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轉發《揭開真相》

轉發《揭開真相》 (十七)這是什麼甘露

揭開真相 封面

轉發《揭開真相》

(十七)這是什麼甘露

我現在要把二○○○年到美國來參加法會的情況告訴大家,這也是我在勝義浴佛法會結束後的第三天,這些原本洗劫一空,忘得一乾二淨的情境才完美地在我腦海裡突然出現了,記得清清楚楚的。

參加法會的當天,我是第一次見到大法王的,頂完禮之後,我冒昧地兩眼直盯著大法王看,大法王有著一雙非常大又深邃的大眼睛,似乎可以看穿你的內心世界,大法王的聲音有著濃濃地口音,說話的語氣堅定,十分振攝人心,大法王的面容非常威武、莊嚴,面額飽滿,嚴肅中帶著和瑞慈祥,完全不同於普通人的世俗相,莊嚴無比,舉手投足之間,流露出一股自信與雍容華貴的氣質。雖然很莊嚴,不同於一般人,但到底是什麼菩薩,我也說不清楚。當時的我看傻眼了,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大法王的身上,不想轉移,總想發現一些什麼。

這時一位法師跪起來對大法王說:「我們今天特地來拜見杜松淺巴大法王!」另外一位說:「不!是來禮拜總持大法王的!」

這時大法王回答說:「你們大家不遠萬里,從太平洋那邊飛過來,辛苦了!你們來見杜松淺巴法王呢?還是總持法王呢?如果你們是為了來見這兩位法王的其中一位,你們都會失望的,因為我不是你們心中想見的那兩位法王。就拿白教的杜松淺巴大寶法王來說,祂早都不在了,只能見到祂留下的書本、傳說的生平和教法,要見到杜松淺巴這位菩薩祂本人,那也是外表的現象,而不是本質。馬爾巴大師難道真的是馬爾巴嗎?是一個名字而已,祂的靈識或者說成三密,到底是哪一位菩薩在體是另外一回事,
宗喀巴大師絕不是外表的宗喀巴大師,而是文殊菩薩才是這位巨聖,也就是說,外表是宗喀巴,實質上是文殊菩薩的三密或體性,簡單地說就是文殊菩薩本聖。對蓮花生大師各有所說,真實的蓮花生大師到底是誰,天才知道,也可以說巨聖們才知道。牽涉到聖者的轉世,往往是一代接一代,多少代多少世,其實早就不是上一位那個菩薩在體,也就是說,雖然認證為是本人,但是在真實義中,往往都不是原有的那位聖者在身了。外表的認證、形象、身份、傳承是第一世、第二世、第三世等等,而實質內涵動靜思維的靈知、證量、結構、三密,已經是另外的一位菩薩而藉於此體弘法。你們大家應該注意一個問題,我說的是經常發生在生活中的事實,比如第一世或第二世轉世的活佛很有本事,道力非凡,神通廣大,到第三世卻沒有本事,毫無道力可言,乃至各方面都很差,這是經常見到的,問題的答案已經擺在面前了。我問你們,現在大家思考一下,難道修行會一世比一世差嗎?這樣有退之因,怎麼能成為正等正覺呢?如果是佛菩薩轉世,難道會每轉一世就減退一大截功行嗎?所以根本就不是這個概念,這不是真理。比如第一世的杜松淺巴很有本事,確實證量非凡,而第二世到第六世都有不同的退步,而到了第七世和第八世又很了不起,這已經說明了問題,一句話:轉世名為杜松淺巴,實則本體非一聖。如果有人非要說就是哪一個轉世投胎,那我問你,祂為什麼會證量減退不如前者呢?佛菩薩的證量行持會退步嗎?大家要清楚佛菩薩們是大悲為本的,祂們三時之中都以菩提心利益眾生,祂們都會附藉在轉世活佛的身上,來充當這位帶傳承銜頭的活佛或法王,這樣才便於弘法利生。當然,相反地,也有凡夫眾生投胎以後,被認證為某位大活佛、大法王的轉世靈童,這就難怪人們會經常看到一些著名的轉世法王、活佛,在年齡很小的時候,佛法都還
沒有開始弘揚,就死了,甚至自己都還沒有學通經教就死了,你們仔細思考,如果是真身的上一世的那一位轉世的大活佛,又怎麼會不精通經教、不渡眾生、不弘法務就提前死了呢?聖者是來走一遭不顧眾生開玩笑的嗎?沒有這回事吧!所以我告訴你們,杜松淺巴第一世早就不在了,而杜松淺巴的第一世到底是哪一位巨聖,你們知道嗎?每一世的杜松淺巴大寶法王到底是哪一位菩薩,或者是哪一位普通修行人投胎的,這只有大菩薩們和祂本人才知道。所以我今天說,由於認證書認證我曾接杜松淺巴法位,你們就認為我是杜松淺巴或總持法王,無論怎樣都可以,其實那是外表的迷信,而實質上我是誰呢?我只能告訴你們,我是慚愧者,什麼也不是,但你們要相信,我講出的一切法都是真正的佛法,至於你們所見我的形象是虛幻的,如果要從外表判斷,沒有一個到底是誰的確切性,還是那句話,我是杜松淺巴還是總持法王,還是仰諤益西諾布法王,只有等妙覺菩薩和佛陀才知道該轉世者真實是誰,當然絕對有一個真實我,可是我現在無法告訴大家,說了也是白說,說了你們不會相信,就如說我是慚愧者,你們心裡不會相信的。因此在最高的法義裡,在認證活佛中最精確
的是勝義認證法才能擇決,才確切。等一會兒,我相信大家會看到一個事實,我是杜松淺巴還是總持法王。」

大法王開示完了以後,就在我們面前突然變成了一位百歲蒼年的老法王,全身上下穿著等等,無有一處不變。老法王以金剛威力之聲問道:「你們說我是杜松淺巴還是總持法王?還是仰諤益西諾布呢?還是百歲老法王呢?記住!都不是!外表的形象並不是真正的我,我到底是誰?因緣不成熟,我只能告訴你們,我是慚愧者,今天的法會如果是圓滿成功的,你們認為我是慚愧者就行了,因為我什麼菩薩、阿羅漢都不是,只是為大家宣說如來正法的一員,我現在沒有確切的稱號,如果今天法會不成功,那就真的成了真正的凡夫本質了。」

