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拉珍文集

關於『「四明行、四暗行」考驗弟子,不是聖者,即是邪師』的補充

關於『「四明行、四暗行」考驗弟子,不是聖者,即是邪師』的補充

 

關於『「四明行、四暗行」考驗弟子,不是聖者,即是邪師』的補充

 

「四明行、四暗行」考驗弟子,不是聖者,即是邪師』發表後,有行人提出:『「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法頌」二部法中所定之師,也是以您此篇講解之法義標準來量師嗎?』

鄭重告知廣大行人,首先我們必須弄清楚三個問題:什麼是法?什麼是戒?什麼是鑒規?由於篇幅關係,此處最簡單最粗略地講述什麼法,戒和鑒規就不在這裡講了。法,是必須建立在緣起、儀軌、本尊、護法、觀修、咒語、手印、願力、回向等之上的系統修持,這才是法,少了以上任何一條,都不屬於法。當然,這裡所指的法,不是指有為法、無為法、諸法、無自性之法,而是修學佛法之法。也許你的上師沒有將法的概念告訴你,你才把《密宗根本十四戒》和《上師五十頌》說成二部法。一定要清楚,《上師五十頌》不屬於法,那是一位祖師——印度大班智達跋維帝瓦大師他個體制定的敬師條款,而『瑜伽根本十四戒』也不是法,那是密宗戒律。至於『六類師資』(亦稱師資六聖量、六資聖量)和明行暗行考驗弟子的師資標準,不是法義,而是鑒規格位戒條。拉珍何德何能,怎有資格講此無上聖規,只不過碰巧早一點學到了這個聖規而已。『六類師資』及明行暗行考驗弟子的師資標準,是十方諸佛共同遵從之鑒規標準!無論何宗何派,無論什麼身份地位的上師,都應以佛陀法定的師資標準去衡量他/她的師資。

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十年前做大法王時曾開示:『世傳「上師五十頌」,害生百千萬,罪障無窮,微載功德,助生成道,猶然可取,難矣!何以治哉?故之,因果使然,大事因緣也。』我不解請問:『難道「上師五十頌」不好嗎?』第三世多杰羌佛說:『好!』我說既然好,又為何罪障無窮呢?佛陀言道:『精寡劣盛之故。』我那時大為吃驚,很不明白,為什麼「上師五十頌」會罪障無窮,而功德微弱呢?現在想來實在慚愧,好一句『精寡劣盛』,道破真諦!

凡證量達到聖德師資者都知道,《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具有雙重性,一者是功德無量,二者是罪過無窮。施於諸佛菩薩之正師,則功德無量;為邪師、騙子妖孽所用,則罪障無窮。當今末法時代,在一萬個具上師稱謂的人裡面,可以說九千九百九十多個都是邪師、騙子師,這是什麼概念?精在只有幾個,劣在九千九百多個,這『上師五十頌』『密宗根本十四戒』不正成了邪人用來斂財利己的絕佳手段,不正是罪障無窮了嗎?那九千九百多個邪師騙子把『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作為防身利器、招財寶鼠,對這些人,難道我們也要拿《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去面對嗎?總得要查查他是金子還是破銅吧?因此,作為真正的修行人,必須依師資六聖量來印證那些口口聲聲用『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約束弟子的上師,印證他們是屬於那九千九百九十多人中的一員,還是萬分之幾中的一員。

我們一定要明白,祖師們在制定『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的時候,所要大家虔誠依止的師,只有一種——必須、絕對是聖者師!什麼師稱得上聖者師?符合六類師資聖量之一,才稱得上聖者師,而不是碰到掛著上師稱謂頭銜的,就認為是真上師、是聖者師,就依『上師五十頌』『根本十四戒』恭敬虔誠五體投地,這樣就完全違背了祖師們制定這些條款戒規的初衷。如前所說,現在的社會,掛著上師稱謂的,其中有聖者師,也有邪師、騙子師、魔師,正因為如此,才必須以六資聖量來鑒定,才看得出是真是假,也才看得出其聖與凡的含量。這種鑒別,只鑒聖與凡、大聖德與小聖德的區別,只鑒如法之師與邪師的區別,沒有任何宗門派別或個人的例外。就比如,舉重冠軍是最有臂力的人,他之所以是最有臂力的人,是因為他舉起了最高的重量,無論他是黑人、白人、黃種人、男人、女人、青年、中年、老年、少年,誰能舉起最高的重量,誰就是最有臂力的人,這是唯一的標準,而不可能憑誰空口說他是臂力最大的人這一句話,你就認為他真是臂力最大的人,必須要見真鋼,必須以他所舉重量來定。同理,不是掛了個上師名號就是夠格的真上師,就值得虔誠依止。值得虔誠依止的真上師必須要符合六類師資聖量之一,不落入《一百二十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這是唯一的標準,這是師資的真鋼。否則,拿不出六類師資聖量之一,又落入《一百二十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而不知悔改者,無論他口稱什麼菩薩,把自己吹噓得多厲害,無論他出自哪個宗派哪個法門,無論他搬出什麼根本什麼頌,那都是九千九百多人之一的凡夫,乃至妖孽之師,不可依止,更不可依《密宗根本十四戒》和《上師五十頌》去供奉這類凡夫、騙子、妖師!

