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說明

%e5%9c%8b%e9%9a%9b%e4%bd%9b%e6%95%99%e5%83%a7%e5%b0%bc%e7%b8%bd%e6%9c%83%e8%aa%aa%e6%98%8e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說明

有人問到有關頗阿法、泥丸道果、金剛換體禪這三種開頂是什麼樣的關係等級,和為什麼有七師十證的考試這類等等問題,雖然大家都在修行學佛,但對於這些聖法的確證卻不了解,在此簡單告訴大家,這三種開頂都是屬於修行證道的一種成就,開頂即為聖者,沒有開頂即是凡夫。頗阿法、泥丸道果、金剛換體禪這三種都屬於開頂上的成就,但等級有很大的不同,就法源上來說,頗阿法是屬於西藏密宗的法,泥丸道果法呢也是屬於西藏密法,但如果不是真正的大祖師而是虛名的祖師則無法擁有,而金剛換體禪呢不是西藏密法,它是佛教巨聖掌握的法,並非祖師所能擁有,只有真正的佛陀和等妙覺菩薩才能傳這個法給行人,又分為兩種,一種是佛陀或等妙覺菩薩為行人加持開頂,另一種是讓行人自己修持開頂。根據解脫大手印的法義,加持性的開頂是在一個時辰之內就會開頂,而自己修持的開頂則要修幾年,自己才能開頂,不管是加持性開頂也好,或者自己修持開頂也好,這兩者都是具有同樣的道行、神識外用。

 

再就法的屬性上而言,頗阿法屬於內密灌頂部,是往升淨土法,雖然如此,但是如果行人業力重的話,則不能往升,甚至還會遷飛到惡道中去。泥丸道果屬於境行灌頂部,是往升天道法,成仙的法。金剛換體禪比前兩者等級更高,屬於境行或覺行灌頂部,是往升佛土法,成菩薩或金剛的法。

 

另外這三者的開頂部位則各有不同,頗阿法開頂的部位有的在前,有的在後,開頂的寬度不到一毫米,非常的細小,連科學儀器都檢查不到。頗阿法未到中陰時神識不能外出,也就是平常神識是不能外用的,只有亡故時才能神識出體。泥丸道果就比頗阿法功力強盛百倍,泥丸道果開頂之部位是在剛出生的嬰兒頭頂前方跳動的那個部位,也就是所謂的泥丸宮處,開頂一指至二指寬不等,開頂很寬,神識在定力強盛時可以出體,而且死亡時是不需要經過中陰身的階段,所以沒有中陰身的痛苦,這對修行人來說是一大往升善道的保障了。金剛換體禪比起前兩者又更高了,它開頂的部位則是在頭頂中央,開頂一指至三指寬不等,泥丸道果和金剛換體禪這兩者開頂的洞口寬的太多太多了,乃至科學儀器能檢查照出開口和神識出體的情況(神識即是神,其意是已經修成了神的道行),金剛換體禪則是成聖的道行,頗阿法根本無法相比,因為頗阿法神識不能外用,儀器也檢查不出來。金剛換體禪最高的境界可進入覺行,開頂是在頭頂無所住處,沒有固定的部位,隨時變化無窮,乃至變化二個三個頭,科學儀器亦能看到,神識外相虛幻莫測,一般是找不到這種境界的巨聖的。

 

有人會說修行人學佛要往升佛土,為什麼還要往升到天道去呢?這就是他沒有弄懂,其實泥丸道果雖然是往升天道成神仙的法,可是行人在天堂中跟佛菩薩求法的機緣甚多,非常的方便,很快會修成到佛土的聖量,但是行者必須要行持十善,依法修行才能受用,所以泥丸道果的開頂雖說是往升天道,但對修行人卻起到了死亡往生時的保障,可以不經中陰,自然就不受四大分解的痛苦,而且往升天道就容易得到往升佛土法了。

 

