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未分類

《古佛降世的背后》八、佛陀的教法会利益哪些人

《古佛降世的背后》八、佛陀的教法会利益哪些人

请大量转发《古佛降世的背后》八、佛陀的教法会利益哪些人

佛陀的教法让众生念念之中都是利益他人,习惯成自然,在八识心田中用一切善的种子菩提道业代替了幻有的黑业种子,如此习惯之后,自然我执不离自离,同时还累积了功德,福报也增长,换句话说是真正的福慧双修。如此在因缘具足后,佛陀传以相应的大法,一修起用,自受法益,同时也在不经意的自然中利益一切有缘众生,带领众生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有罪必忏悔,做真正学佛修行的人。

佛陀教法也会利益久修梵志,不管是出家人还是在家人,往昔的修行,直至今生,得遇佛陀必将得到更殊胜的法缘而得到大成就,从而也利益无边有情。

至于往昔就已经证到真空妙有的法身大士、圣者、大菩萨们,这一生则会跟随多杰羌佛修学,进入境行法,步进成佛轨途,累积更多的功德,尽速成就无上菩提,这样的大圣者非笔者所能想象,上供诸佛下化众生已经不仅仅是愿力,而是三业的不间断的具体的无垢之行,已转为三密,笔者合掌礼敬赞叹。

佛陀对众生的慈悲体现在祂对教法的推行和对世间渡生者的严格要求上。佛陀深知,世间的众生会受到这些打着渡生名义的,有着尊者、法王、活佛、仁波切、大喇嘛、大法师、大和尚名头的人的影响,但是这些人中很有一些知见不正或者歪理邪说,或者邪知邪见,根本会误导众生,害众生不得解脱和堕落,所以对于此类人等,佛陀费心费力地指导和教化,包括羌佛目前自己座下的弟子也是如此,羌佛说:“ 《多杰羌佛第三世》一书上印有照片的弟子,有些都已退圣成凡,有的开始骗人,乱讲法义。"在此问题上,佛陀从不方便行私,正与邪,一定要弄清楚,在公告中随时提醒行人小心求证,并警告为师者,不可落入一百二十八条知见;也告知行人检验为师者言行,防止有人自我吹嘘或打着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旗号欺骗众生,行人当认真了解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的公告和印证,以矫正随时出现的问题。

与佛陀的言行之严谨、讲法之慎重相反,世间所谓讲经说法的人则常常轻慢教法、乱讲佛法、误导众生,乃至空口说没有正法邪法,因为法无定法,所以就有了胡说八道、借以胡作非为的借口,甚至连一些出家人都敢任意妄为,无视佛陀所定的戒律。有多少人拿一句法无定法,非行犯戒,自欺欺人。其实说此话之人已经是旁门外道,至少是佛门外行,没有理解到这句话的真谛所指。法不但有正与邪之分,而且有大小高低之不同功用力量,比如在佛教法门记录中,或在佛史记载里,正法与邪法斗法、降伏邪教、外道的例子多不胜数,乃至就正法也有修行法力高下大小之分、比斗法之输赢来应证自己的道量。这就彻底证明,法并不是一张面孔,理论错谬法、真法、假法、邪法、正法、恶法、善法、大法、小法,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佛史历证,确实有法无定法之说,然所谓法无定法,是指本源与佛无别的自性,万法平等、不生不灭之真如。又如禅门渐顿二悟的彻悟,静下来可以悟性明心,动起来也可以悟性明心,观一念可以,无念住也可以,念佛可以,持咒也可以,一声响、一语句、诵经、打七、修观、闲逛、行走坐卧,无处不是机锋开悟之处,这就是法门的“归源无二路,方便有多门",是指明心见性的证悟,而并不是说邪法作正法,比如自私自利、残害众生、殺人放火、聚眾鬧事,这类行为纯属恶人妖孽等,又比如反对如来正法,欺师灭祖,自己没有看过的佛书,让弟子大肆去破坏,将有佛像的书丢进厕所垃圾桶里侮辱,这就是邪恶劣行,妖人之为,无论此人是什么一派世界法脉掌门、传承大法王、尊者、大法师,其知见已入妖人邪道,其法就是不可行的邪法,跟修者必入地狱,因为邪法与正法是截然不同的,是走向极乐永恒或步向痛苦地狱的两条不同之道。

没有通达三藏法义、没有真佛法、无功夫量显之徒,才只用大家听不懂的、自己错乱理解的所谓理论愚弄大众,实际上都是胡说乱拼的,或一句“缘起性空"弄得大家昏昏然,再来一个“神通佛教不足持"等谤佛诽经之毒行,那根本就是少读经书,把释迦佛陀规定的“当勤禅思,学诸神通"都诽谤了。不执神通,不是没有神通,这是两个概念,释迦牟尼佛说,连阿罗汉都要证到六通,菩萨更是神通广大,为的是渡化无量众生。华严、法華、楞严、地藏、宝积、涅盘、阿含、般若诸经,三藏十二部,哪一部不是佛陀的光明圣量、神通境显?我佛如来三界至尊,多大的本事! 没有神通的凡夫俗子如何调教摄受三界六道?如何收服破坏佛法的天魔?如何调教诸有贤圣?如何为一切智人?如何如实了知三世因缘?说佛没有神通,真是混账话 !一句话,十方诸佛,无边法力,皆为自觉觉他,利益无边众生。但对初修行人,佛言不执神通,如果执着追求神通境界,容易入魔,不能得见本性,去佛远矣。至于修行日久行深之人,定慧二力增长,得到佛陀传法后,有神通境显是必然和自然的事情。六大神通都还是释迦牟尼佛定的名称呢,没有神通,世尊为什么说阿罗汉具有六通呢?羌佛法音和论著里关于这个问题早就开示地明明白白,还请有缘人自己去求学才是。

所以,法无定法,是对佛陀和大菩萨们来说的,他们已经证到万法皆空、六根互用,幻化空身本源法身,这一切都是在已经证到的前提下才有资格来谈。对于连最基本的法无定法含义都不懂的人,连基本福慧都修不起来的人,不可能懂羌佛所说法的化身为定性必然的化身,报身乃三身四智圆满后的终果觉量,故大菩萨为遍智地境,而佛陀则为无量智觉位,后二身之法,是定性决不可偏行一步的。如果基本佛法常理都不清楚,说什么法无定法,一派胡言外道邪论,令人耻笑,让自己在贪嗔痴三毒里更快地堕落不说,还连累众生不得成就。未得言得,未证言证,大妄语,必堕无间。不要自欺欺人,还是在戒律里老实修行的好。好好修行,利益众生,闻法开智慧,自觉之后,渡生长福报,福慧双修,因缘具足,得佛陀传以定性大法,而不是法无定法。真有那么一天,明白无上妙义,回头再给众生说的,恐怕也只有一句无上真谛: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严持定法戒规,依法入轨,依教奉行,自得解脱。

佛陀奉行的是平等大慈,无缘大悲,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的弟子众多,各种各样,菩萨、法王、大活佛、仁波切、大法师、大寺庙的掌门人、世界佛教的领袖大和尚、杰出的佛教名山的大传人祖师、一大把出家剃度之比丘和比丘尼、普通行人、非人、动物、鬼道众生、魔众、一大群无明烦恼所知障轮回众生……。反正看得见的,看不见的,好的,不好的,全都摄受教化,观机逗教,应不同因缘施以不同的法,以期解脱成就。

笔者是普通的行人,羌佛座下的大菩萨们,不退地的菩萨们,笔者等只有合掌礼敬,没有其他,有幸得逢诸位大圣能于末法时期来此五浊恶世,跟羌佛学法,准备成佛 !但是一个也不出来度生弘法,却让一些须弥轮弟子出面,是不是有些过分呢?而一些等位不如你们的上师们,不辞众生,慈悲努力度生,众生自然感恩不已。对于已证圣德未证不退地的圣德,笔者想说请诸位圣德千万努力,珍惜法缘、珍惜佛陀、珍惜众生,一为自己的究竟成佛,二也是为与诸位有缘的众生和弟子的未来成就。作为普通行人和众生,对于佛陀座下那些真正谨慎修行、严持戒律、信心坚固、大慈大悲、不退初心和本愿的大善知识们感恩不尽 !

对于佛弟子来说,其实凡是佛教徒,都是佛陀的弟子,因为都是皈依了佛教的,都是佛教徒,都在学佛修行,但对那些目前还没有亲受羌佛教化、今生还没有见到羌佛的佛教徒而又在领众的人,笔者只想问问,佛陀降世了,无论是为了自己的究竟成就还是自己座下跟随的弟子和众生的成就,要不要赶快找到佛陀求学?要不要放下我执所知障,按照真正的如来正法修行,并依法增长福慧,不是空洞的法无定法,而是向佛陀求学定性的大法,自利利他而建立这一世的殊胜功德?

学佛人都是利益众生为前提,同体大悲,哪有不顾众生的痛苦的?但有些人,顶着法王的名头,却让弟子去做伪证,让弟子撒谎,公开打妄语,有没有考虑过弟子的感受,弟子的痛苦?弟子跟随学佛,是要解脱成就的,不是愈发堕落。不尊师教,于心不敢,基于深厚的感情也不忍吧,可是如果妄语犯戒,这样做一定堕落,想想都会明白做弟子的两难和痛苦,何况还是对无上至尊的佛陀做伪证,这份黑业如何消除?怎么解脱成就?身为法王难道这点人所公知的因果常识都不明了?除非是混进教团的假法王。弟子的为难和辛苦都不能体谅?还能坦然坐在法台上来代表佛陀代表佛法?于众生的痛苦漠不关心,甚至制造众生痛苦,这哪里还是一个慈悲行?更有甚者只为达到自己和集团的政治利益,牺牲众生的生命,置信仰和跟随的普通众生的死活于不顾的所谓领袖,实则拉开画皮,比一个普通的凡夫还可怜低劣 !有些人会认为一个大法王不会这样的低劣行为吧,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其实佛史上这类假货色大法王、大活佛、大法师太多了,岂止才一二位啊?格西还下毒药要致死密勒日巴祖师、莲花生大师被丢进乱泥坑中,包括五世热振的死、大吉岭活佛坐牢狱被害死、而又反观巴堂大活佛杀了多少好人,太多,太正常了,这就是佛和祂的事业影响到混进佛教的那些魔妖私欲者们的自得利益了,但第三世多杰羌佛对妖魔骗子施给祂的诽谤迫害却毫无计较。

第三世多杰羌佛在《解脱大手印》中说得非常清楚:我们无论是在幸福的时候,还是在痛苦的时候,如果忘却了担当众生的痛苦,说明已经失掉了菩提心,已经走到边道上去了。第三世多杰羌佛不仅是这样教导我们的,而是这样身体力行来言传身教行人们的。第三世多杰羌佛长期受到打击,但是,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来没有嗔恨、谩骂过这些对立者,反而,总是默默地为他们祈祷、加持、祝福。你们看看,佛陀的无量大悲是何等的纯净啊,佛陀就是佛陀 !!!!