千萬記住,不經師資鑒別,未具格者是不可以依《密宗根本十四戒》和《上師五十頌》尊奉他的。試想,假如一個窮途末路的放牛娃,哪天為了討生活,找一件仁波且上師的衣服披上,到處招搖撞騙傳假法,這種騙子師,你也要依『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虔誠依止嗎?事實上,這類招搖撞騙的事情在世界各地已經發生過非常多,數不勝數。曾經在深圳,有過一個形象富態,看上去頗有大德威儀的西藏尊者級『大活佛』在那裡傳『大圓滿』法,人們趨之若鶩,虔誠學習、供養,他向眾人展示他與藏密各正脈傳承大派的法王、活佛的合影,如跟多洛尊者、阿秋喇嘛、西剛瑪珠仁波且在一起,他在旁邊的照片,還擺出了認證書,尤其是他竟然拿出了一份巨匠大聖公保法王寫給他的認證書。為十七世噶瑪巴傳本尊法的公保大聖法王竟然為他寫認證書,那還了得!多了不起的聖者啊,群生俯首低頭,合掌皈依。對於這樣的大活佛,難道不應該用《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去恭敬依止嗎?這似乎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吧?只可惜,大家錯就錯在沒有依師資聖量的真鋼去鑒別他,把《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變成了一把自殺的刀都不知道。而那活佛也非常清楚,這十四戒和五十頌,正是他整治眾人的利器,因此他動輒就搬出《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約束弟子必須對他虔誠恭敬,否則就是犯戒墮地獄等等,嚇得弟子們噤若寒蟬。如此『傳法』一年有餘,有一天,他的幾個弟子正在佛堂莊嚴肅穆地修他傳的大圓滿法,先誦六字大明咒,再誦綠度母十字明咒,然後誦這活佛傳的儀軌。一個來做客的藏人正好碰上他們在佛堂高聲持誦,便好奇地詢問他們為何唸完聖咒以後就一直唸誦這個東西?幾個弟子說他們是在修大圓滿法,那藏地客人大驚,說你們上當了,那是假的!那些弟子沒等他說完,就他嚴厲呵斥,其中一人還打了這藏人一耳光,讓他滾蛋,大罵這藏人不應該誹謗他們的西密大聖法王尊者師,罵這藏人必定墮地獄等等。藏人沒辦法,在門外大聲喊:『你們唸的是一首藏文兒歌啊,家喻戶曉的!兒歌的內容是:美麗的白天鵝兒啊,請借給我你的雙翅,我不會走得很遠,去理塘一圈就回來……』可是沒用,幾個弟子照常說藏人是壞蛋,把他攆走了,然後跪在地上向他們的大聖法王上師深切懺悔。不久後,其中一些弟子還是產生了懷疑,便將他們那個『大圓滿法本』拿到台灣蒙藏委員會請人翻譯,才知道真的上了大當!經過詳細調查才終於揭開了這個所謂大活佛的真面目,原來他是昌都地區的一個牧民,偷盜違法犯了案,還欠了別人四萬多元人民幣,走投無路之下,乾脆剃光頭裝喇嘛逃出來,到處行騙過活。而巨匠大聖公保法王從來沒有給此人寫過什麼認證書,所有的認證書都是他自己偽造的,而且聽說公保法王深知現在這個妖魔時代的混亂,因此他無論給哪位聖者寫認證書,都會很嚴肅地把寫好的認證書拿在胸前照張相,配合認證書施用。至於那牧民展示的跟大德法王一起的照片,也是他在一些公開大法會上蒙混著照下來的。