說心裡話,當時我和其他在場的人已經震攝地無限敬佩了,能當著我們變化,那還了得!但是聽完了大法王的話,雲天霧裡,似是而非,似懂非懂,可有一點,這中青年法王竟然當著我們,突然變化顯現成了百歲老法王,後來又變了回來,而且還能喊動嘛哈嘎拉金剛,這已經說明是真正的、最高的佛菩薩證量了,奇怪的是,祂又說祂不是菩薩,搞得我一頭霧水,不知怎麼去想。

當天法會開始,大家不閉眼,注意觀看,是隆慧大師在我們面前清洗紫金銅、朱紅色的缽,蓋上缽蓋,大眾兩眼必須盯著空缽看。經過一段時間的修法,幾道紅光閃爍從空降下,直入缽內,耀眼奪目,這時大法王說,:「阿彌陀佛已經來了!甘露已經降在缽中!你們去幾個人在外面看看,今天人太多了,不要全部都出去,去幾個人就行了,去看看天空中有沒有佛陀?」覺慧法師和另外的法師、居士到壇城外邊觀看天空,看到虛空中出現了阿彌陀佛踩著蓮花,一步一步行走,現場大家振奮地無法控制,一片沸騰。

當宣佈打開衣缽時, 果然佛陀降下了甘露,這是什麼甘露?不言而喻,當然是阿彌陀佛降下的真精甘露,確實不是人間的物品能代替的,因為這甘露在跳動,是具有靈魂生命力的,而且異香撲鼻,降甘露的同時,缽中還降下了一百多顆五彩舍利。

大法王在法會上竟能瞬間變成一個毫不相干的老人,成了一位白髮的長鬚高僧長老,而且竟能請來阿彌陀佛在虛空中出現,如果不是真正的巨聖大菩薩,人為的力量怎麼做得到?這真了不得, 真是高人中的高人啊!大巨聖啊!是大聖菩薩毫無疑慮!

可是就在我回到台灣後不久,竟然把當時法會的一切都忘掉了,腦海裡面的記憶皆洗劫一空,只記得老法王莊嚴的風采和嗓音,這真是神奇!在參加二○○四年的勝義浴佛法會後的第三天,才又浮現出這場法會的情景,所以我才把它補寫在這裡。

http://www.ibsahq.org/document/file/%E3%80%8A%E6%8F%AD%E9%96%8B%E7%9C%9F%E7%9B%B8%20%E3%80%8B/%EF%BC%88%E5%8D%81%E4%B8%83%EF%BC%89%E9%80%99%E6%98%AF%E4%BB%80%E9%BA%BC%E7%94%98%E9%9C%B2.pdf

發表於 轉發《揭開真相》

轉發《揭開真相》 (十六)浴佛法會

揭開真相 封面

轉發《揭開真相》

(十六)浴佛法會

大法王師父從開始作韻雕至今,算一算也有幾年了,難道長期觀看韻雕作品,就能成就嗎?當然韻雕作品確實神奇,好看得不得了,但這能讓我解脫輪迴嗎?再加上僧團中師姐妹之間的相處,依舊是矛盾重重,針鋒相對,雖然我已經知道大法王師父是真正的大聖者,但是我心裡的糾結仍然解不開,偶爾還會冒出不淨的心念,以及想離開的念頭。

一天,大法王師父告訴我們說,要親手做浴佛蓮池,因為最近即將有一場浴佛法會要舉行,而且是「勝義」的,不是「世俗」的。

以前在寺院中也參加過浴佛法會,不過並沒有如此大費周章,連浴佛池都要從來沒有使用過的,所以必須自己製作,不僅如此,還有浴天池以及天龍八部的塑像上色等,另外還有金剛法台、金剛基柱、地輪、天章、金剛種子字、唐卡等等的準備工作,非常的繁瑣,根本就不是一般外邊寺廟的「世俗」浴佛法會的概念。金剛基柱要打得很深,要非常堅固,大法王師父說:「法會雖然看到沒有風,但是修法的時候會有大風突然捲來,如果不堅固,金剛基柱一定被風捲倒,整個帷壁都會隨金剛基柱而一起倒,那
就修不成勝義浴佛法會了。」

做浴佛蓮池非常麻煩,要用最上好的木料來製作,還要打很多道油漆,有各種色彩,包括浴佛池中央的蓮花更難做。浴佛蓮池做好後,自重約七百磅,大法王師父說要少裝一點水試一試,我們裝了三十多桶水進去,大法王師父讓我們把它抬起來,把水倒出來,這時大法王師父和我們一起抬,可是大家拒絕讓大法王師父來抬,因為大法王師父已經很辛苦了。大法王師父就站在我們對面,讓我們把水倒出來沖大法王的腳,結果七個比丘尼再加上兩位師兄,大家使盡全身的力氣,抬了五、六次,終於一邊被我們起動起來了,可是高度達不到,無法將水倒出。

我們就把腳挪進底部朝裡面伸,準備用手足並頂,有的已經把一邊放在大腿上了,就在這時,有的人沒有力氣了,不但浴佛池沉重地往下壓下來,我們的腳也越來越無法承受,這時根本用不上力,無法將腳抽出來,感到快要把腳壓斷了,劇痛難忍,但是在巨重的壓力下又無法拔出來,大家一片驚慌慘叫,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大法王站在對面大喊一聲,將靠近大法王那一邊的浴佛池用手一壓,這浴佛池竟然就被大法王師父輕輕壓起來了,我們的腳很輕鬆地就和手一起用起了力,抬起來了,把水倒向大法王師父的腳,就這樣一次水被倒光了,大法王師父的那一邊根本就是最用不上力的位置,如此神力,聞所未聞,竟然用手一壓,就把浴佛池壓起來了,從槓桿原理上來說,是完全用不上力的位置,在大法王師父為了救弟子的關鍵時刻,又再度暴露了祂不是凡人,哪裡是半桶水都拿不動哦!如果不是大法王,我看有好幾個弟子的腳,今天都是殘廢了。這時我想起了師兄們曾告訴我,有一次嘎堵仁波切師兄和款師兄、宣慧阿闍黎師姐等一批人到大熊湖去,當時室內有一個古木條形大餐桌,非常地重,四個人抬
都離不了地,而大法王師父無意間抓住一邊,就整個把桌子抬起離開了地面,大家都說這真是不可思議,佛法無邊哦!