为了能够更多、更方便快捷地为众生服务,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成立,从而成为世界上唯一一个直接连接第三世多杰羌佛和普通众生的机构。众生所关心和疑惑的问题,提交到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后,由办公室的大德们及时回复,或者请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对于各种普遍问题的解答无疑是众生修学佛法的过程中一个很好的帮助。而且一些重要的问题解答和相关法义也是由多杰羌佛办公室来第一时间推出。所以关注和学习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所颁发的公告以及来函印证是了解和确认一切问题正确答案的最好、最快方法。

笔者仅举一例,关于男女双修法是不是最高密法的问题,是众生关心和疑惑的一个大问题,而且世界范围内有很多因此而引起的争端,也使得许多众生受伤害。关于此问题,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说法十分明白,请一切有缘众生清楚地了解,不要被任何没有圣证量打着佛法旗号的凡夫骗子欺骗,一切借口和理由都不成立:

在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第二十号公告里指明,第三世多杰羌佛在《顶圣极密经解脱大手印》十条特别注意的第一条中明文标注:“有行人误认为境觉二行法是无上瑜伽密续部之双修法,藏密金刚部法,我今正告错见之人,境行是清净无垢,至高觉性圣境实相现前,觉行是圆满究竟的大觉,是佛教中唯一能在一个时辰之内,将弟子自我强导摄入于境界中圆满成就的无上顶圣大法,比如现量大圆满,比如非时之死回生法,比如金刚换体禅,比如摊尸拙火定,比如泥丸道果,弟子当下即修即证,即可拿出实际功夫,这是任何宗派的法都做不到只需一个时辰即证的,与误认者所谓的密宗男女双修毫不相干,而且密宗男女双修之法流传于世,图文成书发放乱性,几成邪恶风气,已经让很多的人理解误导借用其名义,以行邪恶淫荡污脏之实,反之在现实中大家看到所谓修双修者,一个也找不到有实证功夫,只会口说大话,不但顶开不了,拙火定也升不起温,五明愚钝,只有空假名辞而无实体成就,乃至连一般的证量都没有,造下的是无穷罪业累累。解脱大手印不是密宗的法,而是佛教真正深入实行大悲利众,至高无上能让弟子达到处处实相见境,脱离空言戏论,远超九乘之巅,越过十地圆通,直取圣量佛觉的顶圣如来正法大法、快捷成就的无上佛教佛法。"

http://goo.gl/Zq60m8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發表於 未分類

《古佛降世的背后》七、诽谤佛陀的都是什么人

《古佛降世的背后》七、诽谤佛陀的都是什么人

请大量转发《古佛降世的背后》七、诽谤佛陀的都是什么人.jpg

第三世多杰羌佛已经被合法认证,佛陀身份名正言顺,是人类世界史无前例的名正言顺。羌佛秉承一贯的无我无私的伟大行持,自然感召学佛行人和有慧根的众生的爱戴和敬仰,前来依止修学求教,以期解脱成就。但同时从羌佛降世以来,也如同释迦牟尼佛两千年前住世一样,除了赞叹佛陀的慈悲、证德证量的声音外,也有对佛陀诽谤的恶语。这些声音都来自哪里?来自假圣真凡的妖人、需要诈骗他人钱财为生的骗子、破坏佛法事业的妖魔以及愚痴之极自以为是的凡夫笨蛋。

羌佛因慈悲怜悯末法众生发愿不收众生供养,只担众生罪业,把佛陀的功德回向众生,这是何等广博的慈悲和愿力。佛陀虽然不收众生供养,但对一切虔诚学佛、真心想供养的众生无不慈悲加持 !佛陀身份被认证后,依然照常宣布自己:“是与大家一样的普通行人,这世界的佛教教主是释迦牟尼佛,我没有资格收供养,但佛教的行人应供养佛教正宗寺庙、正规守戒学佛的出家人、大德高僧,这是释迦佛陀的教戒,应行持"。这样的无我慈悲十方诸佛皆应赞叹。谤佛的人竟然也会诟病,说释迦世尊让收供养,羌佛不收是违背世尊教诫。这样的家伙究竟有没有人心,羌佛说法多少次了,弟子虔诚的供养之心,羌佛收下了,弟子如法修行关爱众生就是最好的供养,羌佛一样加持传法,只是不收众生供养的财物。这才是我佛如来的实显慈悲。反观大肆敛财的人,说世尊让收供养,这真是不要脸之极,世尊让众生供养的是戒行清净、能为众生种福田的圣者大德高僧,没有让众生供养邪师骗子、更不会让众生供养妖魔、不懂佛法的妖人,那只会让众生随之堕落 !你是哪一类?妄语犯戒、盘剥众生、谤佛诽经,做尽坏事,还胆敢公然以邪充正骗收众生供养,真是地狱有份 !还口口声声说世尊的教诫,世尊让你不打妄语、让你断除贪心、让你修学五明、让你忍辱无私利他、让你修证无量智慧和神通证量为利众生,让你宁舍生命不舍法,让你恭敬诸佛菩萨,让你不要愚痴,你哪一点做到了?就是一个假修行真贪色夺财的骗子而已。

诽谤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人中有佛教世俗谛上的个别所谓领袖,其实不是真正的圣德,而是没有证德证境、身穿佛教外衣的冒牌货色。因为无法在定境中明了降世的是谁,更因为羌佛的佛陀身份、羌佛的教法言行及教授正知正见影响到该人的既得利益,所以贪图财色者为了保住自己的利益,只得直接加以否定,不承认反而诽谤。而与其有管辖隶属关系的人或门下徒,如果是为了世俗的利益,也自然会迎合否定的意见。所以即便贵为一派所谓的大法王尊者也能出尔反尔,暴露出真实的凡夫本相,为利益而不顾因果事实,打妄语欺骗众生。这些诽谤、否定、为利益而编假话谤毒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人,一把年纪,自己又没有一点圣证量、没有智慧,只有世俗假聪明,以挂大招牌身份一时蒙骗世人而已。有些人也不想一想,连假话都敢说、做过的事都不承认,连凡夫中的好人都不如,会是真的圣者呢,还是缺德的人呢?跟他学假法,不同担黑业犯罪吗?真圣者为什么不具五明高度呢?为什么老态龙钟、没有一点圣者德相呢?是真的圣人菩萨转世吗?具有菩萨智吗?为什么一面装起大智者而另一面却看的是众生的钱,不是接待收供养,就是传法收财物,甚至硬性掠取做讲演卖门票。拿不出智慧表显圣者德相来相应身份,根本就是一个非常一般极其低劣的人,不要说智慧了,聪明都谈不上,非要认为他是学者、专家、大圣人,什么教派大领袖,我们想一想,你智商会那么低,相貌长得那么困难吗?菩萨就不会长出一副漂亮庄严相吗?你们称大圣人、教派领袖哦 !并不是我等一般修行人,形象普通一点也正常,好意思称圣人,那副德性、那副形象只能让人笑痛肚子。如果是圣人,为什么不展显一把圣智慧,把羌佛的石中藏雾雕一个出来?圣人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吗?当然他做不到 !一个凡夫充圣之人,没有圣人智慧,怎么做得到超凡显圣的圣迹艺术呢?

谤佛之人的跟随者们,你们应该深思的时候了:你的上师、你们的长德学者究竟是什么人?

今天明说了吧,这样的上师不是圣者,身体的结构就是凡夫,思想的界域也是凡夫,做出的言行不是好人,而且是罪业深重的凡夫 !!当今世界上一些法王、尊者、仁波切、堪布、格西、法师,外表看上去是正派法脉,乃至是大传人,实际上是彻头彻尾的披着佛教法衣之可怜众生,有的乃至是妖孽 !破坏十方诸佛和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渡生事业是魔王给的任务,但他们毕竟是凡夫,表现出来的没有智慧,只有恶毒和愚痴,破坏起正法来错漏百出,处处露馅。因为他们经教不通只能骗外行,甚而着出几十本、上百本书假显一代宗师,也只是在蒙骗外行,说到实处,书上都是在胡说八道,违经叛教,根本就是一个假智者,毫无菩萨的影子,没有五明显给大家看到,怎奈释迦佛陀早就给他们下了一个缚妖套:“菩萨在五明中得",他们逃不脱佛陀规定的律定标准。只要有一点点聪明的人,就会看出他们身穿法衣,实际上是假堪布、假法王、假法师,虽然外表已几十年在佛教招摇,但内质是假货色,有的是谤佛诽经、破坏如来正法、残杀众生的邪恶妖人,表面上好像是公开讲经传法的圣者,实际上内容却离经叛道,是在变相地谤佛诽经 !可怜的是行人往往是外行,根本不知,被迷在罐中。很多人都称大菩萨来骗外行,佛教徒应该注意,如果是大菩萨,就算形象没有长好,那也应该有五明,没有五明,至少去显出菩萨道行,考下日月轮圣德证书,来证明自己就是货真价实的菩萨转世者吧,否则用任何说辞都不是菩萨人物。

这些冒充菩萨的假堪布、假法王、假法师不但谤佛诽经,还侮辱圣贤 !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由西藏第一圣德阿秋法王认证的,难道阿秋法王是假圣人、会认错吗?第三世多杰羌佛是由宁玛派第三任总教主贝诺法王确认附议的,难道贝诺法王也是假圣人吗?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楚西法王、达龙哲珠法王、秋吉崔钦法王、萨迦达钦法王、夏玛巴摄政王、嘉察国师、夏珠秋杨法王、觉囊总法王吉美多吉写了认证贺函的,难道他们都是假的法王、摄政、都是骗子为第三世多杰羌佛写假文证吗?再进一步,除了上述这些法王、摄政,难道龙钦宁体佛法最高领袖多珠钦大圣法王也是写假文证骗人的吗?多珠钦大法王是色达五明佛学院晋美彭措的上师,竟然有晋美彭措的弟子、地位很低的活佛、堪布,敢公开破坏诽谤法王们的认证 !比起这些法王、摄政王来,诽谤佛陀的这些活佛、堪布渺小得可怜,有什么资质证量敢诽谤这些大圣法王摄政王的认证、附议?

在第三世多杰羌佛大法会于香港举行的当天,有两人宣称他们是从色达五明佛学院来的,在会场大肆妖言惑众,说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藉心经说真谛》是邪教不是正法。问题是对一本从来没有看过的佛书,你怎么知道它是邪是正呢?明确说吧,那是第一天发行,包括在大会的法师、法王,没有任何人看过。根本不知道内容竟然就妄言说是邪书,其愚痴的程度简直是匪夷所思。为什么这么做呢,不得不让人们得出结论:专为破坏如来正法而来 !这不是妖魔行为是什么?

千里迢迢来闹场的人,结果被正法之威德正气吓得三魂丢了两魄,狼狈逃跑了,跟随者们,如果你的上师是真正的好人,即使是稍有修养的人,也绝不会轻易对没有看过的佛书妄加诽谤,不会对比他地位圣量高得太多的大圣法王、摄政王们进行否认。多珠钦法王、阿秋法王、贝诺法王、吉美多吉法王、萨迦达钦法王、秋吉崔钦法王、楚西法王、达龙哲珠法王、公保都穆曲杰法王、夏玛巴摄政王、嘉察国师、夏珠秋杨法王等,这些人里,随便哪一个无论从出世间法上的证德证量还是世间法上的地位声望,都不是你们谤佛的什么上师能够比拟的,天地之别,想都别想,这些大圣都认证恭贺附议第三世多杰羌佛古佛再来的身份,你们以及你们的什么上师竟然随意否定了 !如此愚痴自以为是,只是令自己成为佛教界的一个笑话而已。而且连个基本门规家教都没有,竟敢搅闹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会现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你们要清醒,羌佛和圣德们不计较你等,否则早已把你们的论说开示、文理教法、邪说恶见、违经演说批得体无完肤,可笑啊,你们竟不知世间还有羞耻二字,还敢号称上师佛弟子 !