這真是個大笑話,但它讓我們所有人警醒,若不清楚鑒別師資,有可能你已經遇到了這類騙子。這類騙子、邪師、魔師個個都懂得高舉《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為自己遮風避雨的啊!這是他們的護身符,你們明白嗎?我們若不用真材實料考核鑒證他們,難道就憑他幾張跟大德的合照,幾份認證書,就憑他掛了一個上師的頭銜,憑他披個法王袍,穿身法師裝,剃個活佛頭,裝模作樣搖幾下鈴打幾下鼓,拿出『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就把你鎮住了,你就什麼都不管,傻乎乎被他騙一輩子?就算你遇到的不是這種牧民騙子,這社會上還充斥著大批高舉正宗傳承旗號,身份地位崇高得驚人,卻一輩子只會講空頭理論,拿不出任何實際佛法成果的假聖假師啊!這些假聖人吹噓自己開頂成聖,神識出入,明心見性,菩薩再來,他的腦殼卻跟凡夫腦殼沒有兩樣差別,去照個片,頭頂一絲縫隙都沒開,徹頭徹尾的凡夫結構!這些假聖人宣稱自己拙火功夫了得,理論講得玄乎其玄,天花亂墜,結果修了幾十年體溫都無法升高,根本就是騙人的假拙火!這些假聖人同樣個個懂得高舉《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為自己鳴鑼開道的啊!難道你就要跟這些假聖人修一輩子假法,修那種口說開頂,實則凡夫腦殼一個,頭頂開不了絲毫縫隙的假法?修那種一輩子修不出實效,升不起拙火高溫的假法?而且到最後你還要跟這些假聖假師一起去地獄受苦?這就是你依『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虔誠供奉所想要換來的結果嗎?因此,我們要隨時清醒頭腦,無論是什麼派別、什麼來頭、什麼地位、什麼頭銜的師,必須要看他是凡人還是聖人,是聖人他的身體結構就不是凡人,至少頭骨、腦膜等都是打開了的,去照個片看看就能一目了然;是拙火定成就者,他就一定能將體溫升高,溫度計測量一下就一目了然。更何況,依《解脫大手印》,就算是開了頂的聖者,就算拙火定到了二段功夫,也不屬於六類師資聖量標準,更不要說那些與凡夫腦殼一樣的人物,有什麼資格接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的尊奉呢?所以,最重要的,是首先用法定的六類師聖量資標準和《一百二十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去衡量鑒別師資,徹底弄清為師者是否合格如法之師,即便該師不具備六資聖量之一,但最起碼他/她是不落入《一百二十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的清淨大德善知識,鑒別清楚了,確定是聖者師、如法之師,才能依《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虔誠依止。即便是尊者羅漢級的上師,你應該依『上師五十頌』恭敬他,但一當發現他犯了《一百二十八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其中之條款而執迷不改,此時這位羅漢尊者已被天魔所伏,你當下就該對他取消『上師五十頌』尊奉,嚴格按照佛陀的鑒師條規執行,如若此時你依祖師條款而不依佛陀教誡,必墮無間地獄!鑒別師資是事關成就解脫還是輪迴痛苦的大事,行人千萬要審慎,否則,萬一沒有鑒別清楚,依止了邪師,所有的修行都成為造罪,必定會跟著邪師一起墮落惡道受無盡之苦。萬劫千生才得此生,談何容易啊!

還要提醒大家,凡是聽到師資六聖量,就採取種種方法為自己遮羞蓋醜施用解釋和抵禦的為師者,這一定是此人驚魂失魄之下採取的遮醜術,不是邪師即是騙子,無論他擁有什麼樣的身份地位和認證,都是必然的假師。我舉個例,還不要說上覺道師資,只說中地道師資,屬於登地菩薩級證量,就能做到菩提聖水穿缽的境界,可以讓一個弟子自己隨便拿來一個缽,弟子自己裝上水,中地道之師施展道量,在弟子面前當場修法,即可令缽中之水穿過缽壁流出,並聽從指揮流向該師任意指定的方向。這就是六類師資之第五類登地菩薩的證量之一。大家想一想,難道一個人只會口頭說他是菩薩上師,而弟子拿去的缽,他不能令缽內之水穿缽流出,這是真的菩薩嗎?真的菩薩就這麼沒有能力?缽都沒有穿過就說是菩提聖水,就能為你解除業障啊?一個菩薩就這麼糟糕,這點聖力都展顯不出來,還談得上有加持力嗎?難道你就要虔誠尊奉這種穿不出聖水的凡人為尊者法王菩薩上師嗎?你若非要這樣,佛菩薩們再慈悲也救不了你,你只能自認倒黴了。

