%88%B0%E6%A8%B9%E5%B0%96.pdf

 

 

發表於 轉發《揭開真相》

轉發《揭開真相》 (十七)這是什麼甘露

揭開真相 封面

轉發《揭開真相》

(十七)這是什麼甘露

我現在要把二○○○年到美國來參加法會的情況告訴大家,這也是我在勝義浴佛法會結束後的第三天,這些原本洗劫一空,忘得一乾二淨的情境才完美地在我腦海裡突然出現了,記得清清楚楚的。

參加法會的當天,我是第一次見到大法王的,頂完禮之後,我冒昧地兩眼直盯著大法王看,大法王有著一雙非常大又深邃的大眼睛,似乎可以看穿你的內心世界,大法王的聲音有著濃濃地口音,說話的語氣堅定,十分振攝人心,大法王的面容非常威武、莊嚴,面額飽滿,嚴肅中帶著和瑞慈祥,完全不同於普通人的世俗相,莊嚴無比,舉手投足之間,流露出一股自信與雍容華貴的氣質。雖然很莊嚴,不同於一般人,但到底是什麼菩薩,我也說不清楚。當時的我看傻眼了,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大法王的身上,不想轉移,總想發現一些什麼。

這時一位法師跪起來對大法王說:「我們今天特地來拜見杜松淺巴大法王!」另外一位說:「不!是來禮拜總持大法王的!」

這時大法王回答說:「你們大家不遠萬里,從太平洋那邊飛過來,辛苦了!你們來見杜松淺巴法王呢?還是總持法王呢?如果你們是為了來見這兩位法王的其中一位,你們都會失望的,因為我不是你們心中想見的那兩位法王。就拿白教的杜松淺巴大寶法王來說,祂早都不在了,只能見到祂留下的書本、傳說的生平和教法,要見到杜松淺巴這位菩薩祂本人,那也是外表的現象,而不是本質。馬爾巴大師難道真的是馬爾巴嗎?是一個名字而已,祂的靈識或者說成三密,到底是哪一位菩薩在體是另外一回事,
宗喀巴大師絕不是外表的宗喀巴大師,而是文殊菩薩才是這位巨聖,也就是說,外表是宗喀巴,實質上是文殊菩薩的三密或體性,簡單地說就是文殊菩薩本聖。對蓮花生大師各有所說,真實的蓮花生大師到底是誰,天才知道,也可以說巨聖們才知道。牽涉到聖者的轉世,往往是一代接一代,多少代多少世,其實早就不是上一位那個菩薩在體,也就是說,雖然認證為是本人,但是在真實義中,往往都不是原有的那位聖者在身了。外表的認證、形象、身份、傳承是第一世、第二世、第三世等等,而實質內涵動靜思維的靈知、證量、結構、三密,已經是另外的一位菩薩而藉於此體弘法。你們大家應該注意一個問題,我說的是經常發生在生活中的事實,比如第一世或第二世轉世的活佛很有本事,道力非凡,神通廣大,到第三世卻沒有本事,毫無道力可言,乃至各方面都很差,這是經常見到的,問題的答案已經擺在面前了。我問你們,現在大家思考一下,難道修行會一世比一世差嗎?這樣有退之因,怎麼能成為正等正覺呢?如果是佛菩薩轉世,難道會每轉一世就減退一大截功行嗎?所以根本就不是這個概念,這不是真理。比如第一世的杜松淺巴很有本事,確實證量非凡,而第二世到第六世都有不同的退步,而到了第七世和第八世又很了不起,這已經說明了問題,一句話:轉世名為杜松淺巴,實則本體非一聖。如果有人非要說就是哪一個轉世投胎,那我問你,祂為什麼會證量減退不如前者呢?佛菩薩的證量行持會退步嗎?大家要清楚佛菩薩們是大悲為本的,祂們三時之中都以菩提心利益眾生,祂們都會附藉在轉世活佛的身上,來充當這位帶傳承銜頭的活佛或法王,這樣才便於弘法利生。當然,相反地,也有凡夫眾生投胎以後,被認證為某位大活佛、大法王的轉世靈童,這就難怪人們會經常看到一些著名的轉世法王、活佛,在年齡很小的時候,佛法都還
沒有開始弘揚,就死了,甚至自己都還沒有學通經教就死了,你們仔細思考,如果是真身的上一世的那一位轉世的大活佛,又怎麼會不精通經教、不渡眾生、不弘法務就提前死了呢?聖者是來走一遭不顧眾生開玩笑的嗎?沒有這回事吧!所以我告訴你們,杜松淺巴第一世早就不在了,而杜松淺巴的第一世到底是哪一位巨聖,你們知道嗎?每一世的杜松淺巴大寶法王到底是哪一位菩薩,或者是哪一位普通修行人投胎的,這只有大菩薩們和祂本人才知道。所以我今天說,由於認證書認證我曾接杜松淺巴法位,你們就認為我是杜松淺巴或總持法王,無論怎樣都可以,其實那是外表的迷信,而實質上我是誰呢?我只能告訴你們,我是慚愧者,什麼也不是,但你們要相信,我講出的一切法都是真正的佛法,至於你們所見我的形象是虛幻的,如果要從外表判斷,沒有一個到底是誰的確切性,還是那句話,我是杜松淺巴還是總持法王,還是仰諤益西諾布法王,只有等妙覺菩薩和佛陀才知道該轉世者真實是誰,當然絕對有一個真實我,可是我現在無法告訴大家,說了也是白說,說了你們不會相信,就如說我是慚愧者,你們心裡不會相信的。因此在最高的法義裡,在認證活佛中最精確
的是勝義認證法才能擇決,才確切。等一會兒,我相信大家會看到一個事實,我是杜松淺巴還是總持法王。」