这些诽谤佛陀之妖孽活佛、堪布、法师、居士不但谤佛诽经、侮辱贤圣,也同样欺师灭祖,是地地道道的忤逆不孝。因为他们明目张胆地大肆诽谤他自己的师爷、师父,否决大圣者们的定论。身为弟子的可以思考一下,连晋美彭措都是多珠钦法王的弟子,你们的上师又只是晋美彭措的弟子而已,那他能跟多珠钦法王相提并论吗?是他说的正确还是多珠钦法王说的正确?是他说的正确还是阿秋法王说的正确?是他说的正确还是贝诺法王说的正确?是他说的正确还是楚西法王说的正确?是他说的正确还是达龙哲珠法王说的正确?是他说的正确还是吉美多吉法王说的正确?现在你们想一想,你的上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是好人呢还是妖人呢?是圣人还是阐提罪子呢?殊不知你的那位上师、所谓长德学者罪大恶极,还是那句话,天神降暴雨、飞鸟水上舞已证实了你的那位谤佛者是妖人 !不说是这么多法王、国师了,就只否认当今全世界龙钦宁体独掌总教主多珠钦大法王一人的文证,这些否认者就是该堕无间地狱的妖人了,犯下的是十恶阐提之罪,更何况加上阿秋法王、贝诺法王、楚西法王、达龙哲珠法王、吉美多吉法王等等圣德的文证,你想过吗,你跟着你的上师是什么下场?欺师灭祖,地狱重罪等着你 !!!这不是骂你,是关心你,快忏悔吧,到地狱时就晚了 !!!!

跟着这些邪师的愚痴之人,造文谤羌佛,罪大如山 !而且,听你所谓的大法王、尊者、堪布的邪说,竟然把《多杰羌佛第三世》宝书丢进垃圾桶、丢进厕所洗手间,这不可以的 !而是要尽最纯净的恭敬之心尊敬,懂了吗?真是愚痴到了极点,罪到顶极呀 !不要说那本书上有原始古佛多杰羌佛的佛像,就只书上释迦牟尼佛的法相、观音菩萨的法相、其他佛陀们的法相、其他菩萨们的法相和佛号,都应以身口意施之无上尊敬,必须致以最崇高的供奉。这些不但不供反而将其丢进垃圾桶犯下如此恶行罪业的家伙,你自己说,如此下作低劣的行为,难道不直接到地狱报到吗?就如此着急下堕吗?连三思而后行这样简单的道理都不懂吗?

何况,《多杰羌佛第三世》这本书哪里有问题?羌佛三十大类的成就哪一个不是事实?羌佛所讲的法义哪一处不合法理?《宝积经》里世尊开示,“佛之宣说有四辩才,要与利益相应,非不利益相应;与法相应,非不与法相应;烦恼灭尽相应非与烦恼增长相应,与涅盘功德相应非与生死过漏相应。"粗浅解释一下,就是凡是佛之讲法,都要与众生有利益,都要与佛法真谛义理相契合,都要使众生听闻后消解烦恼,而不是增长烦恼;都要有助于众生证到功德涅盘,而不是再沾染黑业有漏之法,从而生死过患轮转六道。羌佛法音所讲,羌佛论着所言,处处满足此四法要求。而诽谤佛陀,让弟子把有佛像、有佛菩萨名号的书丢掉污辱的人,这样的言行,正好与佛意相背。从没听说过如来正法门脉的门人,敢不恭敬诸佛菩萨法相法号,更不用说丢弃污染 !真是不打自招,这样的行为怎么会是学佛行人?必然是妖人魔子 !!!要知道,真正的佛弟子,对诸佛菩萨无比尊敬,只有顶礼赞叹,三业供养,胆敢把佛像毁灭,而无视因果业报的,只有愚痴的妖魔无疑。口说自己是佛弟子,其实是假的,而是身穿法衣的人妖骗子。真正的佛弟子,哪一个不是尊敬诸佛菩萨犹如尊敬自己的父母?什么人会把自己敬爱的父母的姓名及照片故意丢到垃圾桶里?丢进厕所洗手间?什么人会这么做?只有蔑视和仇恨父母的人,根本将父母不屑一顾的孽障之人。仇视佛陀的只有妖魔,妖魔的目的是败坏如来教法,愚痴的弟子根本是认贼作父,但末法时期,这样的愚痴之人又何其多啊 !

历来的高僧大德,因其自身智慧通达,辩才无碍,所以自然对于邪法的理论,依法依理,剥丝抽茧,一一驳斥,这是学佛人的一门功课。那些诽谤羌佛所说法义不是如来正法的人,应该真正做的工作,是好好听闻法音和羌佛所说法义,然后,依照佛法的因明正理,科学、客观、合乎逻辑的来进行指正和驳斥,哪些说法不符合如来正法的法义,为什么不符合。同时应当示现给众生,用释迦佛陀规定的菩萨必具的圣量来证明,拿出五明实际成果来证明你是符合世尊规定、具备了菩萨身份、是有资格指责的,所以一定会示现出比第三世多杰羌佛所讲更高、更圆满的法义,示现更大的智慧和证量,喊天神来当众证明、喊龙天护法佛菩萨们在大众面前降下甘露来证明你超凡入顶圣,证明你有权指正,你不是凡夫个人说了算的,而是诸佛菩萨为你作证的,或者也当众喊飞鸟们在游泳池上跳点水舞、喊天神两秒钟降暴雨伴舞,以证明羌佛的成就根本不如你才是,而不是只会在你的弟子们面前说第三世多杰羌佛如何不好,自己却拿不出实际的道行证明给弟子看,只会说空洞来骗他们。不过,笔者可以断言,这些诽谤的人是做梦都做不到这以上几点的,毕竟是凡夫俗子,乃至骗子妖人,连佛陀规定的五明都没有,哪还有资格通得了佛菩萨、天神、飞鸟呢?只能地狱有份。

读罢《藉心经说真谛》,只有一句:佛陀就是佛陀 !看看几千年来,对心经的讲义,对般若的鉴道,对缘起性空的透彻无与伦比的阐述,谁能用这么平实和普通的言辞,把无上的人生、万物、宇宙真谛义理平中见奇地说得如此清楚,深者见深,浅者见浅,巴心体贴。而羌佛所说《了义经》却与《藉心经说真谛》文风两端,异然形成南北格调,差高远趣,各含妙义,《了义经》与释迦佛陀所说《金刚经》,各展性空真如,其语言精道,却含义广博,玄机奥妙无穷,高古无量,说透如来法报化身,了明不生不灭真谛,非二乘之圣能悟得其心印,实堪至宝绝顶之经。笔者这些年也看了一些所谓高僧大德大活佛大喇嘛讲经说法的内容,或者是著作,或者有机会接触到一些寺庙里的修行大德,不说证量,只是在教法的讲解上,逻辑的错误,法理紊乱混杂,或者是法义上的矛盾或违背基本法理之处,真是满书皆是。披着袈裟胡说八道,打着学者牌子,满肚子荒唐谬论,或者名头是大得很,享誉世界,却是胡言乱语。自己不能了道,就以为世间没有道;自己不能证道,就以为没人能证道;自己没有圣证量,就以为世间有圣证量的说法都是假的,还说释迦牟尼佛也没有圣证量,反对圣证量,殊不知佛经里佛陀处处皆说圣证量,释迦世尊在《杂阿含经》第四九四中还特别规定比丘当学诸神通,凡此种种,这些反对神通证量的都是自欺欺人或者是掩耳盗铃式的人物。其实更重要的是,他们只拿没有实效的错误理论来蒙人,一说到圣证量,第一时间就反对,非常担心会给追随他的人看明白。因为理论可以乱讲一通,蒙骗外行容易,但是真功夫必须有实量才能拿得出来,没有真佛法真道行,他们又要蒙骗世人,只得编造空头理论,只得对不起释迦牟尼佛了,因此必然否认佛讲说和示现的无量神通证境了,乃至说言神通会成魔,以此来辱骂世尊。更有甚者,因为羌佛降世,显密圆通,五明妙谙,无上妙法,渡脱有情,高僧们拜师依止,成就生死自由、肉身不坏、或化虹离世比比皆是,众生闻之,必然皈依,如果跟随了佛陀,谁还会被假的骗呢?所以有些人被断了财路,因此对手下弟子下令,不准听羌佛的法音,不准看羌佛的书,他们深知羌佛法义纯正精辟,五明高峰圆满无缺,而自己邪说法义,一明都达不到高度,如果弟子一当接触羌佛的法音、佛书,就会知道自己是邪知邪见,是拥有虚名的假货色,所以坚决不准看羌佛的书,由此心慌如火烧,特别是羌佛不收供养,越发瞋恨:“羌佛啊 !你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让我们丢脸,让我们的财色堡垒被摧毁 !"对那些既得利益的为师者来说,佛陀的出现是不共戴天的仇恨,唯一只有大肆诽谤佛陀,可惜都是妄想。相反的你们看看,佛陀让所有的佛弟子应该去看任何人的书,对比才能学习到好的东西,谁邪谁正,这不已经很清楚了吗?佛陀现世间,是大事因缘,众生跟随佛陀,是福报具足,这一世有缘众生跟随羌佛学佛的因缘已经成熟,不以任何人喜欢不喜欢为转移,是因果的关系,螳臂挡车是挡不住的。

这些表面一代大德高僧而诽谤羌佛的所谓圣人,你们口口声声五明,可是你通五明吗?通显密吗?你们的五明成果在哪里?考察的结果是没有智慧生发不了五明,乃至一明都没有达到高度,连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边际都沾不上。如果非要说自己通,那就去把美国国际艺术馆的作品做下来吧,或者把第三世多杰羌佛文化艺术馆里的“一柱擎天"雕塑作品做下来吧,做下来就有五千万美金的奖金 !如果做不下来,那你写的文、开示、说教的所谓如何证到缘起性空、般若智慧,不就是骗人的邪恶知见的邪师论调吗?就老老实实承认自己不符合南无释迦牟尼佛的规定,自己没有佛教的真正佛法,是假圣者,不懂佛法教义,不过是外道的假聪明罢了。否则连羌佛五明之一的工巧明中的百分之一都不具的凡夫,却大言不惭地否认史无前人高峰、显密绝顶、妙谙五明的佛陀,这样的无知愚痴和不懂敬畏,言行本身就是个笑话。这个逻辑要怎么成立,笔者还真是替你们发愁,因为根据因果不昧的定律,你们所做的恰恰就是昧因果的行为,所以才结不出佛法智慧的果,才空口讲说五明,而自己实无一明。如是行为的人,根本不懂也没有涉猎如来正法,成就不了,只能表邪魔的法和愚痴的见,误害众生,带领他们与你一起到地狱痛苦,才会去做世间法上的聪明人都不会做的事,才会去否认大法王、摄政王们的文证,才会不管看没看过的佛书,一概谤成坏的,才会不管释迦佛陀、观音菩萨、五方五佛的法相、圣号,胆敢乱丢污泥坑、垃圾桶、洗手间、用火烧来污辱。这些妖人的弟子们,你们怎么不想一想,你们帮着你们的邪恶妖师一起闹,你们不跟着遭恶报吗?再想一想,把佛菩萨的法相、圣号丢进垃圾堆、洗手间的人,不是邪恶妖师吗?下场是什么,明白了吧?