為了自己的成就解脫,大家一定要嚴慎擇師。待因緣成熟,大家學到了《解脫大手印》,才會了解師資六聖量的全部內涵份量,你們就會徹底明瞭,真正夠格被『密宗根本十四戒』『上師五十頌』所尊奉的真上師、聖者師,是多麼稀有難得。大家依照《解脫大手印》如法修持,成就才是百分之百保障。拉珍凡夫一個,沒有資格將佛陀的師資六聖量全文報出,還請諒解。

此文章鏈接:http://hzsmails.org/2017/07/%E9%A0%82%E7%A6%AE%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9%97%9C%E6%96%BC%E3%80%8E%E3%80%8C%E5%9B%9B%E6%98%8E%E8%A1%8C%E3%80%81%E5%9B%9B%E6%9A%97%E8%A1%8C%E3%80%8D%E8%80%83/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發表於 拉珍文集

義雲高大師被「華西都市報」誹謗,誰聽信誰是傻瓜

義雲高大師被「華西都市報」誹謗,誰聽信誰是傻瓜

老百姓

我來說兩句老百姓的話,沒有什麼很深刻的想法,只是想讓一些人清醒一下頭腦。

我先舉幾個很多人都知道的,書上找得到的公案:當年,文殊菩薩、普賢菩薩曾化現為兩個伙頭軍(做飯的),在一所寺廟裡面砍柴燒火做飯,在普通人看來,他們無非就是兩個彎腰駝背的老和尚,身上時常髒兮兮臭烘烘的,哪個有那個慧眼認出他們是兩位大菩薩?

當年,虛云老和尚朝拜五台山淹死在河裡,一個乞丐半路將他救活,然後跟隨老和尚朝山,一路上盡給老和尚洩氣,勸他不要繼續朝拜了,太辛苦了等等,老和尚不理他,等老和尚拜到山頂,這乞丐忽然現出真身,原來是文殊菩薩。那麼了不起的虛云老和尚都沒把那乞丐認出來,何況云云普通眾生。

當年,降巴格西,身邊的侍者是誰?全是豺狼虎豹,獅子老虎長隨左右。如果有一天,一個路過的農人看到降巴格西和他的侍者們,多半會回村告訴鄉鄰今天看到一個動物飼養員。這不怪農人,他們過著普通老百姓的生活,以他們的衡量標準,怎麼可能想到那是了不起的聖者菩薩來到面前?

當年,佛陀世尊去度化某國度的眾生,嘿,竟有奇事,那國度的眾生把佛陀趕了出來,佛陀說什麼都不信。佛陀後來叫弟子阿難尊者(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去度化,嘿,又有奇事,阿難說什麼他們都信,還問阿難尊者你師傅是誰,你都這麼了不起,你師傅一定更偉大。尊者告知師傅就是先前被他們趕走的世尊,眾人才慚愧萬分。這也不奇怪,眾生嘛,肉眼凡胎,一般情況下,識不得聖者。

當年,六祖慧能,除了五祖,在周圍所有人眼裡,包括在神秀眼裡,慧能這個人,目不識丁,文盲,什麼都不懂,磨坊的工人,其貌不揚,比大多數人都差一截。千年後的英雄豪傑們,別看你們今天斬釘截鐵自以為是,把你們換到那個時候,換進那個寺廟,你們一樣會對偉大的金剛菩薩化身的禪宗祖師六祖慧能不屑一顧,嗤之以鼻,當六祖帶著衣缽遷轉南方的時候,那在後面喊打喊殺,憤怒嘶嚎的人群中,說不定就有你。

再說當年的蓮花生大師,初入西藏弘法,卻被大家丟進了臭水溝,為啥?因為沒有傲人的傳承。蓮花生大師是報身佛陀親自教授,當然沒有世間傳承。於是大師只好去印度拜了兩個有名的師傅,實際上這兩位師傅後來都成了蓮花生大師的徒弟,然後大師舉著兩位師傅的招牌再入西藏,立刻受到相當的禮遇。有意思吧,這就是老百姓,眾生心,不怪他們,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認不出來哪個是聖者。

還要舉例不?比如瘋子喇嘛益西揚嘎,整日瘋瘋癲癲,破衣爛衫,誰又知道他是文殊菩薩化身?比如密勒日巴祖師,當年那個又黑又壯的年輕人,當他懷揣一點乾糧翻山越嶺身無分文到處流浪的時候,你若是看到他,除了嫌棄皺眉頭,可有那麼一點智慧可以得知他今後會是威震世界的偉大祖師?