綜觀以上所說,開頂是一個解脫成就的基礎,一旦開了頂即由凡成聖,我們常聽到有人開頂了就會覺得他了不起、成就了,因此很多修行者常自吹宣說他泥丸道果已經開頂了,也有人說自己金剛換體禪已經開頂,甚至有人說他神識隨進隨出,其實這些自己的說辭是不能證明他本人真正開了頂的,雖說有科學的依據也只能做為參考,因為怕有人冒說開頂,而實際上是動手術切了骨頭挖了洞,因此本會不敢確定此類情況是開頂的事實,正如拉珍聖德說,是金子是銅,經過試金石上驗證,才能說明真假。所以法義上規定了對證聖境的人設有七師十證的考試,針對這些開頂者們進行檢證,確定開頂的真假事實,不需要宣傳解釋就真相大白了。對於頗阿法的開頂是不需要考試的,因為他的神識無法外用,考也沒有用,只能插插草、插插香,憑各人判斷,但是無論是泥丸道果還是金剛換體禪,如果沒有經過七師十證現場當眾考試,在眾人面前驗證他神識是否能外出,就不能確定他是真開了頂的,自己宣說的,哪怕你有科學資料證明都不是最終的確定,當然,作為參考的定論是應該的。相反的,如果當眾考試過關,就會擁有七師十證為應試者發誓簽字的聖證書,這不用自己宣傳講說,也是真正鐵證如山的聖德,是否認不了的成就。這七師十證共十七個人必須當場監考檢證後,對佛菩薩護法發誓後簽字證明,我們絕對相信沒有一個仁波且、法師為了弄假去保護一個人而犯下發誓,讓自己墮到無間地獄中,除非此人是頭腦有病、神經錯亂癡呆的人,所以說十七個人都親臨監考,發下重誓為應考者保證,這自然是真實不虛的了。但是經七師十證簽字的聖德每一年都要複考檢證,因為一旦行持偏差犯戒,頂就會被關閉封死,聖者也會退轉成凡人,境行的成就畢竟還未到覺行,覺行是大覺圓滿,這是稀世奇絕的聖量,如蓮花生大士、帝洛巴祖師即是覺行圓滿,如寒山、拾得,如彌勒菩薩這類等級的巨聖,即是覺行圓滿,因此我們從中理解法味,覺行不是境行概念,所以說開了頂的聖者固然是了不得,絕不是一般的大德高僧能相提並論的,畢竟是脫去凡胎成聖骨,但並不是從此就不必修行了,開了頂還得要依法嚴持戒律修行,否則仍會退道,尤其特別要依解脫大手印兩大心髓行持,這是絕對不可少的,換句話說,修行者無論得到什麼樣程度的開頂或未曾開頂,都必須要如法學修解脫大手印兩大心髓,這才是我們要做的真正最重要、最重要的行持。只要學好兩大心髓的人,雖然現在還沒有開頂,但我們相信你一定會逢緣得到境行灌頂開頂的,在此也祝福大家由凡轉聖,早日成為聖德。

 

國際佛教僧尼總會
2011年10月26日

此文章鏈接:https://goo.gl/HlhFwn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第三世多杰羌佛

 

 

發表於 轉發《揭開真相》

轉發《揭開真相》(二十二)天上的雲突然掉到樹尖

揭開真相 封面

轉發《揭開真相》

(二十二)天上的雲突然掉到樹尖

瑪倉派喜饒僧格祖師轉世的第三世巴登洛德法王開頂的考試,由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主考,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監考,當時要選我當監考師之一,但佛陀師父說,在這裡的出家人不要參加。我們駐地所有的出家人都沒有列席參與,說實在話,我很想去親自看看這場開頂考試,想了解這考試到底有多大神威。

考試時,佛陀師父也沒有參加,法師、仁波切們再三請求,佛陀師父說:「我絕不參加你們的考試活動。」當天佛陀師父是與我們在一起,還為我們說法作開示。我們面朝著考場的方向,看著天空,總想看看天空中能有什麼收穫。皇天不負有心人,就在考場方向的上空,白雲成團,最大的奇蹟是白雲中突然出現五彩光環,說時遲那時快,白雲從高空突然掉了下來,掉到樹尖那麼高,這時我驚得一口氣差點哽不上來,又覺得十分恐怖,當時還認為是原子彈爆發,就在驚恐之際,樹尖上滾動的白雲中,一
道藍光閃亮,出現了第一世多杰羌佛的報身相,隨著藍光相化為五彩長虹消失了,這激動人心的場面,我們已經驚得目瞪口呆,熱淚奪眶而出,心如像撞鐘般地跳動,只有一種感覺,這裡就是佛國,這裡就是佛土!完全無法抑制我們的情感,這就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父!