當天晚上我根本無法入睡,腦殼中總是在想,大法王師父太深奧了,根本不是我們這些人從外表上能看出大法王師父的本質的。

可是儘管如此,大法王師父照常說祂只是給我們鼓了一下勁,讓我們有信心,完全就是我們幾個抬起的,祂根本沒有力氣來撼動幫助抬起這浴佛池。大法王師父現在說這話對我們來說,一點用也沒有,我們根本不相信,因為我們清清楚楚,在大法王師父用手一壓的時候,我們的手突然就輕輕把浴佛池提起來了。

二○○四年五月二十六日(農曆四月初八),舉行了勝義浴佛法會,大法王師父開始起法,為了防止外道邪法侵入,因此就讓在場的四眾弟子、法王、尊者、活佛、法師、居士們,共同唸心經、金剛經、南無觀世音菩薩、嘛哈嘎拉、穢跡金剛、大悲咒或楞嚴咒,全部是用如來正法來唸誦。

這時壇城正前方一棵紫櫻花樹,立刻灑下紛紛花朵,遍灑壇城,天邊祥雲翻滾,樹空花朵從法會開始,為時三個小時,花朵都在降下來,至法會結束,花朵立刻停止,這個時候浴佛池中全部都是花朵,這讓我和與會大眾,大開眼界,法喜充滿。

與此同時,整個天空萬里晴空,豔陽高照,卻有一朵祥雲飄然壇城上空,雲朵的陰影遮罩著悉達多法王子的鑄像,像一把傘蓋,從法會開始到結束,一直為釋迦牟尼佛法王子像遮擋陽光。

大法王師父開始加持浴佛蓮池中的香湯水,大家倒入了九十桶水,每桶約重四十磅。大法王師父把白色法輪丟進了浴佛蓮池中開始神變,就在此時,眾人看到浴佛池中,出現了幾個金剛相,彩色金盔金甲,紅綠黃多色變換的綢緞服裝,金剛們動作猛切,變化無窮,威猛怖畏,這一聖境現前吹破了一切黑業,眾人驚歎不已,於此又是對大法王師父讚莫能窮,這個時候的大法王師父已不是我們日常生活中見到的大法王了,而是一位至高無上的天底下第一巨聖德,但大法王到底是誰轉世,我們認為不是文殊菩
薩,也是觀世音菩薩吧!

當眾人恭誦祈請文時,萬里無雲,照常烈日當空,就在這一刻,竟然滾雷在上空打響,一聲接一聲,地動天搖,雷轟風嘯,突然自西方捲來一陣大風,大眾驚奇無比,無法言喻的祥瑞法喜,頓時充滿整個壇場,世尊佛陀和諸天護法已聖臨壇城上空,聖境現前!雷聲和風嘯約半分鐘又驟然而止。

大法王師父主持修法,莊嚴浴佛之後,此時眾人必須將浴佛蓮池內的法水請出來,轉到旁邊的浴天池,再由大法王祈請佛陀加持沐浴水來浴諸天,這是勝義浴佛法會必須的勝義境,否則就不名為「勝義」,而且更關係到法會是否真正的成了勝義浴佛法會。按照法義規定,是不允許把這水一桶一桶從浴佛池中打起來,倒進浴天池的,而是要把浴佛池中的水抬起來,倒進浴天池中,才屬於合法取水。

這個正方形的浴佛蓮池自重約七百磅,再加入九十桶浴佛香湯,已重達四千兩百六十磅,當時就上了十四個大男人合力去抬,但絲毫也動不了,大家輪番上陣,紛紛用盡了吃奶之力,青筋暴跳依舊無功而返,浴佛蓮池絲毫未動,無法把浴佛池中的水取到浴天池中。這時法會沒有成功的象徵,這實在太糟糕,因為沒有取出法水來浴諸天,而這四千多磅重的浴佛池,把大家的力氣都加上去了,也無法解決。

正當大家束手無策的時候,宣儀的隆慧大師也很著急,便問眾人說:「你們誰能上來取水呢?」全場鴉雀無聲,大家都低頭不語,於是隆慧大師點名阿寇拉摩大仁波切說:「大仁波切啊!您能上來取水嗎?」阿寇拉摩大仁波切請示了大法王師父,徵得大法王師父的允許後,便說:「感謝大法王師父同意我取水,但我還要選一個人協助。」於是便找了祿東贊法王。

現在只有兩個人上場,大家依然很緊張,究竟能不能成功抬動呢?只聽到他們兩人高聲唸誦「嗡啊吽!」這浴佛池竟然隨著咒音被撼然抬起,兩個人就把浴佛池中的水「嘩!嘩!嘩!」地倒進浴天池,眾人大驚駭然,激動無比,嘩然吼出「哇!」「嘿!」「我的天啊!」「Oh ! My God !」讚聲驟然彼起,打破了剛才幽寂的空氣,個個喜容於面!法會中完成了證量取水的關鍵儀式,大家驚訝讚嘆,激動歡喜不已,如此超凡入聖的佛法,就在此刻展示了天下無敵的實況,眾人在如來正法現前下,不得不五體投
地。大家看到他們兩位已經抬起來了,這時眾人一哄而上,所有的人共同用力,結果照常絲毫不動,抬不起來,大家不甘心,就把浴佛池中的水打起來倒了一半,大家合力再抬,照常抬不起來。

請得浴天淨水,大法王師父開始修法浴天,眾人齊誦浴天偈一遍,忽然一陣強風大起,帷帳搖擺,唐卡翻飛,帷帳的支架被大風吹得嘎吱作響,似乎快要承受不住、要斷掉了。

此時,大眾聽到一陣低沉巨大的龍吟,伴隨滾動的雷鳴,炸響在我們的壇城上空,天龍八部駕至浴佛壇城,天龍喜笑領受佛賜法浴,聖境祥瑞。

當法會結束,眾人從浴佛池中取出法水,又驚喜地發現,加上各種香料的淺咖啡色的香湯水,瞬間變成了清水,佛陀已將香湯水的功德收走,法會功德殊勝圓滿。

法會結束後,大法王師父允諾,要用法輪特別加持我及另外的師姐,我歡喜異常,之前想離開的念頭,早就拋到九霄雲外去了,我想起了先前產生的不淨心念,心中感到很是後悔難受,可是萬萬沒想到,這些不好的心念,這時已變成罪惡的種子,留下了一個令我遺憾的罪業禍根!