大法王開示完了以後,就在我們面前突然變成了一位百歲蒼年的老法王,全身上下穿著等等,無有一處不變。老法王以金剛威力之聲問道:「你們說我是杜松淺巴還是總持法王?還是仰諤益西諾布呢?還是百歲老法王呢?記住!都不是!外表的形象並不是真正的我,我到底是誰?因緣不成熟,我只能告訴你們,我是慚愧者,今天的法會如果是圓滿成功的,你們認為我是慚愧者就行了,因為我什麼菩薩、阿羅漢都不是,只是為大家宣說如來正法的一員,我現在沒有確切的稱號,如果今天法會不成功,那就真的成了真正的凡夫本質了。」

說心裡話,當時我和其他在場的人已經震攝地無限敬佩了,能當著我們變化,那還了得!但是聽完了大法王的話,雲天霧裡,似是而非,似懂非懂,可有一點,這中青年法王竟然當著我們,突然變化顯現成了百歲老法王,後來又變了回來,而且還能喊動嘛哈嘎拉金剛,這已經說明是真正的、最高的佛菩薩證量了,奇怪的是,祂又說祂不是菩薩,搞得我一頭霧水,不知怎麼去想。

當天法會開始,大家不閉眼,注意觀看,是隆慧大師在我們面前清洗紫金銅、朱紅色的缽,蓋上缽蓋,大眾兩眼必須盯著空缽看。經過一段時間的修法,幾道紅光閃爍從空降下,直入缽內,耀眼奪目,這時大法王說,:「阿彌陀佛已經來了!甘露已經降在缽中!你們去幾個人在外面看看,今天人太多了,不要全部都出去,去幾個人就行了,去看看天空中有沒有佛陀?」覺慧法師和另外的法師、居士到壇城外邊觀看天空,看到虛空中出現了阿彌陀佛踩著蓮花,一步一步行走,現場大家振奮地無法控制,一片沸騰。

當宣佈打開衣缽時, 果然佛陀降下了甘露,這是什麼甘露?不言而喻,當然是阿彌陀佛降下的真精甘露,確實不是人間的物品能代替的,因為這甘露在跳動,是具有靈魂生命力的,而且異香撲鼻,降甘露的同時,缽中還降下了一百多顆五彩舍利。

大法王在法會上竟能瞬間變成一個毫不相干的老人,成了一位白髮的長鬚高僧長老,而且竟能請來阿彌陀佛在虛空中出現,如果不是真正的巨聖大菩薩,人為的力量怎麼做得到?這真了不得, 真是高人中的高人啊!大巨聖啊!是大聖菩薩毫無疑慮!