此時聽到佛陀師父說:「你們在幹什麼!還不聽我講嗎?為什麼要走神?」我說:「佛陀師父!出現最偉大的佛法聖境了!我看到您老人家在雲中,那雲從高空中突然掉下來,只有三、四秒鐘的時間,多杰羌佛就坐在裡面,化虹身走了!」佛陀師父說:「你們現在在聽我說法,不要看花眼了,就算是多杰羌佛在裡面,那也是第一世,我是慚愧者。」

巴登洛德法王通過現場七師十證的考試,金剛換體禪確實證道,達到神識自由出入的證量功夫,還聽監考師們回來講述,在現場人群中,出現了非常多的曼達拉、曼陀羅圖案,非常殊勝!

巴登洛德師兄已經連續三年,通過七師十證監考的開頂考試,今年是第二年年審,年審時在七師十證面前展現了強大的隔空金剛力。他能得到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真傳大法,是非常不容易的,他自從拜H.H.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以後,一直都非常虔誠,十幾年前曾有一本《虔誠的獲得》,書中記載了當年的總持大法王|現在的H.H.第三世多杰羌佛,所教授的弟子個個皆是高人,同時也介紹了喜饒根登巴登洛德師兄求法的事蹟,為了說明巴登洛德師兄是如何地真心虔誠求法,請大家參看《虔誠的獲得》,我在這裡僅將《虔誠的獲得》書中第七頁到第三十四頁,略加縮寫簡述。

喜饒根登巴登洛德師兄學法非常地誠心,當年他去求法的時候,總持大法王師父(當時尚未公開是多杰羌佛第三世的身份)帶著三十餘人到靜蕙山去,途中遇有一位像濟公和尚模樣的乞丐式人物,也是總持大法王的弟子,名叫云子,他攔路擋車,文中俠師兄指著他,罵他爛乞丐,云子師兄在後面追趕他們的車子,他如癡如瘋地追著汽車,破爛的衣服隨風飄蕩著。為了怕他追上來,此時車速加到八十公里,這條到靜蕙山莊的路有一百六十多里長,而且路很窄,來往會車的車子都會照面,並沒有看到任何
一輛車和云子師兄本人超過了他們的車,不到一小時,車已由成都到達靜蕙山莊。

此時突然從半山腰傳來一聲大喊:「師父呀!我在這裡給您老人家接駕啊!」只見云子師兄盤腿坐於一棵樹樁上,見了總持大法王師父立即下來倒地跪拜,很有禮貌地施行大禮。大家看到他杯中的茶早已喝白了,給總持大法王師父泡的茶也已經涼了,當地的人說這個瘋和尚都已經到這裡快要一個小時了,也就是說,預計一個小時的車程路,他大概只用了兩、三分鐘的時間就到了,大家覺得他真是神通廣大,個個恭敬地跪了一地,紛紛上前頂禮,從台灣和香港來的師兄弟們從來沒有與云子師兄見過面,可是云子師兄一個接著一個叫出大家的名字,絲毫不差!宏全師兄說:「我們注意看他如何走法!」最後云子師兄要離開的時候,只見他穿著破衣、破鞋,帶著茶壺、芭蕉扇子,拖著一搖一擺的雙腳,三步一點頭,欲醉不倒的樣子,走不到三丈遠,突然間「唰」的一聲,一個飛步頓時不見蹤影。

人們似乎不會相信這件事,可是這是幾十個人親眼見到的事實,回想起一九九五年二月十四日的成都晚報就刊登了「特異功能失靈,半身陷入牆內」一文,文中的那位大概也是像云子師兄這樣的人物,看來云子師兄的本事比他要高,因為他僅是穿牆被卡到,而云子師兄是入地頓然不見了。