隔天,大法王師父在屋外浴佛池前加持了其他師姐,而下一個就輪到我了,我站在屋內拿著哈達和供養,在門邊靜待,因為還不能太靠近壇城,一旦前面的師姐加持結束,我就立刻上前。

此時,在一旁有兩位不在這一次加持名單內的師姐,見我拿著哈達等著,於是便交頭接耳地不知在商量些什麼,過一會兒,這兩位師姐突然衝出門外,直接攔在我的前方,把我給擋到了。結果,當大法王師父加持完,接著喊我時,我正被這兩位師姐擋在門內,馬上大法王離去,從另外一邊離開,我這頭在屋內,根本來不及追出去喊住大法王師父。

大法王師父!大法王師父!您不要走啊!焦急的我只好從屋內繞到大法王進入的房間門口,然後守在門口,不敢離去,過了好一會兒,大法王師父才從屋裡出來。我一見到大法王師父,馬上跪地再三請求加持,大法王師父說:「來不及了,我的法輪已經不在了!今後等有機會再說吧!」當場我啞口無言,難過地說不出話來,我活該報應,我懺悔都沒得解了,我是罪業了,誰叫我亂動念頭,一點點苦我都承受不了,寧捨生命不捨法啊!

起初,我心中對這兩位師姐感到頗為厭惡,為什麼要這樣子攔劫偷搶,但是後來想想她們也沒有錯,誰不想得到加持呢?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因果啊!佛法要靠真心換來的,來不得半點投機取巧,更何況我還比不上密勒日巴大師的苦行吧!唉!遺憾歸遺憾,事已至此,我萬分失望懊悔,也已經錯失良機了,無可奈何啊!

隔了一段時間以後,興許是佛菩薩知道我已經知罪了,一天下午傍晚時分,我正在整理新聞剪報,大法王師父突然喊我,當下我答應大法王師父,說了聲:「阿彌陀佛!」奇怪的是,我平常回應都答:「是!弟子在!」怎麼今天「阿彌陀佛」會脫口而出?大法王師父說:「看來你被加持的因緣已經成熟了,跟我來吧!」哇!我無限地歡喜與感恩,大法王師父將我及小萍師姐領到浴佛池前,然後要我們站在原地不動,這時大法王師父叫來一位大聖德,讓他取水,這位大聖德一聽,立刻遵命,就將重達
四千二百六十磅的浴佛池給提動,將池水灌在我們兩個身上,為我們作了大加持。

這大聖德是誰,他還是她?我們照常不清楚,因為大聖德戴了一個斗笠蓋面,無法辨認,當時錄了相,現在還保留有這一盤錄相帶,而且在美國舊金山華藏寺中還存立了這個浴佛蓮池,正如隆慧大師說:「無論你是什麼人都不可能提動得了四千兩百六十磅的浴佛池水,兩個人合力也無法抬起浴佛池,把水倒在浴天池裡面,不信,我以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主席加華藏寺住持的名義,今天正式宣佈,我們願賠上這座寺廟,誰能兩個人把一池
的浴佛池水倒在浴天池中,我們就把這座寺廟轉贈給他,因為他是大聖者,應該享受,拿來弘法利生。但我們相信,除了勝義浴佛法會上的人,根本沒有另外的人,因為這個世界上另外找不到兩人合力提得動四千兩百六十磅的人。」

實在是無限地感恩大法王師父及十方諸佛菩薩啊!又給了犯罪弟子一次機會!這時我才恍然大悟,我這個比丘尼實在是荒唐,真的是愚骨棒,層次太低了!竟然把師姐妹們互相之間的不團結,把相互之間的矛盾,把社會上那些人作的邪知邪見的評論,乃至把師兄弟之間的爭鬥,把他們以及我個人學佛修行不如法,不按照大法王師父的教化去實行,反而拿來打在大法王師父的身上,這就完全等於說,把釋迦牟尼佛教化的那些頑皮的阿羅漢、不聽話的、不按佛陀教化規定修行的弟子們所犯的錯誤和罪過,打在
釋迦佛陀的身上,還滿以為釋迦牟尼佛不是聖人的境界,這樣的我太邪門了,說難聽一點,無非就是一個下三爛的思維,無非就是一個穿著僧衣的黑業人。

由此我想到,還有更多的四眾佛教徒之其中大有人在,照常還把師兄姊妹之間互相的矛盾行為,拿來看待是大法王師父的不是,這種人就完全如同我一樣,真不堪一提,於此我深深認識了我們這一批白癡,除了懺悔,還會做什麼呢?說穿了,這就根本不是人!

我所講的勝義浴佛法會一切都是事實,真真實實不虛,當時有很多人參加,比如若慧法師、龍舟仁波切、赤江多杰仁波切、吉美卓嘎仁波切、卻吉嘉措仁波切、諾拉堅贊仁波切等等。

當時也有非常多的媒體報導這一法會,現將一份報紙的原文刊印在此。

http://www.ibsahq.org/document/file/%E3%80%8A%E6%8F%AD%E9%96%8B%E7%9C%9F%E7%9B%B8%20%E3%80%8B/%EF%BC%88%E5%8D%81%E5%85%AD%EF%BC%89%E6%B5%B4%E4%BD%9B%E6%B3%95%E6%9C%83.pdf
3

 

 

發表於 轉發《揭開真相》

轉發《揭開真相》(十五)預言百萬毒蜂到 果然應機按時來

揭開真相 封面

 