谤佛的邪师们,你们这一生还有多少时间呢,妄语谤羌佛,恼害众生慧命这个重罪,有时间消除吗,怎么消除啊?谁的证量高过佛陀,到谁那里忏悔可以解这样的罪业呢,还不明白吗?如果不然,到时候必然堕落下去,因为犯阐提罪,逃不了的,怎么办?受了众生的供养,却不能究竟成就回报有情,众生一粒米,大如须弥山,今生不了道,披毛带角还。这样的果报还只是说不如法修行的后果,还不是恼害众生慧命,谤佛的下场。跟着你们这样的沾满黑业的所谓尊者、法王、活佛、法师、居士,弟子们未来的前途会在哪里呢?怎么会是解脱的路途呢?必然在三恶道中,想想不禁令人心生悲悯。其虔诚以你们为师的众生们,不知因了你们堕落的因缘而去佛甚远。有些人也许有机会能够明白,有福报学习如来正法,更多的不能分辨,或者分辨了无力出离或无缘修学的众生,不知要推迟多久的时间才能如法修行成就。这样的恼害众生慧命的言行是诸佛菩萨所能认可的吗?恐怕只有迫害佛法、残害众生的妖魔才会拍手称赞。再问问这些谤佛人的弟子们,你们现在清楚你的上师是什么人了吗?跟着这样的人学到的是谤佛诽经,欺师灭祖,无异于认贼作父,可以说解脱遥遥无期,地狱今生必入无疑,愚痴可怜之辈还不醒悟忏悔更待何时?!

还有一类谤佛的人,愚痴固执,知见偏邪,自尚不知,根本没有本事观照因果实相,又不能通读经论明了佛法真谛和义理,用自己养成的知见衡量一切,不合我意否定一切,这类人是可怜之甚。打着学佛的幌子,却不做学佛和修行的事,自以为明白佛法,其实根本连门都没入,连基础知识和基本教理都弄不清楚,就敢置一切事实不顾,置佛陀的无上觉量和德行于不顾,置无上圆融的教法于不顾,置众多圣者的认证、附议、祝贺于不顾,置众多菩萨、尊者、法王、仁波切的恭敬赞叹于不顾,就妄加诽谤和否定,甚而置诸佛菩萨法相圣号于不顾,乃至还有佛教徒可恶之极,以污贬之词直呼南无释迦牟尼佛为释氏,仅凭这些已经罪大如山 !且把这些都放在一边不说,更重要的是,佛陀们为了证实羌佛是真正的多杰羌佛第三世来此世界,降下三色甘露以确认羌佛乃三身圆满佛陀,故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法,诸佛菩萨、龙天护法才亲临恭贺应证,这些人如此轻慢否定佛菩萨,无间地狱罪有份呢 !不是不知天高地厚的问题,根本是如猪油蒙了心,愚痴到底,如果不立即改悔,必然堕落无尽痛苦。

还有愚蠢的人竟然说:“出家的比丘、比丘尼怎么能拜多杰羌佛为师?"说这话的人真是愚痴幼稚到了顶点,他蠢到顶点了,怎么没有想过,出家僧众当初是因为要皈依我佛,跟随世尊随时修学离苦得乐之佛法,才成为了比丘、比丘尼,所以比丘、比丘尼是专职跟佛陀学习,起源时就是专门拜佛陀为师的首入弟子,请问众生不跟佛陀学,不拜佛陀为师,要拜哪一个?那么拜多杰羌佛为师,不是才真正符合因果和教诫的吗?说这话的人真是资质太低劣,本末倒置,连出家人的来处都忘得一干二净,白痴到了如此混乱的地步。当然,你可以说那是过去的释迦牟尼佛,好,那我们就说现在的第三世多杰羌佛吧。

岂不知著名的世界显宗佛教领袖、世界佛教僧伽会主席释悟明长老,虚云老法师的衣钵传人、著名禅宗大师香港竹林禅寺方丈意昭长老,峨嵋山金顶第十三代祖师普观老和尚,佛教南传第一站雾中山开化寺接王亭方丈、已经一百零九岁的果章长老,江西马祖道场龙居寺方丈、金身罗汉的通慧老和尚,以神通着称的永定大和尚,乃至曾任西藏四大教派总法王、全藏八十位大祖师大成就圣者之一的唐东迦波大法王和化虹身坐化的西巴寺学巴派法王大西拉活佛等等,这些以精通法义、严守戒律而为世界佛教徒所敬重的第一等高僧大和尚、僧伽翘楚、一代宗师,他们都要从世界各地赶来给第三世多杰羌佛顶礼拜师,依止修行,学羌佛之佛教正法,其中有获得生死自由、肉身不坏者,有火化出舍利,有化虹而圆寂、有生死自由者、有在医院已经死了几个小时冰冷了又活过来,果然回寺后再度圆寂。而诽谤者仅是小小普通的低下无知比丘,比起以上的世界著名高僧大和尚,能算个什么?此等凡夫俗子黑业邪物拜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资格都不具备,还狂言说出家人不能拜羌佛为师,真是不知羞耻。今天明确告诉你等诽谤羌佛之人,无非就是不值一提的无名鼠辈、劣乱货色,乘末法时期混进佛教,披着佛教外衣混饭吃罢了。世界佛教的顶首大和尚、大法王都拜羌佛为师,这个小得可怜的比丘到底是个什么角色啊?除了请外道去台湾一寺庙抓鬼,残害众生,还会做什么?要知道,鬼道的众生也是诸佛菩萨慈悲的对象啊,六道众生之一,怎们能抓呢?只能利益救度啊 !

那么多的认证文件和佛陀表法的事实,尤其是诸佛认证,任何密宗大祖师、显宗高僧大德,包括大菩萨,几千年来一个都没有出现过有如此圣境,只有真身降世的羌佛,这是佛史上的第一次。让笔者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些真实不虚的事实以及无上殊胜的表法怎么就不能让那些愚痴的人清醒呢?而且,对羌佛进行的认证,除了诸佛之外,人间的认证虽然万分之一不及诸佛,但是也同样给普通人指明了一个方向,告诉了人们一个事实。就像世尊降世也有仙人提前告诉国王,在世是转轮圣王,出世是人天导师一样。这些认证的人,是法王、仁波切,他们都知道是佛陀降世,正如第三任世界宁玛派总教主贝诺大法王对扎西卓玛仁波切亲口说:你们师父是佛陀,你们一定看到不可思议的种种圣迹,现在末法时期就需要这样的佛陀住世。对于普通的没有圣证量的那些所谓的高僧来说,有什么理由来怀疑否定?

这些人最好清醒一下,诽谤羌佛之前好好观照一下自己,你与那些世界第一流的、流着贵族血统的公、侯、伯、子、男、太极、扎萨、大尊者、大法王、大高僧相比,你算老几啊?无非是黄毛未干的贱民而已。说一句不该说的心里话,除了第三世多杰羌佛,把你等看待成父母亲人,在另外那些流着贵族血统的真正大德前,你们无非是打着佛教大旗的外行。你听说过生死自由吗?听说过般若妙智吗?听说过五明妙谙吗?你知道六类师资吗?你能请佛陀当众来虚空降下甘露吗?有附佛外道的邪师说:甘露有什么稀罕?天人像丢破鞋一样,路边随处都能捡到。请问这位骗子师,你只会胡编乱造邪说来骗弟子,就是没有本事捡点甘露给弟子,证明自己说的是真话、没有骗他们,可惜你丢尽了脸就是做不到,是在说假话骗他们,实在是不要脸,如此荒唐的假话都敢拿来骗弟子。今天不要你修甘露给弟子看到,你现在老态不堪,精神困顿,自己能不能返老回春给弟子看一看?能不能做到石头中雕出雾来?敢不敢去亮出理论的真正道行,施般若智,显五明之一工巧明之顶峰,复制雕塑“一柱擎天"、“石中藏雾"、“色韵玄皇",随你复制一个,把五千万美金领走?能不能像羌佛一样,用佛门正法让自己的觉量来圆满福慧不收供养?上述要求做到了,你应该指点,因为你确实是具般若大智、超于凡夫的大圣者,否则你没有资格,因为你就是愚痴邪师、打着佛教旗号的冒牌的佛教徒、正宗的假货色、邪说假理论的人妖,一点成就都没有,还有什么资格和脸皮来任意攻击从不曾有幸拜见的无上般若智、五明妙谙、显密圆通、法超九乘之顶的第三世多杰羌佛大悲之王呢?你一个无知小可,不就是可怜又可笑,无赖低级吗 !

至于那些对佛法、对羌佛半信半疑之人,还是要对自己多加鼓励,首先去看一看那盘实况录像:“佛陀们认证了第三世多杰羌佛看似平淡圣迹,唯有佛陀能行",多多闻法,熟读和参透羌佛所讲的法义的真谛,自己就会彻底明白羌佛的至高无上之教法了。假以时日,因缘成熟时,必会受到羌佛传法,如法修行会成就解脱的,在此不必多言。

本来跟这些无知的凡夫或者是恶意诽谤的妖人计较不值当,可是如果不理睬随他胡说八道,不但自己因谤佛而堕落,也会影响到没机会了解事情真相的普通众生,而众生又是佛陀心心念念牵挂的亲人,为了保护佛教正法,为了众生不误入邪途,不得不说这些话,但愿是良药苦口,能有人幡然悔悟不错法缘,再不造罪业。在此笔者也祈请南无H.H.第三世多杰羌佛及诸佛菩萨加持,令这些愚痴的家伙们能够魔障消除,发大忏悔,真正学佛成就,也不至于害了有缘的无数众生,我这个浅薄用以菩提心帮助你们的家伙只能这样尽力了。

http://goo.gl/hAfyqd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第三世多杰羌佛藝術 #第三世多杰羌佛正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返老回春 #第三世多杰羌佛獲世界和平獎 #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

發表於 轉發《揭開真相》

轉發《揭開真相》(二十二)天上的雲突然掉到樹尖

揭開真相 封面

轉發《揭開真相》

(二十二)天上的雲突然掉到樹尖

瑪倉派喜饒僧格祖師轉世的第三世巴登洛德法王開頂的考試,由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主考,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監考,當時要選我當監考師之一,但佛陀師父說,在這裡的出家人不要參加。我們駐地所有的出家人都沒有列席參與,說實在話,我很想去親自看看這場開頂考試,想了解這考試到底有多大神威。

考試時,佛陀師父也沒有參加,法師、仁波切們再三請求,佛陀師父說:「我絕不參加你們的考試活動。」當天佛陀師父是與我們在一起,還為我們說法作開示。我們面朝著考場的方向,看著天空,總想看看天空中能有什麼收穫。皇天不負有心人,就在考場方向的上空,白雲成團,最大的奇蹟是白雲中突然出現五彩光環,說時遲那時快,白雲從高空突然掉了下來,掉到樹尖那麼高,這時我驚得一口氣差點哽不上來,又覺得十分恐怖,當時還認為是原子彈爆發,就在驚恐之際,樹尖上滾動的白雲中,一
道藍光閃亮,出現了第一世多杰羌佛的報身相,隨著藍光相化為五彩長虹消失了,這激動人心的場面,我們已經驚得目瞪口呆,熱淚奪眶而出,心如像撞鐘般地跳動,只有一種感覺,這裡就是佛國,這裡就是佛土!完全無法抑制我們的情感,這就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佛陀師父!

此時聽到佛陀師父說:「你們在幹什麼!還不聽我講嗎?為什麼要走神?」我說:「佛陀師父!出現最偉大的佛法聖境了!我看到您老人家在雲中,那雲從高空中突然掉下來,只有三、四秒鐘的時間,多杰羌佛就坐在裡面,化虹身走了!」佛陀師父說:「你們現在在聽我說法,不要看花眼了,就算是多杰羌佛在裡面,那也是第一世,我是慚愧者。」

巴登洛德法王通過現場七師十證的考試,金剛換體禪確實證道,達到神識自由出入的證量功夫,還聽監考師們回來講述,在現場人群中,出現了非常多的曼達拉、曼陀羅圖案,非常殊勝!