一九九二年底巴登洛德師兄又去向總持大法王師父求法,總持大法王師父說自己沒有本事,跟祂學都是白學的,只是學吃飯,學穿衣,因此要師兄去火車站找高人,師兄卻錯把一位瘋子當成了高人,甚至於還去露宿車站街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難受,無法用語言形容,寒冬的冷酷,讓他躺下不到幾分鐘,渾身就不自在的哆嗦,猶如睡在冰窖裡,想著、想著,師兄內心覺得心酸,本事沒學到,竟流落街頭睡冰窖,此時師兄真正體會到挨凍受餓睡街頭的那些人有多麼的痛苦!師兄心想:「但那位高人在哪裡
啊?我太想拜他為師,什麼時候才能如願啊?」後來師兄把這件事告訴了他的師姐,師姐捧腹大笑說:「你遇到了瘋子,在文殊院旁邊的小巷也有一位長年在街邊睡覺的精神病人。總持大法王師父要你去體驗關心別人,睡在賓館與街頭有何差別?有錢有勢的人,不要忘了饑寒交迫的人,不要忘了挨餓受凍的人,對眾生要有愛心,你到哪裡去找高人啊?我們總持大法王師父就是至高無上的高人呀!你實在太糊塗了,像云子師兄這樣的人,他都是總持大法王師父的弟子,你竟把黃鱔當成龍,你還是仔細地去想,去悟吧!」聽了這一番話以後,師兄頓然恍然大悟。

後來師兄看到了總持大法王師父的左腳小腿得了脈管炎,又紅又腫,有的部分還皮破流膿,比右腳整整大了一倍,同時還發著高燒到三十九度九,但總持大法王師父毫不引以為意,照常每天為大家說法。隔了五天,師兄從峨嵋山回來後,再度去探望總持大法王師父,總持大法王師父正在教大家鍛鍊,腿上的脈管炎哪裡有半點痕跡,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喜饒根登巴登洛德師兄,見到當年的總持大法王很多聖蹟,因此下定決心求法,當然求到很多法,但並沒有成為真正的聖德,到今天,他終於以他的虔誠感召,學到了真正的如來大法,成為真正的聖德,如果不是這樣,原始古佛法界總教主多杰羌佛就不會降雲到樹尖房屋之頂,為他考試顯聖境。

一般人會認為云子師兄的神通力說得玄了些,聽起來根本不可能的事,說心裡話,當我在《虔誠的獲得》上看到云子師兄的事情時,我第一感觀就認為這是弄虛作假,後來我到了佛陀師父駐地後,曾請示這件事,佛陀師父說:「云子是個普通人,哪有這本事!你看到嗎?沒有看到的東西,都是不可信的,不要整天執著追求這些莫須有的事,退到一萬步,就算有這件事,他是他,你是你,對你修行學佛是無關的,記住,學佛之人要學懂《什麼叫修行》,今後有機會聽我說的《藉心經說真諦》,那才重要,那才是解脫成就所趨向的目的,那才是佛陀產物在整個教法中的精髓,才是人生宇宙萬物之間的真諦,不生不滅的唯一真理!很多人都很愚癡,有些法王、尊者、大活佛、大法師外表看起來似乎有些道行,實際上愚癡到了自己騙自己都不知道,也許有人會問:『他們沒有佛法嗎?佛陀教法中,除了《什麼叫修行》和《藉心經說真諦》之外,就沒有另外的佛法嗎?』有!當然有!釋迦牟尼佛說八萬四千法門,但般若法最高,至於其他的法門,那不是給非真誠者學的,所以我只得教大家修行,行修好了,就會真心對待佛菩薩,真心利益眾生,無論你是法王還是尊者、大活佛、大法師,只要你不是真心對待佛菩薩,想學真佛法,門都沒有!」由於佛陀師父說不要執著云子師兄那類的事,因此從那時起,云子師兄的影子慢慢地在我心中休克了,但沒想到它今天似乎有回生的現象,其實云子師兄的事我畢竟是聽來的,沒有親身見到,我不能確定就是事實,而我經歷了比云子師兄更厲害的事實。