轉發《揭開真相》

(十五)預言百萬毒蜂到 果然應機按時來

平常佛教界有許多高僧大德都來求拜大法王師父,比如王者仁波切、莫知仁波切,乃至藏密四大教派大祖師轉世者,又比如說顯教悟明長老、意昭老和尚等等,大法王師父都很自慚,以平常的心態對人,也不對外宣傳教了誰,而且無論是什麼樣的人物,拿再多的錢財寶物,大法王師父都不收他們的供養,這是我親身所見,長年親身經歷,這是大法王師父發了願的。

駐地的師兄們告訴我一段頗耐人深思的事。

當時悟明長老、意昭老和尚、隆慧大師、波迪溫圖仁波切、邢肅芝格西、廣心法師等,接受了大法王師父為他們舉行佛法的加持灌頂,至於佛法的殊勝,我也就不多說了。

大家都知道黃蜂,學名Yellow Jacket,是一種攻擊性及毒性最強的惡蜂,具有神經性的、有如眼鏡蛇的毒液,若是被咬上一、兩口,基本上會死人的。當這場加持灌頂儀式還沒有開始時,大法王師父便宣佈說:「等一會兒會有百萬隻黃蜂來搗亂。」果不其然,法會一開始時,現場立刻出現了百萬隻黃蜂,正如大法王師父先前所預言的。

大法王師父說:「黃蜂今天一定會咬人的,但是你們不要怕,不會去咬你們的,你們都八、九十歲的人了,被咬到會受不了的,要咬就來咬我一個人就好,我會代你們承擔你們的痛苦。」大法王師父一念咒,這時百萬隻黃蜂如同一大片烏雲般,籠罩在與會高僧大德們的頭頂上空,部分已在人群中穿梭飛舞,他們大聲持咒,一片喧嘩,但黃蜂卻沒有一隻下口咬傷任何一個人。

專家說這是絕不可能發生的事,尤其是在大白天,又是如此大聲驚擾的狀況下,百萬隻黃蜂竟然沒有螫咬任何一個人,這是絕不可能的事。

但正如大法王師父所言,黃蜂沒有咬其他人,卻對大法王師父一擁而上,大法王師父說:「不准多咬!」果然咬了兩口後,黃蜂馬上散去。當時大法王師父的臉上、額頭上都被咬了,剎那百萬毒蜂撲天而來與會高僧們在百萬黃蜂下方大聲持咒間腫得非常大,但第二天大法王師父的傷腫處就消失地無影無蹤了,僅憑這一點就能說明問題,這哪裡是凡人做得到的啊!

另外我還想起了一件事,四川省詩書畫院創作研究室主任,也是成都工筆畫院副院長郭汝愚居士,是大法王師父的一個在家弟子,他在成都買了兩張油畫,郵寄給大法王師父作供養,大法王師父看了說:「這油畫畫得非常好,收藏價值很高。」要丹瑪翟芒師兄轉告郭汝愚居士說:「這油畫畫得很差,一點也不好,畫油畫的祖先不在中國,而在西方國家,是在美國,以後不要去買這些東西。」

我們聽了一頭霧水,明明說很好,為什麼要告訴郭師兄說不好呢?我便請問大法王師父說:「為什麼要這樣說呢?」大法王師父說:「這油畫當然好,但是如果把這情況告訴你們師兄,他會破費繼續買畫來怎麼辦?為了不讓他花錢,只能告訴他很不好。」

這時又讓我體會到大法王師父的聖潔高超,利益弟子的行為,實在讓我們慚愧!

2 (1)1

 

發表於 轉發《揭開真相》

轉發《揭開真相》 (十四) 說變就變

揭開真相 封面

轉發《揭開真相》

(十四) 說變就變

韻雕是大法王師父發明創造的一種雕刻的藝術品,說到大法王師父做韻雕,真是妙不可言,那是真正工巧明的絕頂之峰,無與倫比的佛土藝術,韻雕的神奇和美麗,絕不是人間任何藝術和寶貝可以相提並議的,曾在我國華盛頓國會展覽時,被評讚為上帝送給人類的禮物,極樂世界贈來的瑰寶,有人絲毫沒有誇張地說出了一段最恰當的評定:「自從韻雕藝術出現在這個世界以後,人類的任何堪稱富麗堂皇的珠寶玉器,都猶如天上的星星在朗月的四周黯然失色無華!有多美呢?美得攝人靈魂!」這麼人類幾
千年來,人類從來就沒有出現過這樣神奇和美麗的藝術,可以想像,這根本就不是普通的聖人和菩薩能有這能力創作的,所以我說:「此物並非人間有,乃得天堂絕世珍。」事實到底怎樣?它是怎麼在大法王師父的手中誕生的呢?

一天,運頓多吉白尊者嘎堵仁波切師兄恰好來拜見大法王師父,見大法王師父又準備開始韻雕工作了,便請問了大法王師父說:「做這個作品要花多少年的時間?」大法王師父說:「一、兩個小時就好了。」我們當場睜目咋舌,這怎麼可能!

大法王師父要嘎堵仁波切師兄在這塊材料上作了記號,接著讓大家將材料抬進了小房間,這時參坐的禪堂是不會有人敢於打擾的,留下我們在房外看守唸佛誦經。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屋內傳出非常清楚地乒乒乓乓的各種聲響,如有千軍萬馬在行動,我們聞到異香撲鼻的味道,天空出現了非常美妙的各色彩雲,以桃紅色為主,雲彩降得非常低,美妙得無法形容。大約兩個小時,當房門再度打開時,只見滿地的碎片、渣滓,而映入我們眼簾的,則是一件嶄新的韻雕作品。

真的是只花了兩個小時就誕生了,而且晶瑩剔透,美不勝收,無法相信完全就像是玻璃質感的透度,但千變萬化無法用語言表述,真正攝魂動魄。其實是用壓克力材料雕成而彩色的,讓人目不轉睛,實在是美得無法言喻,這時我們徹底明白了,難怪不是人能做的事,而是天人和佛菩薩們的傑作,這是百分之百的佛國天堂寶貝藝術,如果人工來雕刻,一百年也做不了百分之一,大法王師父為這個作品取名為「一柱擎天」。