可是就在我回到台灣後不久,竟然把當時法會的一切都忘掉了,腦海裡面的記憶皆洗劫一空,只記得老法王莊嚴的風采和嗓音,這真是神奇!在參加二○○四年的勝義浴佛法會後的第三天,才又浮現出這場法會的情景,所以我才把它補寫在這裡。

http://www.ibsahq.org/document/file/%E3%80%8A%E6%8F%AD%E9%96%8B%E7%9C%9F%E7%9B%B8%20%E3%80%8B/%EF%BC%88%E5%8D%81%E4%B8%83%EF%BC%89%E9%80%99%E6%98%AF%E4%BB%80%E9%BA%BC%E7%94%98%E9%9C%B2.pdf

發表於 轉發《揭開真相》

轉發《揭開真相》 (十六)浴佛法會

揭開真相 封面

轉發《揭開真相》

(十六)浴佛法會

大法王師父從開始作韻雕至今,算一算也有幾年了,難道長期觀看韻雕作品,就能成就嗎?當然韻雕作品確實神奇,好看得不得了,但這能讓我解脫輪迴嗎?再加上僧團中師姐妹之間的相處,依舊是矛盾重重,針鋒相對,雖然我已經知道大法王師父是真正的大聖者,但是我心裡的糾結仍然解不開,偶爾還會冒出不淨的心念,以及想離開的念頭。

一天,大法王師父告訴我們說,要親手做浴佛蓮池,因為最近即將有一場浴佛法會要舉行,而且是「勝義」的,不是「世俗」的。

以前在寺院中也參加過浴佛法會,不過並沒有如此大費周章,連浴佛池都要從來沒有使用過的,所以必須自己製作,不僅如此,還有浴天池以及天龍八部的塑像上色等,另外還有金剛法台、金剛基柱、地輪、天章、金剛種子字、唐卡等等的準備工作,非常的繁瑣,根本就不是一般外邊寺廟的「世俗」浴佛法會的概念。金剛基柱要打得很深,要非常堅固,大法王師父說:「法會雖然看到沒有風,但是修法的時候會有大風突然捲來,如果不堅固,金剛基柱一定被風捲倒,整個帷壁都會隨金剛基柱而一起倒,那
就修不成勝義浴佛法會了。」

做浴佛蓮池非常麻煩,要用最上好的木料來製作,還要打很多道油漆,有各種色彩,包括浴佛池中央的蓮花更難做。浴佛蓮池做好後,自重約七百磅,大法王師父說要少裝一點水試一試,我們裝了三十多桶水進去,大法王師父讓我們把它抬起來,把水倒出來,這時大法王師父和我們一起抬,可是大家拒絕讓大法王師父來抬,因為大法王師父已經很辛苦了。大法王師父就站在我們對面,讓我們把水倒出來沖大法王的腳,結果七個比丘尼再加上兩位師兄,大家使盡全身的力氣,抬了五、六次,終於一邊被我們起動起來了,可是高度達不到,無法將水倒出。

我們就把腳挪進底部朝裡面伸,準備用手足並頂,有的已經把一邊放在大腿上了,就在這時,有的人沒有力氣了,不但浴佛池沉重地往下壓下來,我們的腳也越來越無法承受,這時根本用不上力,無法將腳抽出來,感到快要把腳壓斷了,劇痛難忍,但是在巨重的壓力下又無法拔出來,大家一片驚慌慘叫,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大法王站在對面大喊一聲,將靠近大法王那一邊的浴佛池用手一壓,這浴佛池竟然就被大法王師父輕輕壓起來了,我們的腳很輕鬆地就和手一起用起了力,抬起來了,把水倒向大法王師父的腳,就這樣一次水被倒光了,大法王師父的那一邊根本就是最用不上力的位置,如此神力,聞所未聞,竟然用手一壓,就把浴佛池壓起來了,從槓桿原理上來說,是完全用不上力的位置,在大法王師父為了救弟子的關鍵時刻,又再度暴露了祂不是凡人,哪裡是半桶水都拿不動哦!如果不是大法王,我看有好幾個弟子的腳,今天都是殘廢了。這時我想起了師兄們曾告訴我,有一次嘎堵仁波切師兄和款師兄、宣慧阿闍黎師姐等一批人到大熊湖去,當時室內有一個古木條形大餐桌,非常地重,四個人抬
都離不了地,而大法王師父無意間抓住一邊,就整個把桌子抬起離開了地面,大家都說這真是不可思議,佛法無邊哦!