有一天,佛陀師父為我們修消災祈福加持,當加持到家裡駐地的狗狗和飛鳥、野獸動物等眾生時,由於見慧法師平時餵養牠們,也是她在負責這些動物的法務,因此有一道專門為牠們祈福消災的文書由她管理。在法會當天修法用到動物的那一張文書時,見慧法師卻把她自己管理的這一道動物的文書弄丟了,她當場自己就嚇得哭了起來,我們大家幫她找也沒有找到,最重要的是法會已正式進入程序,中途絕不能停,在沒有辦法之下,只得到另外一個城市,蒙特利(Monterey Park)市的廟上去取文書,可是去的時間太久了,法會已經進行到燒動物們的那道文書,她還沒有回來,真是要命!我只好打電話問她什麼時間能回來,當時在廟上的正學法師接了我的電話交給見慧法師,見慧法師告訴我說,她們在修法,叫我不要鬧了,會儘快回來。大家聽到見慧法師還在廟上修法,當時心都涼了,就算馬上坐快車回來,也要二十多分鐘的時間,根本就趕不上法會程序的時間,看來這法會徹底報廢了,這樣對大家來說,是非常、非常不好的黑障,這樣不但祈不來福,反而給大家增加災障,因為這是污辱本尊、護法的事,就相當於請了最尊貴的客人來參加宴會,等大家坐上餐桌,主人卻說:「對不起!今天要招待大家的東西都沒有了!」這不是污辱佛菩薩嗎?就算二十分鐘能飛車回來,文書一道接一道,中間是不能停頓的,已經該燒動物文書了,就算回來也是無法趕上燒的時間。從蒙特利(Monterey Park)市的寺廟到巴莎迪那(Pasadena)的法會地,中間隔了兩個城市,大概有十一到十二公里的路程,平時開車由於紅燈口很多,二十多分鐘甚至四十分鐘還到不了,著急之下我又馬上打電話到廟上,廟上法師們說:「見慧法師剛剛離開三分多鐘。」那個時間是下午四點五十多分,正是沿途塞車的高峰期,覺慧法師說她平時最怕在這個時間回來駐地,一般都要花四十多分鐘的時間。可是沒想到,就在見慧法師掛了我的電話後,三分多鐘的時間,竟然回到了我們的場地,大家驚得目瞪口呆!

經了解見慧法師是接完我的電話後,還去了五佛殿教大家唸六字大明咒後才離開的,廟上的法師們都一致證實了這件事,這一算起來,扣除法務和上車的時間大概兩分鐘,她只在一分多鐘的時間內,就走了十一公里的路程,如果說見慧法師有這騰雲駕霧的本事,我實在無法認同,因為她在駐地就是整天與動物打交道,不是狗狗就是貓貓,不是野鴨就是飛鳥,沒有事就對著天空發呆,我們相處了十幾年,身感她與常人無異,沒有特別神異之處,實在無法理解,但是這一玄妙聖蹟,讓我不得不承認這是事實,因為我親自還問了接我電話後轉給見慧法師的正學法師,是正學法師當時在廟上把電話交給她的,我親自跟她對的話,而且廟上現場有六、七位法師見證,當時見慧法師就在廟上,還教她們默唸六字大明咒,當見慧法師回到我們駐地的那一刻,我馬上打了電話給廟上,證實了之前三分鐘左右她還在廟裡,不管見慧法師怎麼樣,是她本事具有飛行神通力,還是被另外的聖力把她搬遷回來,總之,這件事是廟上和我們共同經歷的事實,這是我親自打電話經歷的事實,也是幾十個法王、尊者、活佛、大法師、大德們在現場親身經歷的,我現在列出十八個人的證明,比如祿東贊法王,他說當時他就在廟上,見慧法師跟大家一起持六字大明咒,結果三分多鐘又出現在你們的駐地,佛法是莊嚴的,不可說。又比如開初仁波切、阿寇拉摩仁波切、妙空大法師、隆慧大師、波迪溫圖仁波切、香格瓊哇大法師、白瑪多吉措母仁波切、恆性嘉措仁波切、宣慧阿闍黎、正慈法師、吉美卓瑪仁波切、桂珍居士、曲珍居士、惠珠阿闍黎、法慧阿闍黎、錦安居士、俊峰居士等人,他們都親身經歷、親眼所見,證實了見慧法師來去自如,飛行之速猶如高速飛機的速度,這完全是事實。這件事如果我胡編亂造,那肯定我應該遭惡報墮地獄的,哪怕云子師兄的事是假的,這件事也是鐵的事實,因為事情就發生在我們的身上,大家共同親身經歷的。