巴登洛德師兄已經連續三年,通過七師十證監考的開頂考試,今年是第二年年審,年審時在七師十證面前展現了強大的隔空金剛力。他能得到H.H.
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真傳大法,是非常不容易的,他自從拜H.H.第三世多杰羌佛為師以後,一直都非常虔誠,十幾年前曾有一本《虔誠的獲得》,書中記載了當年的總持大法王|現在的H.H.第三世多杰羌佛,所教授的弟子個個皆是高人,同時也介紹了喜饒根登巴登洛德師兄求法的事蹟,為了說明巴登洛德師兄是如何地真心虔誠求法,請大家參看《虔誠的獲得》,我在這裡僅將《虔誠的獲得》書中第七頁到第三十四頁,略加縮寫簡述。

喜饒根登巴登洛德師兄學法非常地誠心,當年他去求法的時候,總持大法王師父(當時尚未公開是多杰羌佛第三世的身份)帶著三十餘人到靜蕙山去,途中遇有一位像濟公和尚模樣的乞丐式人物,也是總持大法王的弟子,名叫云子,他攔路擋車,文中俠師兄指著他,罵他爛乞丐,云子師兄在後面追趕他們的車子,他如癡如瘋地追著汽車,破爛的衣服隨風飄蕩著。為了怕他追上來,此時車速加到八十公里,這條到靜蕙山莊的路有一百六十多里長,而且路很窄,來往會車的車子都會照面,並沒有看到任何
一輛車和云子師兄本人超過了他們的車,不到一小時,車已由成都到達靜蕙山莊。

此時突然從半山腰傳來一聲大喊:「師父呀!我在這裡給您老人家接駕啊!」只見云子師兄盤腿坐於一棵樹樁上,見了總持大法王師父立即下來倒地跪拜,很有禮貌地施行大禮。大家看到他杯中的茶早已喝白了,給總持大法王師父泡的茶也已經涼了,當地的人說這個瘋和尚都已經到這裡快要一個小時了,也就是說,預計一個小時的車程路,他大概只用了兩、三分鐘的時間就到了,大家覺得他真是神通廣大,個個恭敬地跪了一地,紛紛上前頂禮,從台灣和香港來的師兄弟們從來沒有與云子師兄見過面,可是云子師兄一個接著一個叫出大家的名字,絲毫不差!宏全師兄說:「我們注意看他如何走法!」最後云子師兄要離開的時候,只見他穿著破衣、破鞋,帶著茶壺、芭蕉扇子,拖著一搖一擺的雙腳,三步一點頭,欲醉不倒的樣子,走不到三丈遠,突然間「唰」的一聲,一個飛步頓時不見蹤影。

人們似乎不會相信這件事,可是這是幾十個人親眼見到的事實,回想起一九九五年二月十四日的成都晚報就刊登了「特異功能失靈,半身陷入牆內」一文,文中的那位大概也是像云子師兄這樣的人物,看來云子師兄的本事比他要高,因為他僅是穿牆被卡到,而云子師兄是入地頓然不見了。

一九九二年底巴登洛德師兄又去向總持大法王師父求法,總持大法王師父說自己沒有本事,跟祂學都是白學的,只是學吃飯,學穿衣,因此要師兄去火車站找高人,師兄卻錯把一位瘋子當成了高人,甚至於還去露宿車站街邊,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難受,無法用語言形容,寒冬的冷酷,讓他躺下不到幾分鐘,渾身就不自在的哆嗦,猶如睡在冰窖裡,想著、想著,師兄內心覺得心酸,本事沒學到,竟流落街頭睡冰窖,此時師兄真正體會到挨凍受餓睡街頭的那些人有多麼的痛苦!師兄心想:「但那位高人在哪裡
啊?我太想拜他為師,什麼時候才能如願啊?」後來師兄把這件事告訴了他的師姐,師姐捧腹大笑說:「你遇到了瘋子,在文殊院旁邊的小巷也有一位長年在街邊睡覺的精神病人。總持大法王師父要你去體驗關心別人,睡在賓館與街頭有何差別?有錢有勢的人,不要忘了饑寒交迫的人,不要忘了挨餓受凍的人,對眾生要有愛心,你到哪裡去找高人啊?我們總持大法王師父就是至高無上的高人呀!你實在太糊塗了,像云子師兄這樣的人,他都是總持大法王師父的弟子,你竟把黃鱔當成龍,你還是仔細地去想,去悟吧!」聽了這一番話以後,師兄頓然恍然大悟。

後來師兄看到了總持大法王師父的左腳小腿得了脈管炎,又紅又腫,有的部分還皮破流膿,比右腳整整大了一倍,同時還發著高燒到三十九度九,但總持大法王師父毫不引以為意,照常每天為大家說法。隔了五天,師兄從峨嵋山回來後,再度去探望總持大法王師父,總持大法王師父正在教大家鍛鍊,腿上的脈管炎哪裡有半點痕跡,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喜饒根登巴登洛德師兄,見到當年的總持大法王很多聖蹟,因此下定決心求法,當然求到很多法,但並沒有成為真正的聖德,到今天,他終於以他的虔誠感召,學到了真正的如來大法,成為真正的聖德,如果不是這樣,原始古佛法界總教主多杰羌佛就不會降雲到樹尖房屋之頂,為他考試顯聖境。

一般人會認為云子師兄的神通力說得玄了些,聽起來根本不可能的事,說心裡話,當我在《虔誠的獲得》上看到云子師兄的事情時,我第一感觀就認為這是弄虛作假,後來我到了佛陀師父駐地後,曾請示這件事,佛陀師父說:「云子是個普通人,哪有這本事!你看到嗎?沒有看到的東西,都是不可信的,不要整天執著追求這些莫須有的事,退到一萬步,就算有這件事,他是他,你是你,對你修行學佛是無關的,記住,學佛之人要學懂《什麼叫修行》,今後有機會聽我說的《藉心經說真諦》,那才重要,那才是解脫成就所趨向的目的,那才是佛陀產物在整個教法中的精髓,才是人生宇宙萬物之間的真諦,不生不滅的唯一真理!很多人都很愚癡,有些法王、尊者、大活佛、大法師外表看起來似乎有些道行,實際上愚癡到了自己騙自己都不知道,也許有人會問:『他們沒有佛法嗎?佛陀教法中,除了《什麼叫修行》和《藉心經說真諦》之外,就沒有另外的佛法嗎?』有!當然有!釋迦牟尼佛說八萬四千法門,但般若法最高,至於其他的法門,那不是給非真誠者學的,所以我只得教大家修行,行修好了,就會真心對待佛菩薩,真心利益眾生,無論你是法王還是尊者、大活佛、大法師,只要你不是真心對待佛菩薩,想學真佛法,門都沒有!」由於佛陀師父說不要執著云子師兄那類的事,因此從那時起,云子師兄的影子慢慢地在我心中休克了,但沒想到它今天似乎有回生的現象,其實云子師兄的事我畢竟是聽來的,沒有親身見到,我不能確定就是事實,而我經歷了比云子師兄更厲害的事實。

有一天,佛陀師父為我們修消災祈福加持,當加持到家裡駐地的狗狗和飛鳥、野獸動物等眾生時,由於見慧法師平時餵養牠們,也是她在負責這些動物的法務,因此有一道專門為牠們祈福消災的文書由她管理。在法會當天修法用到動物的那一張文書時,見慧法師卻把她自己管理的這一道動物的文書弄丟了,她當場自己就嚇得哭了起來,我們大家幫她找也沒有找到,最重要的是法會已正式進入程序,中途絕不能停,在沒有辦法之下,只得到另外一個城市,蒙特利(Monterey Park)市的廟上去取文書,可是去的時間太久了,法會已經進行到燒動物們的那道文書,她還沒有回來,真是要命!我只好打電話問她什麼時間能回來,當時在廟上的正學法師接了我的電話交給見慧法師,見慧法師告訴我說,她們在修法,叫我不要鬧了,會儘快回來。大家聽到見慧法師還在廟上修法,當時心都涼了,就算馬上坐快車回來,也要二十多分鐘的時間,根本就趕不上法會程序的時間,看來這法會徹底報廢了,這樣對大家來說,是非常、非常不好的黑障,這樣不但祈不來福,反而給大家增加災障,因為這是污辱本尊、護法的事,就相當於請了最尊貴的客人來參加宴會,等大家坐上餐桌,主人卻說:「對不起!今天要招待大家的東西都沒有了!」這不是污辱佛菩薩嗎?就算二十分鐘能飛車回來,文書一道接一道,中間是不能停頓的,已經該燒動物文書了,就算回來也是無法趕上燒的時間。從蒙特利(Monterey Park)市的寺廟到巴莎迪那(Pasadena)的法會地,中間隔了兩個城市,大概有十一到十二公里的路程,平時開車由於紅燈口很多,二十多分鐘甚至四十分鐘還到不了,著急之下我又馬上打電話到廟上,廟上法師們說:「見慧法師剛剛離開三分多鐘。」那個時間是下午四點五十多分,正是沿途塞車的高峰期,覺慧法師說她平時最怕在這個時間回來駐地,一般都要花四十多分鐘的時間。可是沒想到,就在見慧法師掛了我的電話後,三分多鐘的時間,竟然回到了我們的場地,大家驚得目瞪口呆!

經了解見慧法師是接完我的電話後,還去了五佛殿教大家唸六字大明咒後才離開的,廟上的法師們都一致證實了這件事,這一算起來,扣除法務和上車的時間大概兩分鐘,她只在一分多鐘的時間內,就走了十一公里的路程,如果說見慧法師有這騰雲駕霧的本事,我實在無法認同,因為她在駐地就是整天與動物打交道,不是狗狗就是貓貓,不是野鴨就是飛鳥,沒有事就對著天空發呆,我們相處了十幾年,身感她與常人無異,沒有特別神異之處,實在無法理解,但是這一玄妙聖蹟,讓我不得不承認這是事實,因為我親自還問了接我電話後轉給見慧法師的正學法師,是正學法師當時在廟上把電話交給她的,我親自跟她對的話,而且廟上現場有六、七位法師見證,當時見慧法師就在廟上,還教她們默唸六字大明咒,當見慧法師回到我們駐地的那一刻,我馬上打了電話給廟上,證實了之前三分鐘左右她還在廟裡,不管見慧法師怎麼樣,是她本事具有飛行神通力,還是被另外的聖力把她搬遷回來,總之,這件事是廟上和我們共同經歷的事實,這是我親自打電話經歷的事實,也是幾十個法王、尊者、活佛、大法師、大德們在現場親身經歷的,我現在列出十八個人的證明,比如祿東贊法王,他說當時他就在廟上,見慧法師跟大家一起持六字大明咒,結果三分多鐘又出現在你們的駐地,佛法是莊嚴的,不可說。又比如開初仁波切、阿寇拉摩仁波切、妙空大法師、隆慧大師、波迪溫圖仁波切、香格瓊哇大法師、白瑪多吉措母仁波切、恆性嘉措仁波切、宣慧阿闍黎、正慈法師、吉美卓瑪仁波切、桂珍居士、曲珍居士、惠珠阿闍黎、法慧阿闍黎、錦安居士、俊峰居士等人,他們都親身經歷、親眼所見,證實了見慧法師來去自如,飛行之速猶如高速飛機的速度,這完全是事實。這件事如果我胡編亂造,那肯定我應該遭惡報墮地獄的,哪怕云子師兄的事是假的,這件事也是鐵的事實,因為事情就發生在我們的身上,大家共同親身經歷的。

我問了見慧法師:「你什麼時候證到了這麼大的本事?」見慧法師說:「我哪裡有這麼大的本事!這是你們的幻覺哦!」於是我把這件事向佛陀師父尋求應證,佛陀師父說:「你是神經病!你們這一批人就只會對虛無縹緲、莫須有的事情感興趣,我不會相信見慧是這麼厲害的超人,就算她有這道行,亂顯功夫神通,不死也會馬上重病,你們要把心放在修行上,實在的修行,才是我要大家去做的,我雖然沒有這本事,但是我不相信這玄乎其妙的事情。」佛陀師父的話讓我不知說什麼才好,我能賭咒發誓的事,難道不是事實嗎?是假的我敢發誓嗎?可是有什麼辦法?佛陀師父毫不感興趣,我們也不能反對佛陀師父,只是把簡單的鐵的事實告訴大家,舍利弗智慧之行、摩訶目犍連神足通履、彌吽大師從日喀則到成都,云子師兄的神妙傳說,我半信半疑,但這件事不信也不成,因為這是我親眼所見,親身經歷的鐵的事實!