當天晚上我根本無法入睡,腦殼中總是在想,大法王師父太深奧了,根本不是我們這些人從外表上能看出大法王師父的本質的。

可是儘管如此,大法王師父照常說祂只是給我們鼓了一下勁,讓我們有信心,完全就是我們幾個抬起的,祂根本沒有力氣來撼動幫助抬起這浴佛池。大法王師父現在說這話對我們來說,一點用也沒有,我們根本不相信,因為我們清清楚楚,在大法王師父用手一壓的時候,我們的手突然就輕輕把浴佛池提起來了。

二○○四年五月二十六日(農曆四月初八),舉行了勝義浴佛法會,大法王師父開始起法,為了防止外道邪法侵入,因此就讓在場的四眾弟子、法王、尊者、活佛、法師、居士們,共同唸心經、金剛經、南無觀世音菩薩、嘛哈嘎拉、穢跡金剛、大悲咒或楞嚴咒,全部是用如來正法來唸誦。

這時壇城正前方一棵紫櫻花樹,立刻灑下紛紛花朵,遍灑壇城,天邊祥雲翻滾,樹空花朵從法會開始,為時三個小時,花朵都在降下來,至法會結束,花朵立刻停止,這個時候浴佛池中全部都是花朵,這讓我和與會大眾,大開眼界,法喜充滿。

與此同時,整個天空萬里晴空,豔陽高照,卻有一朵祥雲飄然壇城上空,雲朵的陰影遮罩著悉達多法王子的鑄像,像一把傘蓋,從法會開始到結束,一直為釋迦牟尼佛法王子像遮擋陽光。

大法王師父開始加持浴佛蓮池中的香湯水,大家倒入了九十桶水,每桶約重四十磅。大法王師父把白色法輪丟進了浴佛蓮池中開始神變,就在此時,眾人看到浴佛池中,出現了幾個金剛相,彩色金盔金甲,紅綠黃多色變換的綢緞服裝,金剛們動作猛切,變化無窮,威猛怖畏,這一聖境現前吹破了一切黑業,眾人驚歎不已,於此又是對大法王師父讚莫能窮,這個時候的大法王師父已不是我們日常生活中見到的大法王了,而是一位至高無上的天底下第一巨聖德,但大法王到底是誰轉世,我們認為不是文殊菩
薩,也是觀世音菩薩吧!

當眾人恭誦祈請文時,萬里無雲,照常烈日當空,就在這一刻,竟然滾雷在上空打響,一聲接一聲,地動天搖,雷轟風嘯,突然自西方捲來一陣大風,大眾驚奇無比,無法言喻的祥瑞法喜,頓時充滿整個壇場,世尊佛陀和諸天護法已聖臨壇城上空,聖境現前!雷聲和風嘯約半分鐘又驟然而止。

大法王師父主持修法,莊嚴浴佛之後,此時眾人必須將浴佛蓮池內的法水請出來,轉到旁邊的浴天池,再由大法王祈請佛陀加持沐浴水來浴諸天,這是勝義浴佛法會必須的勝義境,否則就不名為「勝義」,而且更關係到法會是否真正的成了勝義浴佛法會。按照法義規定,是不允許把這水一桶一桶從浴佛池中打起來,倒進浴天池的,而是要把浴佛池中的水抬起來,倒進浴天池中,才屬於合法取水。