我問了見慧法師:「你什麼時候證到了這麼大的本事?」見慧法師說:「我哪裡有這麼大的本事!這是你們的幻覺哦!」於是我把這件事向佛陀師父尋求應證,佛陀師父說:「你是神經病!你們這一批人就只會對虛無縹緲、莫須有的事情感興趣,我不會相信見慧是這麼厲害的超人,就算她有這道行,亂顯功夫神通,不死也會馬上重病,你們要把心放在修行上,實在的修行,才是我要大家去做的,我雖然沒有這本事,但是我不相信這玄乎其妙的事情。」佛陀師父的話讓我不知說什麼才好,我能賭咒發誓的事,難道不是事實嗎?是假的我敢發誓嗎?可是有什麼辦法?佛陀師父毫不感興趣,我們也不能反對佛陀師父,只是把簡單的鐵的事實告訴大家,舍利弗智慧之行、摩訶目犍連神足通履、彌吽大師從日喀則到成都,云子師兄的神妙傳說,我半信半疑,但這件事不信也不成,因為這是我親眼所見,親身經歷的鐵的事實!

第二天我又到蒙特利市的廟上,見到正學法師等比丘尼,我又再次問及她幫我將電話轉給見慧法師的時候,她在哪個地方?正學法師一聽,非常生氣說:「明明我昨天就跟你說了我在廟上,怎麼今天還問?」讓我馬上跟她到三聖殿去,她一進去「乒砰」一聲就跪在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佛像前,舉起手來就發下了毒誓,說:「佛弟子釋正學,今在三聖殿,面對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所有的諸佛菩薩、護法面前鄭重地發誓,昨天整個修法的過程,有祿東贊法王、見慧法師,還有包括我在內有六位出家人跟一位居士,整個修法的過程,從頭到尾,自始自終都沒有任何一個人離開廟子,再來,正慧法師打電話給我,要我找見慧法師聽電話,電話是我接的,就在廟子裡接的,是我親自拿給見慧法師,我還聽到見慧法師告訴正慧法師說她會儘快回去,以上所言,若有半句謊言,釋正學必墮無間地獄,受盡一切痛苦,若有任何的功德,回向六道有情眾生,願眾生能得聞正法,修行解脫,阿彌陀佛!」

我不該對她提出這樣無禮的提問,正學法師突然發下重誓,我感到很難受,也同樣跪在三聖前發了誓說:「我剛才的提問是因為有人提出我打電話給你時,你和見慧法師可能不在廟上?我現在必須嚴肅地說,是你交給見慧法師的電話,見慧法師親自和我對的話,我和她通話後,大約三分多鐘,她就回到我們的場地了,這是幾十個人都看到的,我如果說的是假話,我必墮無間地
獄,阿彌陀佛!」

佛陀師父雖然不認可此事,對此事毫無興趣,但這畢竟是事實,見慧法師的神速飛騰是否認不了的,佛陀師父座下的一位常規弟子,竟然就能如此了得,可想而知,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如來正法,哪裡是社會上的法王、尊者、大法師們能淌一點氣味的呢?

http://www.ibsahq.org/document/file/%E3%80%8A%E6%8F%AD%E9%96%8B%E7%9C%9F%E7%9B%B8%20%E3%80%8B/%EF%BC%88%E4%BA%8C%E5%8D%81%E4%BA%8C%EF%BC%89%E5%A4%A9%E4%B8%8A%E7%9A%84%E9%9B%B2%E7%AA%81%E7%84%B6%E6%8E%89%E5%88%B0%E6%A8%B9%E5%B0%96.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