第二天我又到蒙特利市的廟上,見到正學法師等比丘尼,我又再次問及她幫我將電話轉給見慧法師的時候,她在哪個地方?正學法師一聽,非常生氣說:「明明我昨天就跟你說了我在廟上,怎麼今天還問?」讓我馬上跟她到三聖殿去,她一進去「乒砰」一聲就跪在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佛像前,舉起手來就發下了毒誓,說:「佛弟子釋正學,今在三聖殿,面對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所有的諸佛菩薩、護法面前鄭重地發誓,昨天整個修法的過程,有祿東贊法王、見慧法師,還有包括我在內有六位出家人跟一位居士,整個修法的過程,從頭到尾,自始自終都沒有任何一個人離開廟子,再來,正慧法師打電話給我,要我找見慧法師聽電話,電話是我接的,就在廟子裡接的,是我親自拿給見慧法師,我還聽到見慧法師告訴正慧法師說她會儘快回去,以上所言,若有半句謊言,釋正學必墮無間地獄,受盡一切痛苦,若有任何的功德,回向六道有情眾生,願眾生能得聞正法,修行解脫,阿彌陀佛!」

我不該對她提出這樣無禮的提問,正學法師突然發下重誓,我感到很難受,也同樣跪在三聖前發了誓說:「我剛才的提問是因為有人提出我打電話給你時,你和見慧法師可能不在廟上?我現在必須嚴肅地說,是你交給見慧法師的電話,見慧法師親自和我對的話,我和她通話後,大約三分多鐘,她就回到我們的場地了,這是幾十個人都看到的,我如果說的是假話,我必墮無間地
獄,阿彌陀佛!」

佛陀師父雖然不認可此事,對此事毫無興趣,但這畢竟是事實,見慧法師的神速飛騰是否認不了的,佛陀師父座下的一位常規弟子,竟然就能如此了得,可想而知,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如來正法,哪裡是社會上的法王、尊者、大法師們能淌一點氣味的呢?

http://www.ibsahq.org/document/file/%E3%80%8A%E6%8F%AD%E9%96%8B%E7%9C%9F%E7%9B%B8%20%E3%80%8B/%EF%BC%88%E4%BA%8C%E5%8D%81%E4%BA%8C%EF%BC%89%E5%A4%A9%E4%B8%8A%E7%9A%84%E9%9B%B2%E7%AA%81%E7%84%B6%E6%8E%89%E5%88%B0%E6%A8%B9%E5%B0%96.pdf

 

 

發表於 轉發《揭開真相》

轉發《揭開真相》(二十一)惡鬼猛獸

揭開真相 封面

轉發《揭開真相》

(二十一)惡鬼猛獸

有位仁波切師兄,聲稱自己是佛菩薩轉世再來,到處欺騙誑惑眾生,導致許多人傾家蕩產地去供養他,造成很多家庭的問題,由於嚴重犯戒,佛陀師父屢次嚴肅呵斥他,他都不當一回事,甚至對佛陀師父也敢打妄語。

由於招搖撞騙的情況,越來越嚴重,造成許多眾生的痛苦,最後護法通知他即將慘遭惡報,因此,被閻王、無常活捉擒拿而慘死,成為血光厲鬼。

為了減輕他的罪業,也為了教化其中有兩位與之有相同行為的為師者,因此讓一批弘法渡生的法王、仁波切、法師等,去與血光厲鬼惡魔諾日交手,實際體驗,為此佛陀師父讓護法把這個厲鬼惡魔抓來駐地教化,使得本來是極為吉祥的後院,自此便成了陰森森的陰弱林,恐怖地無法形容。

那天下午,佛陀師父在後院設壇,我因好奇也跟在佛陀師父的旁邊,當佛陀師父把這厲鬼死亡後照的照片拿出來的時候,我大驚失色:「哎呀!好恐怖啊!」照片裡的眼睛本來是閉上的,但現在照片上的眼睛,竟然已經陰毒睜開成一條線了,眼睛還在動,而且對我精靈怪態地奸笑,就像馬上要吃我一樣,我趕緊避開我的眼光,根本不敢再看照片,全身打顫,起雞皮疙瘩,因為只要你看上一眼,那可怕的影像馬上映入腦海中,揮之不去。

佛陀師父要開始叫護法把他的靈魂送進駐地,我躲在佛陀師父的身後,因為只有這裡才是最安全的。

佛陀師父突然說:「注意!他要來了!」話音剛落,就聽到大概有兩、三里地域那麼遠的地方,有鬼的陰慘恐怖叫聲,速度之快,無法想像,剎那之間就到了我面前,同時一陣強烈的陰風捲來,樹上的葉子掉落一地,當下這惡鬼就被擒拿回來,照片都在眨眼了,我感覺到好像又來了幫手!

此時氣溫突然大降十度以上,本來是很溫暖舒服、高雅、吉祥、和瑞的花園,現在完全變了,死後的悽涼、恐怖、陰森、藍光的鬼影,每天晚上都在後花園呈現。除了佛陀師父隨便走動外,任何人都不敢接近,從那時我們就結隊而行,不敢單獨行動,快要到傍晚的時候,我們就自動馬上撤離後院,就是白天也沒有一個人敢單獨留在現場,因為有種強烈的陰氣逼人,令人窒息的感覺,那種氣氛就會讓人想要馬上拔腿就跑,片刻也不敢停留,就連白天晚上最喜愛到後花園玩耍的戒本,現在白天都不敢去了,
而且每次佛陀師父叫牠進去,當佛陀師父一講完話,戒本第一時間就跑回前廳去,尾巴捲成一團,身上四肢都在發抖,發抖的頻率十分強烈。

後院樹林中設壇的地方擺上了那張厲鬼的照片,很駭人的是,那可怕的眼光,好像就是專門盯住你跳動的心臟,似乎已經開始出擊,露出了恐怖挖心的指爪。

佛陀師父為了拿現實來教化尊者、法王、仁波切、法師們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正知正見修行學佛對待行人,當然也是為了教化我,因此才安排了部分人,晚上入壇與血光厲鬼見面,親身體驗。

血光厲鬼在臨死前發下願力,要找跟他一樣犯戒、不聽佛陀師父教誨的弟子,要讓這些人知道犯戒的下場,藉此以將功贖罪。

當佛陀師父帶著一位弟子走到壇前時,在設壇照片處,突然出現了一隻兩米多長的金錢豹,疵牙裂嘴,露出尖銳的利齒,作奮壇狀,正想要撲上來攻擊,佛陀師父一聲令下:「業障!不得無禮!」頓時在佛陀師父的身邊,立即出現了一隻黑豹,比金錢豹更兇猛,兩隻豹子立刻展開對峙,於是黑豹逐步逐步地逼退了金錢豹。

這種景象已經夠嚇人了,接下來就更為緊張了,因為佛陀師父把弟子帶入壇中後,就會離開現場,讓弟子單獨留下來修法,連佛陀師父也不在身邊。

以前只要是法會,大家都爭先恐後的搶著要參加,但這一次卻沒有人想主動報名,大家唯恐避之不及,怕點到他(她)的名去跟血光厲鬼交手。

「陰風慘慘」都還不足以形容現場的氣氛,原本安靜的林子,突然狂風肆起,吹得樹葉發出了一陣陣「唰!唰!」聲。本來平放的血光厲鬼照片,突然「啪!」的一聲跳起來然後站正,甚至還聽到了棺材打開的聲音,鬼哭神嚎,星月無光,一聲淒厲才剛響起,瞬間血光厲鬼已經「嗖!」地從照片中走了出來。

凡是參加過的人,都說實在太恐怖了,有人當場嚇得尿溼褲子,有的人嚇得走不動了,直打哆嗦,貢拉仁波切師兄見到血光鬼從照片中走出來,突然撲向他,師兄用佛陀師父加持的金剛米,使用他在高中唸書就學會的天女散花式,向血光鬼射擊,果然把血光鬼打倒在地上,師兄上前檢驗是否將此惡鬼斃命,他剛彎下腰去看惡鬼的五官時,這惡鬼突然來一個冷不防,一口屍毒水噴出,奇臭無比,師兄的五官立刻變形走位,大家看了他的五官變形走位,也嚇得不得了。另有楊慧君師姐想安慰血光厲鬼,專門
準備了一大塊酥炸排骨肉去供養,心想這樣恐怕會好一點,排骨肉剛剛放下去,很快地,血光厲鬼從照片中衝出來,把排骨肉連骨帶肉「嘁哩喀啦」一口就吞下去了,嚇得楊慧君師姐全身哆嗦,而且也沒有因此就放過楊慧君師姐,還向她噴了一口屍毒氣,全身屍臭難聞,當場就在游泳池中洗,可是臭味洗都洗不掉。

另外還有喜饒杰布尊者師兄帶上佛陀師父加持的金剛米,隻身前進,血光厲鬼的照片頓然跳起,站在陰靈台上,而且朝前走動,喜饒杰布師兄用金剛米向他打去,大聲唸起佛陀師父的咒語,佛陀師父知道情況不妙,立刻將喜饒杰布師兄救出,然後畫了一個圈在草坪上,讓他不要走出圈,這時血光鬼化現成一頭金錢豹,大概隔喜饒杰布師兄一丈遠,準備吃掉他,喜饒杰布師兄在千鈞一髮之際,從圈內坐起,向圈外投射金剛米,正在萬分危險的時候,佛陀師父又出現了,這時金錢豹倉皇而逃。另外還有木雅迥
扎法王師兄說:「血光厲鬼實在是嚇人,明明聽到慘叫之聲在很遠很遠的地方,非常之快,一到兩秒鐘,就到了面前,狂風大作,飛砂走石,供的照片也站起來走路,甚至照片上的圖像,突然長大,表情精靈怪笑,眼睛張開,嘴角流出血,突然撲來,如果沒有金剛米對抗,那肯定被他吃掉,可以說沒有哪一個面臨此境不丟魂失魄!」

其中與血光厲鬼交手的還有香格瓊哇大法師,他與喜饒杰布尊者和木雅迥扎法王一樣都是寧瑪派的高手,但是同樣都敗下陣。另外還有巴登洛德法王、隆慧大師、白瑪多吉措母仁波切、江嘉仁波切、洛本仁波切、嘎充迪仁波切、維誠居士等,這些師兄、師姐們都前去交了手的,都說血光厲鬼的可怕是無法用語言形容的!他的魔力實在太強盛,如果不是有佛陀師父保護,我看沒有一個人能活著走出陰弱林!