這個正方形的浴佛蓮池自重約七百磅,再加入九十桶浴佛香湯,已重達四千兩百六十磅,當時就上了十四個大男人合力去抬,但絲毫也動不了,大家輪番上陣,紛紛用盡了吃奶之力,青筋暴跳依舊無功而返,浴佛蓮池絲毫未動,無法把浴佛池中的水取到浴天池中。這時法會沒有成功的象徵,這實在太糟糕,因為沒有取出法水來浴諸天,而這四千多磅重的浴佛池,把大家的力氣都加上去了,也無法解決。

正當大家束手無策的時候,宣儀的隆慧大師也很著急,便問眾人說:「你們誰能上來取水呢?」全場鴉雀無聲,大家都低頭不語,於是隆慧大師點名阿寇拉摩大仁波切說:「大仁波切啊!您能上來取水嗎?」阿寇拉摩大仁波切請示了大法王師父,徵得大法王師父的允許後,便說:「感謝大法王師父同意我取水,但我還要選一個人協助。」於是便找了祿東贊法王。

現在只有兩個人上場,大家依然很緊張,究竟能不能成功抬動呢?只聽到他們兩人高聲唸誦「嗡啊吽!」這浴佛池竟然隨著咒音被撼然抬起,兩個人就把浴佛池中的水「嘩!嘩!嘩!」地倒進浴天池,眾人大驚駭然,激動無比,嘩然吼出「哇!」「嘿!」「我的天啊!」「Oh ! My God !」讚聲驟然彼起,打破了剛才幽寂的空氣,個個喜容於面!法會中完成了證量取水的關鍵儀式,大家驚訝讚嘆,激動歡喜不已,如此超凡入聖的佛法,就在此刻展示了天下無敵的實況,眾人在如來正法現前下,不得不五體投
地。大家看到他們兩位已經抬起來了,這時眾人一哄而上,所有的人共同用力,結果照常絲毫不動,抬不起來,大家不甘心,就把浴佛池中的水打起來倒了一半,大家合力再抬,照常抬不起來。

請得浴天淨水,大法王師父開始修法浴天,眾人齊誦浴天偈一遍,忽然一陣強風大起,帷帳搖擺,唐卡翻飛,帷帳的支架被大風吹得嘎吱作響,似乎快要承受不住、要斷掉了。

此時,大眾聽到一陣低沉巨大的龍吟,伴隨滾動的雷鳴,炸響在我們的壇城上空,天龍八部駕至浴佛壇城,天龍喜笑領受佛賜法浴,聖境祥瑞。

當法會結束,眾人從浴佛池中取出法水,又驚喜地發現,加上各種香料的淺咖啡色的香湯水,瞬間變成了清水,佛陀已將香湯水的功德收走,法會功德殊勝圓滿。

法會結束後,大法王師父允諾,要用法輪特別加持我及另外的師姐,我歡喜異常,之前想離開的念頭,早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我想起了先前產生的不淨心念,心中感到很是後悔難受,可是萬萬沒想到,這些不好的心念,這時已變成罪惡的種子,留下了一個令我遺憾的罪業禍根!

隔天,大法王師父在屋外浴佛池前加持了其他師姐,而下一個就輪到我了,我站在屋內拿著哈達和供養,在門邊靜待,因為還不能太靠近壇城,一旦前面的師姐加持結束,我就立刻上前。

此時,在一旁有兩位不在這一次加持名單內的師姐,見我拿著哈達等著,於是便交頭接耳地不知在商量些什麼,過一會兒,這兩位師姐突然衝出門外,直接攔在我的前方,把我給擋到了。結果,當大法王師父加持完,接著喊我時,我正被這兩位師姐擋在門內,馬上大法王離去,從另外一邊離開,我這頭在屋內,根本來不及追出去喊住大法王師父。

大法王師父!大法王師父!您不要走啊!焦急的我只好從屋內繞到大法王進入的房間門口,然後守在門口,不敢離去,過了好一會兒,大法王師父才從屋裡出來。我一見到大法王師父,馬上跪地再三請求加持,大法王師父說:「來不及了,我的法輪已經不在了!今後等有機會再說吧!」當場我啞口無言,難過地說不出話來,我活該報應,我懺悔都沒得解了,我是罪業了,誰叫我亂動念頭,一點點苦我都承受不了,寧捨生命不捨法啊!