這件韻雕作品在二○○四年八月十八日上午十一點左右,被眾人抬出來,準備拍照。

這個作品約有一丈高,大家打算將它抬上一個展示櫃的燈箱木底板,而這個底板的尺寸是為這個作品量身訂做的,當時安裝非常恰當,不大不小。這一次正當我們合力吆喝著將作品安放在底板上時,卻突然發現一件令人驚奇不堪、不可思議的事。作品的底部放在燈箱底板上發現全部變了,也就是說大了兩英吋了,但是另外兩側又比燈箱底板小了很多,無論大家怎麼將作品旋轉,調整來調整去,始終就是有兩側超出了底板,放不進去,最主要是它長大了,特別是上面長大太寬,無法罩上燈箱,也就是說,
作品根本就裝不進去燈箱。

於是大法王嚴厲地責備說:「你們怎麼量的尺寸啊?怎麼會把尺寸量錯了呢?這幾千元的展櫃不就報廢了嗎?唉!底板再大一點就能把作品裝進去了嘛!」

但是事已至此,它無中生有的變大了,我們有什麼辦法呢?為了拍照,大法王師父還是讓戚朋直師兄(款師兄)在燈箱底板上,用黑色筆貼著作品的底部,畫出了作品的底部形狀,以便確定挖洞的位置,然後從下面打燈光照亮作品,如此才好拍照。

我們六、七個出家人和仁波切、居士們共十餘人,掌著作品看款師兄畫線,此時大法王師父自言自語地說:「唉!你這作品再小一點就好了嘛!」說完,大法王師父覺得作品的色澤還不夠理想,決定再加以潤色,於是大家又將作品抬下了底板,由大法王師父彩畫,大法王師父用壓克力原料開始彩畫上光。

過了五個小時,已經過了下午四點鐘了,大法王師父補完色後,大家又把作品抬上燈箱底板,準備按照先前師兄畫的線安放好。這時,我們驚訝地發現,這個作品怎麼樣都無法按照師兄畫的線放好,因為作品的形體已經全變了!

作品上部超出燈箱的那兩側竟然縮了進去,而原來比燈箱小很多的那兩側,又自己大了出來,再用吊線一量,作品全體都變了。先前比燈箱寬的兩側,已經縮進去四英吋,而先前比燈箱窄的兩側,又長出來兩英吋,現在作品放進燈箱後,恰到最佳的尺度,而燈箱的四周竟然剛好各空出了一英吋!大家高聲歡呼,興奮得無法用言語來形容。

於是款師兄又用紅筆,再度沿著變化過的作品底部畫下了紅線,現在我們可以在燈箱的底板上,清楚地看到當日上午十一點畫的黑線,和下午過了四點鐘作品變化後,所畫的紅線。

這個作品硬如頑石,而且距作品完成到現在的期間,它不曾有過任何的變化,怎麼就在大法王師父責備它太大,應該小一點,五個小時就應聲變化了?還不光只是縮小,窄的部分還長了出來,一切的變化,剛好都配合了燈箱的大小。這五個小時,我們都沒有離開過放燈箱和作品的現場,大家都在現場看大法王師父給作品上色。由於這裡有很多鳥,也怕鳥飛在上面,污染作品,所以我們都沒有離開過。

大法王師父就那麼隨意的一句話,說變就變,作品應聲變化形體,無情物體也能隨大法王師父心念所轉,這是何等的偉大證量,又再度令我們見識到了大法王師父不可思議的實況!

但是大法王師父卻說:「這太神奇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讓我開了眼界,是誰把作品縮小了,還真正是一個深藏不露的人呢!還說要來跟我學法,看來我倒要跟你們學了,很感謝,讓我少破費幾千元的燈箱費!」

http://www.ibsahq.org/document/file/%E3%80%8A%E6%8F%AD%E9%96%8B%E7%9C%9F%E7%9B%B8%20%E3%80%8B/%EF%BC%88%E5%8D%81%E5%9B%9B%EF%BC%89%E8%AA%AA%E8%AE%8A%E5%B0%B1%E8%AE%8A.pdf

發表於 轉發《揭開真相》

轉發《揭開真相》 (十三)一刀切入鮮血流 三時見到非口說

揭開真相 封面

 

轉發《揭開真相》

(十三)一刀切入鮮血流 三時見到非口說

大法王師父幾乎每天都在勞動工作,很快的一個個韻雕作品誕生了,今天又是一站十幾個鐘頭,但是大法王師父的腳好像越來越痛,連走路的姿勢都不太對勁。

終於大法王坐了下來,在我們面前脫了鞋、襪,我們赫然發現大法王師父的腳,竟然長了一層厚厚的繭,猶如雞蛋那麼寬,大家看了很難過。

大法王師父對我們說:「誰有很薄的刀片?」於是覺慧師姐回房找了一片很薄的剃刀刀片,大法王師父便用刀片將腳上的厚繭割下來,大家一哄而上,準備撿大法王師父割下來的繭疤拿來供奉,我們目不轉睛地盯著每一刀下去割下來的繭疤,掉在地上,沒想到就在這時,橫面一刀下去割深了,連繭帶肉割下來一大塊,鮮血馬上湧了出來,由於是橫切斷面,根本止不住流血,嚇得我們驚慌失措,有的拿棉花,有的拿雙氧水、酒精,有的不斷地唸著「南無阿彌陀佛!」有的則唸著「南無觀世音菩薩!」

可是大法王師父卻毫不慌忙,泰然自若,用厚厚的紗布壓上去,很快地紗布的血就染紅了,大法王師父乾脆把那坨紗布拉掉,然後將雙氧水倒在傷口上,傷口立刻產生了非常多的白泡沫,大法王師父又用厚厚的紗布和膠布,把它包裹地緊緊的,這時我們把地上的繭疤撿起來,我撿的很少,我心裡想這有價值嗎?說心裡話,這無非就是腳上的繭疤嘛,有什麼稀奇值得供奉嗎?好像大家也不太喜歡這種足繭,有幾片還在地上,如果是平常,早就搶光了!