在這段期間,有一晚,佛陀師父突然要我們準備手電筒,帶著我們前去後院,大家拿著手電筒,我們赫然發現有許多野獸出現,由於距離較遠,看到的各種動物好像是山獅、豹子、貂狼、九尾狐之類,牠們見到我們來時,馬上就跳出游泳池上岸了,這種情況必須由佛陀師父帶著我們,否則我們十有八九都會被牠們吃掉。

此時,我們將手電筒往周邊的樹叢中照去,這一照,可嚇壞了我們,結果牠們並沒有走,就在離我們不遠處的樹上、牆上、地上、房頂上,各種身形,如狼似虎,窺視著我們,我們決定白天架設攝影機,以便晚上將這些動物拍攝下來。

當我們將拍好的攝影帶取來放時,錄像中竟然出現的是雪豹、美洲豹,而且數量很多,牠們盡情地在甲板上棲息、玩耍,可是奇怪的是,一到白天,卻完全不見牠們的蹤影,牠們究竟從哪裡來,又從哪裡去了,我們沒人知道。

自從有豹子來了以後,每天晚上,我們就將通往後院的門早早關上,但是一入夜以後,我們仍舊可以聽到牠們從屋頂上跳下來到甲板上的聲音。甚至連前院在天還沒有黑的時候,也出現過一隻豹子,有幾位師兄看到就在房間屋頂上,那時是下午五點多,還沒有天黑,嚇得我們每次要去前院拿東西時,都左顧右盼、膽戰心驚。

這種令我們提心吊膽的情況持續了幾個月,終於要將血光厲鬼送走了,那天晚上臨睡前,在半夢半醒之間,我看見了他被一個大鐵欄整個從上至下罩住,瞬間我也聽見了他被罩住的當下,所發出的強烈掙扎怒吼聲,吶喊著:「佛陀師父!弟子會改的,會做一個不害人的好鬼!一定修行!」這聲音至今我都忘不掉。

第二天,佛陀師父帶著我們為血光厲鬼舉行儀式,送他一程,我感覺到他被手銬、腳鐐綁著,押上了囚車,離開了。

唉!諸惡莫作,眾善奉行,以前的師兄,現在的厲鬼,祝你安息,償報以後,好好修行。

把血光厲鬼送走後,山獅、豹子也不見了,但是牠們在後花園屙了很多屎尿,我們要打掃,牠們也有一、兩隻死在那裡了,因為過了一、兩年,我們在角落裡撿到牠們的屍骨和頭顱。

駐地終於又恢復了從前般的吉祥,可是沒多久,我們在後院的帳篷裡,竟然發現了五隻剛出生的小豹子,我的天啊!母豹在這裡生了五隻小豹子!這下可慘了!我們可是沒有照顧過豹子的經驗啊!

幸好,純屬虛驚一場,只是五隻剛出生的小黑貓。

由於母貓太虛弱了,生出來的小貓也營養不良,最後只存留了三隻小貓。一隻為小母貓,轉送他處,一隻取名為「小丁貓」,另一隻為「黑玫瑰」,從此便留在駐地中,成為我們的一份子了。

當時經歷過的法王、仁波切、法師們也寫有現場狀況的紀實,證明此事的真實不虛,當時參加的人,有巴登洛德法王、嘎充迪仁波切、香格瓊哇大法師、喜饒杰布尊者、隆慧大師、白瑪多吉措母仁波切、楊慧君居士、木雅迥扎法王、江嘉仁波切、洛本仁波切、維誠居士、貢拉仁波切等。至今都還保有他們當時親筆寫的手稿,我親自看到了他(她)們的親筆手稿,我這篇文章所寫的只是一個簡略概述,他們寫的非常完整,為了證明是真的,他們還賭咒發了非常重的誓,其實不需要發誓,我就是親身經歷了的。

經歷了這一場以後,教育了很多人,但是據我所知,被教育的人之中,還是有那麼兩位,改不了多少惡習,佛陀師父已盡了最大的力量來教化他們,也非常擔心他們難以成就解脫,但是其實這也是很正常的,當年釋迦佛陀教化的弟子們當中,有部分行正了,有部分也墮落了。

這一場法會使我深深感受到,幾千年來,H.H. 第三世多杰羌佛我的佛陀師父和釋迦佛陀,才真正算得上至高無上,無論歷史上的什麼密宗法王、尊者,顯宗泰斗,哪一個有這本事的?根本找不到有如此真實偉大佛法的巨聖!

(以下根據先後提交與血光惡鬼交手的實況報告順序立排)

http://www.ibsahq.org/document/file/%E3%80%8A%E6%8F%AD%E9%96%8B%E7%9C%9F%E7%9B%B8%20%E3%80%8B/%EF%BC%88%E4%BA%8C%E5%8D%81%E4%B8%80%EF%BC%89%E6%83%A1%E9%AC%BC%E7%8C%9B%E7%8D%B8.pdf

21-121-2
發表於 轉發《揭開真相》

轉發《揭開真相》(二十) 一書入寺木棉驚 神奇難測功絕頂

揭開真相 封面

轉發《揭開真相》

(二十) 一書入寺木棉驚 神奇難測功絕頂

二○○八年,佛陀師父的身份終於正式在《多杰羌佛第三世》寶書中公開了,佛陀師父的真實身份就是法界中最高的原始古佛多杰羌佛第三世。

二○○八年六月二十一日,在美國舊金山,由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率領世界一百多個佛教團體,在莊嚴的氣氛下,全世界首次迎請《多杰羌佛第三世》寶書,在華藏寺隆重舉行。

當迎請《多杰羌佛第三世》寶書的橫幅,剛剛掛在華藏寺大門上時,巨大的佛光立即出現在華藏寺的上空,祥和瑞兆,耀眼奪目,什麼叫人天共慶,這無上殊勝的盛事,終於讓我們親眼目睹,大家見到了史無前例的盛事。

當天法會在龍獅舞動,三獅拜佛,鑼鼓喧天中開幕了,當殿中法鼓擂動,法號長鳴,僧眾引幡入殿,七眾獻供,全世界的仁波切、法師、大德們紛紛向寶書修法、獻供並致詞,人人都能感受到這人天共慶的吉祥。

可是多杰羌佛是法界教主,僅僅只是人類喜樂慶賀而已嗎?這可是佛陀寶書的第一場慶祝迎請法會啊!大家正在思緒中,突然諸佛菩薩拉開了慶賀的序幕,佛菩薩奉上祂們最珍貴的禮物,降下了天國的瓊漿玉液。

「降甘露了!降甘露了!」人們驚呼著蜂擁而出,此時晴朗碧藍色、萬里無雲的天空中,響起從未有過的、連珠炮雷似的滾雷聲,有如天國的禮花在炸響。

只見濃密的甘露從樹枝空間,無中生有的出現,不知從何而來,不知從何而去,如鵝毛瑞絮般,在枝場空間翻飛、飛舞,完全不受地球引力的控制,從下而上,從上而下,自由地飛舞穿梭,時而紛紛地灑落在人們的臉
上、身上,香甜無比,千百隻手伸向天空,都希望著大幸於己。

但是退出這華藏寺外,便是乾燥的夏日晴空,豔陽高照,當天華氏八十六度的高溫,沒有絲毫的水跡雪影,一走進寺內區域,聖樹籠罩的範圍,甘露便翻飛而至,異香撲鼻。

最奇蹟的是,甘露絕不落到地上,眼見著快要著地,卻攸忽間不見蹤影,真正展示了「聖物不著凡土」,人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這事實就在眼前,人山人海就在面前親見,他們醉迷了,有人病痛全消,有人全身酥麻,有人輕安喜樂,難以言表,更有人直入聖境。此時華藏寺被七彩毫光籠罩著,天國的禮花還照常在連珠炮雷聲中傳來,為《多杰羌佛第三世》寶書,做了最殊勝的獻禮。

聖甘露連降了兩天兩夜,諸佛菩薩以此聖潔賀禮迎奉寶書,告訴世人,H
.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至高無上的佛陀, 是佛史二千五百多年以來,第一次佛陀五明智慧在世間真正完美的展現,多杰羌佛是最偉大的法界教主。我們有眼無珠,竟然把佛陀師父當成了大法王師父,真的是太愚笨,太好笑了!甚至於把佛陀師父喊成「上師」、「師父」,實在是沒有悟性,沒有教養,還把什麼大法王、什麼大尊者拿來與佛陀師父的身份相比,他們算老幾啊!難怪蓮花生大師叫唐東迦波大菩薩來向佛陀師父求學大法。

多杰羌佛曾兩次降此世界,第一次降世即多杰羌佛第二世維摩詰聖尊,第二次降世為多杰羌佛第三世多杰羌布達。

多杰羌佛亦名金剛總持,又名持金剛(即是把持一切金剛之意),是宇宙中第一位至高無上的具相佛陀,也就是宇宙間佛教的最高領袖誕生了,自此,由多杰羌佛開始在法界中傳法渡生,佛法才開始傳播弘揚。在整個佛教,無論是密宗還是顯宗,所有佛教教派的原始主都是多杰羌佛,無論任何佛法都是由多杰羌佛始傳,因為多杰羌佛是佛教唯一始祖。

多杰羌佛曾化身燃燈古佛、化身金剛薩埵等,由燃燈古佛傳授佛法給釋迦牟尼佛,再由釋迦佛陀開娑婆法教,但佛法之來源皆由多杰羌佛為始祖。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教化出很多高僧大德、大居士乃至大法王、仁波切,使他們得到解脫的成就,如生死自由、火化舍利、肉身放光、金剛不壞、提前通知按時坐化,乃至為弟子傳法,預定弟子成就時間,渡弟子先到極樂世界參觀後,再回人間按時往升,以及傳「現量大圓滿」法,讓弟子在一個時辰內,成就虹身法界境,親身體驗,親眼見到。

成就者比比皆是,不勝枚舉,比如:

悟明長老,一生嚴守戒律,踏實修行,以觀音法門為根本,一門深入,化人無數,在H.H.第三世多杰羌佛為他們做佛降甘露加持灌頂時,他顯露化身,二面兩臂,露出他本是菩薩應世的聖僧。

意昭老和尚:承接虛雲法師之衣缽,被禪門稱為南北二祖,南祖是本煥長老,北祖是意昭長老,為禪門之最高承缽傳人,是真正的大聖德,早已斬斷生死根本,證無上菩提道果,為解救六道眾生痛苦,老和尚以地藏王菩薩為榜樣,發願「娑婆眾生不盡,誓不成佛」,佛教界讚他為地藏王菩薩化身。老和尚於二○○○年六月八日得H.H.第三世多杰羌佛甘露加持灌頂,被H.H.第三世多杰羌佛讚為稀有難得的戒行開悟高僧。

H.H.第三世多杰羌佛也是展顯聖蹟最多的古佛,只利益他人而不收供養,所到之處,龍神、飛鳥、走獸悉皆皈依聞法。同時魔妖騙子們也十分震怒,因為H.H.第三世多杰羌佛只為大家服務,不收供養,讓那些專收供養的人,非常惱火,十分氣憤,因為H.H.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言行斷了他們的財路,臉面掛不住是一回事,更重要是不能大膽張揚、伸手要錢,因此各路大佬氣極敗壞之下,只得採取一招,胡亂編造莫須有的事來毀謗佛陀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以此來作為貪拿別人錢財的遮羞布,當然這是可以理解的,不然他(她)們用什麼辦法來為自己遮醜呢?恐怕是為了要生活,他(她)們沒有供養金來支撐吧!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歷史上第一個獲得最多世界頂尖大聖法王、仁波切們依教規認證和祝賀的頂首古佛,其實佛陀不須被認證,最大的認證即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所獨自首創三十大類的成就,在歷史上除釋迦佛陀說法外,找不到任何能完成一半這種成就的聖德,何況列出的三十大類成就,也只是一個名相而已,其實成果遠超三十大類,H.H.第三世多杰羌佛確實達到了前無古聖的展顯成就,這才是實相的認證。