起初,我心中對這兩位師姐感到頗為厭惡,為什麼要這樣子攔劫偷搶,但是後來想想她們也沒有錯,誰不想得到加持呢?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因果啊!佛法要靠真心換來的,來不得半點投機取巧,更何況我還比不上密勒日巴大師的苦行吧!唉!遺憾歸遺憾,事已至此,我萬分失望懊悔,也已經錯失良機了,無可奈何啊!

隔了一段時間以後,興許是佛菩薩知道我已經知罪了,一天下午傍晚時分,我正在整理新聞剪報,大法王師父突然喊我,當下我答應大法王師父,說了聲:「阿彌陀佛!」奇怪的是,我平常回應都答:「是!弟子在!」怎麼今天「阿彌陀佛」會脫口而出?大法王師父說:「看來你被加持的因緣已經成熟了,跟我來吧!」哇!我無限地歡喜與感恩,大法王師父將我及小萍師姐領到浴佛池前,然後要我們站在原地不動,這時大法王師父叫來一位大聖德,讓他取水,這位大聖德一聽,立刻遵命,就將重達
四千二百六十磅的浴佛池給提動,將池水灌在我們兩個身上,為我們作了大加持。

這大聖德是誰,他還是她?我們照常不清楚,因為大聖德戴了一個斗笠蓋面,無法辨認,當時錄了相,現在還保留有這一盤錄相帶,而且在美國舊金山華藏寺中還存立了這個浴佛蓮池,正如隆慧大師說:「無論你是什麼人都不可能提動得了四千兩百六十磅的浴佛池水,兩個人合力也無法抬起浴佛池,把水倒在浴天池裡面,不信,我以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主席加華藏寺住持的名義,今天正式宣佈,我們願賠上這座寺廟,誰能兩個人把一池
的浴佛池水倒在浴天池中,我們就把這座寺廟轉贈給他,因為他是大聖者,應該享受,拿來弘法利生。但我們相信,除了勝義浴佛法會上的人,根本沒有另外的人,因為這個世界上另外找不到兩人合力提得動四千兩百六十磅的人。」

實在是無限地感恩大法王師父及十方諸佛菩薩啊!又給了犯罪弟子一次機會!這時我才恍然大悟,我這個比丘尼實在是荒唐,真的是愚骨棒,層次太低了!竟然把師姐妹們互相之間的不團結,把相互之間的矛盾,把社會上那些人作的邪知邪見的評論,乃至把師兄弟之間的爭鬥,把他們以及我個人學佛修行不如法,不按照大法王師父的教化去實行,反而拿來打在大法王師父的身上,這就完全等於說,把釋迦牟尼佛教化的那些頑皮的阿羅漢、不聽話的、不按佛陀教化規定修行的弟子們所犯的錯誤和罪過,打在
釋迦佛陀的身上,還滿以為釋迦牟尼佛不是聖人的境界,這樣的我太邪門了,說難聽一點,無非就是一個下三爛的思維,無非就是一個穿著僧衣的黑業人。

由此我想到,還有更多的四眾佛教徒之其中大有人在,照常還把師兄姊妹之間互相的矛盾行為,拿來看待是大法王師父的不是,這種人就完全如同我一樣,真不堪一提,於此我深深認識了我們這一批白癡,除了懺悔,還會做什麼呢?說穿了,這就根本不是人!

我所講的勝義浴佛法會一切都是事實,真真實實不虛,當時有很多人參加,比如若慧法師、龍舟仁波切、赤江多杰仁波切、吉美卓嘎仁波切、卻吉嘉措仁波切、諾拉堅贊仁波切等等。

當時也有非常多的媒體報導這一法會,現將一份報紙的原文刊印在此。

http://www.ibsahq.org/document/file/%E3%80%8A%E6%8F%AD%E9%96%8B%E7%9C%9F%E7%9B%B8%20%E3%80%8B/%EF%BC%88%E5%8D%81%E5%85%AD%EF%BC%89%E6%B5%B4%E4%BD%9B%E6%B3%95%E6%9C%83.pdf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