大家不同意受傷的大法王師父下場工作,可是沒有用,擋不了,奇怪的是受了這麼重的傷,還能站立,而且站立了三個多小時,由於天色已黑,於是便收工休息了。

大法王師父坐上了款師兄開的車,大夥們便恭送大法王離去。不到十分鐘,奇怪,怎麼看到大法王師父的車又回來了,我們趕緊再度迎接。

款師兄告訴我們說:「大法王師父在車上想看看傷口怎麼樣了,所以打了燈,脫了襪子看,結果竟然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怎麼找不到那個流血大面積的傷口呢?只看到新長出來的肉,連襪子裡包的紗布也不見了!我請大法王師父馬上回來讓大家見證一下!大法王師父不願意,我說:『她們也許產生了不淨業的想法,這樣她們會墮落。』大法王師父說:『好吧!能讓她們消業也好。』就跟我回來了。你們大家都過來看看!」

大家趕緊圍過來探頭看大法王師父的傷口處,果然平整完好長出新肉,而且新長出來的肉一清二楚,粉紅粉紅嫩嫩的,皮膚非常細膩,如同嬰兒般皮膚一樣嫩潔,前後只經過了三個小時,那橫面大塊的傷口竟然不見蹤影了,長出新肉了,這說明了什麼呢?

大法王師父一定不是普通人,是真正的大聖德啊!如果不是,怎麼可能才三個小時就刀傷消失,好肉長全!

這時大家馬上注意到一件重要的事,不自覺地趴到地上,搶著尋找大法王師父割下來的足上的繭疤。有一位師姐由於沒有撿到,還向我要,可是我只有很少兩片,怎麼能給她呢?如果是二十分鐘前向我要,我一定會給她,因為那時的繭疤對我來說,沒有什麼價值,但現在大法王師父足上的繭疤,對我來說已經不是二十分鐘前的概念,而是寶貝了。

由於師姐沒有向我要到大法王師父的足繭疤,她好幾天都不理我,我們的凡夫心識實在可悲、可憐!想到我的行為真是豬狗不如,說心裡話,當我寫到這裡,我覺得像我這樣的行人真是可憐,什麼法律邏輯專業,自己是寶兒瓜,還自以為是聰明,竟然以凡夫心識來揣測聖者之心行!回想起我真是被考驗得就像個大傻瓜,還認為自己看到的大法王與常人一樣是正確的感觀,我覺得我太糟糕了,但是我要真實懺悔,說出我的內心話,我不會去說假話,因為我要解脫,我要成就,我的師父是大聖德,我怎麼能不抓住這個機會懺悔我的罪業!

發表於 轉發《揭開真相》

轉發《揭開真相》 (十二)毒草一枝蒿 丟翻幾個人

揭開真相 封面

 

轉發《揭開真相》

(十二)毒草一枝蒿 丟翻幾個人

一天,駐地裡一位出家的見慧師姐興高采烈地拿著一株剛摘下來的野菜,喜孜孜地說:「你們看,這是院子裡長的新鮮野菜,這叫中國芥藍菜,沒有農藥的哦!」由於這位出家比丘尼師姐以前唸的是園藝科,所以眾人便很相信她,都認為今天有新鮮野菜可以吃了!

由於輪到我擔任大寮,見慧師姐便將野菜拿給我,希望晚餐可以煮了,好讓大家嚐嚐中國芥藍野菜的味道。但我心裡總覺得不妥,於是便說:「不好吧!萬一很難吃,沒有人要吃,那可怎麼辦?」便推托不煮,於是這位師姐便拍著胸膛打包票說:「不用擔心,如果煮了沒人吃,全部我來吃,不會剩下的。」因此我只好勉為其難地將這把野菜煮了。

傍晚五點多,這道野菜已經煮好盛上盤了,那顏色之鮮綠如翡翠般,正閃著誘人的翠綠色光芒和香氣,這麼漂亮的一道菜會是什麼滋味呢?心裡雖有點疑慮這能吃嗎?但好奇的我還是挾了一小片(如大姆指指甲般大小)試吃,哎呀!好難吃哦!又苦又澀!這是什麼中國芥藍啊!實在太難吃了!

由於當時我還不覺得餓,於是便先上座唸佛去,也許是吃得少的關係,這毒性竟然還沒有發作。等到我一下座,睜眼一起身,不得了了,天旋地轉,走路都沒法子走,必須扶著牆壁,踉蹌地慢慢走,當時我不知道我是吃了「一枝蒿」,又名「三轉半」的巨毒草的關係,還以為是打坐唸佛時受了風寒,於是趕緊回房躺下,正當躺下時,就聽到其他人大聲喊叫:「這菜有問題!不要吃了!」

因為吃到的人,只在短短幾分鐘的時間內,就四肢無力,兩眼昏花,頭暈目眩,當場倒地,一位師兄趕緊將剩下的菜端去報告了大法王師父,大法王師父說:「這是斷腸草『一枝蒿』,只要一點點就足以致死,你趕快去看看!他們死了沒有!死了幾個一定要報告清楚,還有沒有活的?一個也別落下,把他們的名字報上,通知閻王別接收,快!快搶救!愈快愈好!」

當時還有宣慧阿闍黎、惠珠阿闍黎、木雅迥扎法王、魏銘琦居士,連我在內總共五位,凡是吃了斷腸草的人,面色已呈慘白青灰色,完全跟死人一樣難看,絲毫沒有血色,神魂已昏昏然不知所位,木雅迥扎師兄還帶抽筋狀,魏銘琦師兄則是瞪大了眼睛抽大氣。

大法王師父見狀,讓大家趕快去吐出來,可是我只吃了一小塊,根本就吐不出來,有的人也吐不出來。

大法王師父趕緊彈指加持,對空一聲:「護法諸天快速保護我弟子,讓他們把毒吐出來,神魂歸正!」實在奇怪的是,就這樣一下子,大家便開始想吐,一到廁所就吐得稀哩嘩啦,而且還不止一次的吐,吐完了,隔一會兒,又馬上接著去吐,這下子廁所可熱鬧了,吐的聲音此起彼落,搞得沒吃到毒草的人也想要吐了。

我們五位就這樣來來回回地、反覆不斷地吐,好不容易吐得乾乾淨淨,整個胃都吐得空無一物了,人也虛脫了。

大法王師父指示大家喝點粥,趕緊躺下休息。由於斷腸草的毒性屬於神經性毒,竄得很快,所以吃到後馬上會覺得頭部發痲,四肢有痲痺的現象,即便是壯丁力士也照樣不支倒地。

在大法王師父的加持下,我們五位雖然在鬼門關閻羅王面前兜了一圈,最後也都全部平安無事了,幸好當時恰逢大法王師父在場,能夠即時旨令天神護法搶救我們,否則後果真是不堪設想啊!