寶書中H.H.第三世多杰羌佛開示說法的《什麼叫修行》、《了義經》是佛法的真如殿堂,解脫的根本,法界大法的源頭,當然還有很多大法開示和說法未刊在寶書中,如絕世的無上真經、解脫經、及所說法開示之《解脫大手印》和《藉心經說真諦》,行者能依之深入,則光明充遍,即時證到三圓成就次第,法益無窮,福慧圓滿,速得大成就解脫登聖。因為H.H.第三世多杰羌佛不是佛教徒,而是佛陀,是教佛教徒的三界大導師,祂不只是掌握了佛教,還掌握了佛法、佛學的圓滿完整系統,所以我們學到的並
不是單一的佛教、佛學,而除了佛教、佛學之外,還有任何地方都找不到的真正的佛法,能當場深入聖境的聖量佛法。

http://www.ibsahq.org/document/file/%E3%80%8A%E6%8F%AD%E9%96%8B%E7%9C%9F%E7%9B%B8%20%E3%80%8B/%EF%BC%88%E4%BA%8C%E5%8D%81%EF%BC%89%E4%B8%80%E6%9B%B8%E5%85%A5%E5%AF%BA%E6%9C%A8%E6%A3%89%E9%A9%9A%E3%80%80%E7%A5%9E%E5%A5%87%E9%9B%A3%E6%B8%AC%E5%8A%9F%E7%B5%95%E9%A0%82.pdf

20-120-220-3

 

 

發表於 轉發《揭開真相》

轉發《揭開真相》 (十八)我在暗處發現了大法王的真面目

揭開真相 封面

轉發《揭開真相》

(十八)我在暗處發現了大法王的真面目

出家多年以來,我一直敬奉觀世音菩薩,喜歡修學觀音法門,常常誦持大悲咒。

某日,大法王師父非常地高興,說要去拜見某位法王,這位法王曾任西藏四大教派的總教主,祂就是觀音法大成就者,被視為觀音菩薩化身的唐東迦波大菩薩。大法王師父說祂要去求教這位大菩薩,我們還給大法王師父準備了去拜見唐東迦波大菩薩的禮物。說心裡話,我也非常想拜唐東迦波大菩薩為師,因為唐東迦波大菩薩是藏密佛教虹身大成就者,是西藏的醫藥之父、渡船之父、橋樑之父和戲劇之父。在西藏民族當中,除了供佛菩薩、蓮花生大師、宗喀巴大師以外,人們主要供奉四位最重要的佛教領袖,而且是當做最高的聖來供,這四位分別為唐東迦波大菩薩、班禪、達賴喇嘛以及噶瑪巴大寶法王。正是這位唐東迦波大菩薩,給西藏的眾生帶來了無窮的福報,直到今天,西藏的寺廟和家庭都一直供奉唐東迦波大菩薩。

當得知這個消息時,心中暗自歡喜,大法王師父已經是很大的大菩薩了,現在竟然有比大法王師父更高、更大的菩薩來了,而且還是觀音法的大成就者,觀音的化身,連大法王師父都說要去求教這位大菩薩,我可要把握這個機會求到大法,這可是我朝思暮想的啊!人身難得,哪怕我把生命丟掉,我也要去求法!

我抱定破釜沉舟的決心,在我們大法王師父離開後,我便帶著錄音機,獨自坐飛機飛到了舊金山華藏寺。

到了寺院以後,我就一直在外面車上等著,一直都沒有看到大菩薩來,終於聽到消息傳來說已經到了,果然有很多人來了,但是允許進入殿堂的都是一些高僧大德,我什麼也顧不上了,藉人群蜂擁進入的時候,我也混入了人群,當時他們也沒有注意。

一樓大殿的法台已經搭好了,非常的大,在法台的背後還有一重法台為釋迦牟尼佛的供桌,等一會兒所有的人都得迴避到右側觀堂中,於是我在心中暗自盤算著,趁著大家一窩蜂地撤到右側觀堂的機會,在無人注意的時候,我便藉著上供,偷偷鑽到大殿後面供桌下躲了起來,我的前面正好是一個法台和法座。

當時我也不知道我是哪裡來的勇氣,生平頭一遭,我是既緊張又興奮,緊張的是,萬一被人發現,那可是只有一個字「慘」!而興奮的是,我即將可以學到大法了,同時我也很好奇這位聲名顯赫的大菩薩,究竟大法王師父要向祂求學什麼法。

在供桌下等了起碼一個多小時,腳都發麻了,突然聽到一陣腳步聲,有幾個人進來了,有人坐上了前方的法台,但我躲在桌下我看不到啊!我只能專心地豎耳傾聽,原來是來了很多西藏、印度、不丹、錫金、尼泊爾的一些法王、大活佛們,是來開一個法會的,這法會要展示證量,但是可惜這些人最後撤到樓上彌陀殿去了,這裡又派了法師們看守,我根本出不來,最終無法列席。這時又過了幾個小時後,突然有人進來了,聽到大法王師父的聲音說:「法師們趕快撤開,唐東迦波法王要進來了!」我激動地心都快要跳出來了,在桌下高興地比拳頭做鬼臉,想到我的好機會來了,我一生的法緣到了!

這時又過了十幾分鐘,此刻聽到有人喊說:「進來!」好奇心的驅使下,我輕輕地掀開布簾,法座的位置是背對著我的,但是我照常還是看不到的,我有點焦急了,而且這時我聽到了兩位我平常熟悉的仁波切師兄的聲音,過一會兒,大法王師父讓他們離開了,留下了一個台灣來的翻譯,名字叫陳和慧,曾經是東吳大學法律系的教授。

又過了一會兒,突然聽到有腳步聲走進,這時翻譯說:「唐東迦波拜見總持大法王,一禮,二禮,三禮!」咦,怎麼會是這樣!當時我傻在哪裡,這根本就不是大法王師父說的那樣,要來拜見這位唐東迦波大菩薩求法的嘛,而是這位大菩薩要來拜見大法王師父的啊!天啊!我這麼笨蛋!這時我激動地快哭出來,用雙手緊緊摀住我的嘴和鼻子,怕自己發出聲音,但身上照常在顫抖。

唐東迦波大菩薩一開拜以後,大法王師父顯然是故意問的:「你叫什麼名字?」「唐東迦波。」大法王又問:「今為何來?」「我是來向大法王求最高佛法。」大法王又問:「你是否曾任西藏四大教派總教主?」唐東迦波大菩薩答:「是。」大法王師父又問:「你是蓮花生大師的弟子嗎?」唐東迦波大菩薩答:「我是蓮花生大師的弟子,今天是蓮花生大師讓我來向總持大法王求最高大法的。」

這位大菩薩用英文回答,翻譯也一句句跟著翻,大法王說:「看在蓮花生大師的份上收下你這弟子!」當時我全身都驚麻了,我躲在暗處發現了大法王師父的真面目,我恍然大悟,我真是全天下最笨的呆子,搞了半天,我還捨近求遠,是一個把鑽石丟開去撿黃銅的大傻瓜!大法王師父說要來拜見唐東迦波大菩薩,這完全就是假的,大法王師父不僅僅只是個「大法王」的概念而已,其實是真正頂尖的巨聖大菩薩,常人都把自己吹捧地很高,但大法王師父卻把自己說成非常地普通,啊哈!大法王師父這下子您
跑不掉了,原來您才是法界中最大、最大的總持妙覺菩薩啊!還說自己是慚愧行人,什麼要來拜見求法啊!裝!裝嘛!再也裝不了了!

正當說到要學法的時候,我心裡想終於現在要開始傳法了,我可以學到大法了,我成功了!哪曉得大法王說:「這裡不便傳法,上彌陀殿去。」哎呀,怎麼換地方了,樓上根本就上不去,有人把守著,我心急如焚,但也莫可奈何,聽著幾個人的腳步聲漸漸離去,我只能在供桌底下乾著急。

等法傳完後,大法王師父和大菩薩又回來了,唐東迦波大菩薩祈禱完後,供養大法王師父一個大紅包,大法王分文未取,大法王對祂說:「這個大紅包我不會收的,只留下一條哈達和一尊四臂觀音唐卡像。」

結束後,大法王師父宣佈說:「殿門不守人了,把錄像也撤了,大家各自離開吧!」等大家都離去後,大法王便說:「不要臉的傢伙!這麼不真誠!盜法的人應該出來了吧!」我還在想是在說誰呢?難道是說我嗎?

大法王接著又說:「你再不出來,難道要等到缺氧的時候,動不了了,來人抬你出來嗎?學法哪裡有這樣子學的呢?這是盜法,明白嗎?」我當時還沒有動,大法王師父嚴厲地說:「正慧!你太大膽了!」我嚇慌了,趕緊爬了出來,馬上跪在大法王師父面前懺悔:「大法王師父!弟子有罪啊!弟子錯了,弟子罪過,罪該萬死!」

大法王師父說:「你還錄了音,怎麼不拿出來呢?」我趕忙交上了錄音機,懺悔說:「為了佛法的事,弟子未經允許錄了音,弟子罪過!但大法王師父不應該罵弟子『不要臉』。」大法王師父說:「要臉為什麼不正正當當?為什麼要把臉藏起來?鑽在下面幹什麼?」弟子的我當場啞口無言。

大法王師父慈悲而笑說:「這太氣、太好笑了!求法心可理解,但你怎麼可以偷法呢?其心可鑒,今後利益眾生就對了!我不會把這事宣佈於眾的,你在因緣沒有成熟的時候,你也不准把我收唐東迦波為徒,祂來跟我求學大法的事告訴任何人!」

當下的我慚愧地無地自容,回答說:「弟子遵辦!弟子有罪,弟子懺悔,將功贖罪,一定利生!一定利生!」大法王師父說:「別再提這件事了!」

雖然最後我沒有學到大法,但我終於知道了一個事實,這麼多年來,我亦反亦覆小人心,將大法王師父觀察考驗所顯示的假象當成了真實,其實這些都是大法王師父的假面具,大法王師父才是真正法界中最高、最大的妙覺菩薩。

一言以道破,如果大法王師父不是用平常人的形象在考驗大家,選法器種子,那就不會是大法王師父收唐東迦波大菩薩為徒,而被大法王師父說成是祂要去向唐東迦波大菩薩求法,這明明是顛倒的嘛,這是一件我經歷的、活生生的事實!乃至收了唐東迦波大菩薩為弟子以後,照常隻字不提,大法王師父教了唐東迦波大菩薩是祂的徒弟,反而稱讚唐東迦波大菩薩如何了得,大家要向這位大聖德學習,還讓很多寺廟設立了唐東迦波大菩薩的供台和供相。 直到庫頓尊哲雍仲尊者恆性嘉措仁波切和我在無意之
中,暴露了唐東迦波大菩薩是大法王師父的弟子以後,才公開了事實的真相。在《多杰羌佛第三世》寶書中,才清楚地說明了這件事|唐東迦波大菩薩是大法王師父的弟子。

http://www.ibsahq.org/document/file/%E3%80%8A%E6%8F%AD%E9%96%8B%E7%9C%9F%E7%9B%B8%20%E3%80%8B/%EF%BC%88%E5%8D%81%E5%85%AB%EF%BC%89%E6%88%91%E5%9C%A8%E6%9A%97%E8%99%95%E7%99%BC%E7%8F%BE%E4%BA%86%E5%A4%A7%E6%B3%95%E7%8E%8B%E7%9A%84%E7%9C%9F%E9%9D%A2%E7%9B%AE.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