誰也料想不到,小小一盤菜竟然事關五條人命,唉!人生無常,命在旦夕之間,大眾當勤精進,如救頭然,慎勿放逸啊!

在這裡我們活生生地看到了大法王師父再不敢有病了,而是英正態端地,嚴肅以命令之口吻大聲喊說:「護法諸天以聽法旨,馬上保護中毒之佛弟子們!」

這時我等一切都明白了,我想就是濟公活佛或某大菩薩也沒有這權威吧!那我們的大法王師父到底是誰呢?只能說高不可思啊!根本就不是大法王師父自稱自謙的什麼「我是一個慚愧者、普通人,跟你們一樣,沒有佛法教你們,護法也不喜歡我。」天啊!我正慧真是白活了,這明明就是在日常生活中,不經意地考驗我們,磨鍊我們的心性啊!但是愚癡的我還沒有徹底認識到大法王師父究竟是什麼大聖德!

http://www.ibsahq.org/document/file/%E3%80%8A%E6%8F%AD%E9%96%8B%E7%9C%9F%E7%9B%B8%20%E3%80%8B/(%E5%8D%81%E4%BA%8C)%20%E6%AF%92%E8%8D%89%E4%B8%80%E6%9E%9D%E8%92%BF%E3%80%80%E4%B8%9F%E7%BF%BB%E5%B9%BE%E5%80%8B%E4%BA%BA.pdf

發表於 轉發《揭開真相》

轉發《揭開真相》(十一)誰都不相信 有錢不享受

揭開真相 封面

轉發《揭開真相》

(十一)誰都不相信 有錢不享受

大法王師父從不關心自己,從不考慮自己的利益,比如大法王師父有一個專門的伙食團廚房,有兩位廚師在給大法王師父做吃的,而且她們的廚藝都非常高超,大法王師父可以說想吃什麼就有什麼,我們大家都知道,人生最重要的就是吃和穿嘛,可是大家想不到的是,大法王師父根本沒有絲毫貪吃貪穿的心行,從來沒有一次對廚房說過要吃個什麼菜,廚師問大法王師父要點什麼菜吃,大法王師父說:「你們覺得怎樣就怎樣做,我一切聽你們的,但是一定要簡單,簡單就好,兩、三個菜已經夠了,算最多了。」管廚房工作的頓珠師姐和廚師們都說,大法王師父從來沒有點過一次菜來吃,這麼多年來,都是廚房安排什麼吃什麼,從不說做得不好,僅憑這一點,在這麼好的條件下,誰能做得到呢?這世界根本就沒有聽說過這樣不在乎自己吃穿的人!

我們看到大法王師父身上穿的,除了在法會上,有專門的法衣、法袍,在日常中,大法王都只穿一件白衣服,一條深藍色褲子,長年就是那麼一雙普通的鞋,身上沒有任何裝飾,乃至於連手錶都沒有戴過一次,大法王過著如此簡單的日子,誰都不相信,竟然有錢不享受,很多人認為這一定是沒有經濟享受的原因,事實上完全不是這樣。

大法王是個世界傑出的著名藝術大師,在英國駐美的大使館,英國皇家藝術學院頒給了大法王師父二百年來唯一的Fellow,大法王的書畫的價值非常之高,乃至大法王的限量版二百張複製品,在國際拍賣市場上,每一張也拍賣到三十七萬九千五百美元(含佣金),創下了複製品限量版拍賣市場的最高記錄。複製品限量版價值這麼高,這與西方的賽尚、畢卡索、梵谷、莫內,已經是沒有差別了,就是中國的齊白石、張大千、徐悲鴻、李可染的作品複製品限量版,一張的價值連五萬美金都不到。大法王師父賣
畫的錢還拿來給出家人安排生活和做佛事,雖然社會上一些妖言惑眾的人,造謠說大法王師父拿了別人的錢,這實在是騙那些愚笨的人最可笑的謊言,自己的錢都拿去寺廟供給出家人,還希求別人的錢嗎?我們看到現實中的實例太多了,無論來的高僧法王和大活佛供養的,大法王師父一概不收,乃至上千上億元,大法王師父都不收,甚至於把研究出來的很多成果,都無償分文不收作了義務捐贈,比如中國著名的髮必生,是由中國衛生部批准的第一號產品,又比如碧玉春茗茶,獲評為一百零一點五分,最高分的中國第一名產品,大法王師父也是捐贈給了一家公司,十幾年至今日,也沒有向該公司要過一分錢的回報,這產品是大法王師父創造的成果,僅憑這一點,大法王師父如果要收這個權利金,還用得完嗎?大法王師父不但不要錢,而且對該公司不圖任何回報,已經沒有任何來往,大法王只利益他人,利益大眾,對自己毫不在乎,大家可以想想,大法王現成的錢、正當的錢都不要,還會去騙別人的錢嗎?這實在是邪師騙子的邪說,對大法王的毀謗,想到這一些這麼崇高智慧偉大的行為,這哪裡是凡夫就能做得到的呢?因此不由得反省自己的胡思亂想,而深深感到懺悔,
可萬萬沒有想到這懺悔是表面的,自己還根本不知道!!!

http://www.ibsahq.org/document/file/%E3%80%8A%E6%8F%AD%E9%96%8B%E7%9C%9F%E7%9B%B8%20%E3%80%8B/(%E5%8D%81%E4%B8%80)%20%E8%AA%B0%E9%83%BD%E4%B8%8D%E7%9B%B8%E4%BF%A1%E3%80%80%E6%9C%89%E9%8C%A2%E4%B8%8D%E4%BA%AB%E5%8F%97.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