佛菩薩的事,凡夫眾生怎麼會曉得?佛菩薩無剎不現身於這個娑婆世界,依於眾生的不同根器,以各種方便善巧行度化眾生的事業,如果你我幾個凡夫肉眼就把這些老人家的事情弄清楚了,那佛菩薩們也就不需要那麼勞神費力的寫經書,講開示,說法論道了,我們自己走到佛國去就好了嘛。可能嗎?高抬你的貴腳看看,看它是走向佛國的還是走向輪迴的?所以我們說話可不可以小心一點?所以我們到底有什麼資格,憑了什麼在那裡對佛法界的事情指手畫腳?我們到底有什麼了不起可以對誰是聖者誰是凡夫這件事說長道短?一個華西都市報的什麼人,隨便問了幾個凡夫就來下結論斷凡聖,嘿嘿,那全世界的高僧大德都要失業了,真是笑話,你曉得個屁!

再說得通俗一點,一幅畫的好壞,誰來評斷?隔壁火鍋店的王老么,還是街上隨便哪個棒老二?他們懂個鬼啊,你就送給他,可能第二天他就裁成幾片給兒子當草稿紙算數學題用了。不是貶低誰,而是他們很現實的不懂這方面的東西,所以無法評斷。畫的好壞當然要請畫家或者書畫鑒賞家來評,如果這些專家的評論不上算,街邊毫無繪畫常識鑒賞水準的隨便誰的評論才是標準,天底下還沒有這樣的怪事。同樣的道理,義雲高大師被全世界最頂級的高僧大德認證,用通俗點的話說,被上百位全世界最厲害的佛法方面的專家認證恭賀為多杰羌佛第三世真身應世,可是有人不認這個賬,那個華西都市報的什麼人,拉了幾個街頭巷尾的凡夫俗子東家長西家短的搞些什麼二大媽式的低級謠言,就準備要把世界最頂級的高僧大德法王的認證推翻,嘿,真是,有用嗎?你是比貝諾法王厲害,還是比阿秋喇嘛高明?你是比薩迦天津法王證量高?還是比鄔堅喜饒尊者的本事大?當然,可能有一樣你厲害,吃麻辣燙一次蘸多少海椒粉這件事也許你比他們厲害。事情的道理就在這裡,只要是稍微有點腦子的人,稍微冷靜想一想,就什麼都清楚了。

再進一步,就算是不學佛的人,你去看看雲高大師的書畫,去了解一下雲高大師書畫作品現在在國際上的拍賣價,去看看雲高大師的詩詞歌賦文章書籍,去看看雲高大師的韻雕系列作品,看看國際社會對義雲高大師各方面成就的大力表彰,就這幾樣了解下來,那個什麼華西都市報的什麼文章就成了跳樑小醜的作怪了。

喜歡了解實事,敏感社會動態的人,看看劉娟的公開申明,人家劉娟寫了嚴肅的證詞簽名蓋手印,親自帶到中國駐美洛杉磯總領館公證處公證,在新聞媒體公開發表公證的書面聲明,澄清事實的真相,說義大師從未詐騙過她和她丈夫的錢,事實上反而是她數次主動要供養義雲高大師百萬及數千萬元,結果都被義大師堅決拒絕。還有,中國北京大學、中國法政大學等十多家中國的法學專家們在詳細審察之後,一致認為公安和法院的污陷根本是不成立的,因而提出法院予以糾正,嘿,有人就是那麼吃飽了沒事幹,還在說什麼騙錢,無聊不無聊啊?你高明還是國家一流的法學專家高明?還有深圳公安還是什麼地方公安系統的個別人,為了侵佔云高大師價值連城的書畫,什麼黑心狗肺的事情都做了,弄得烏煙瘴氣,漫天烏雲,哎,大陸公安不是個個都是英雄,這一點全中國人民都了解,而且他們整起人來,隨便用點手段,就讓普通老百姓混天黑地,黑白難分,尤其像牛平這種身居高位有點能量的公安要整你,絕對能把紅的整成藍的,紫的整成綠的,這一點,全中國人民也是了解的。所以,不要以為有人說公安怎麼怎麼了就好像很真似的,其實就是其中個別人為了掩飾自己的惡行,像個臭鼠到處放氣熏人,好混淆視聽,從而混水摸魚罷了。

那麼真正學佛修行的人,你們去看看那上百封給云高大師的認證書恭賀函都是什麼樣的人寫的,然後你們可以去這個網址:http://www.highestbuddhistmasters.org/index.html,或者去http://tw.myblog.yahoo.com/jw!ifCE072GAgIf8U5Om25cXGk2s4LVtGnC/archive?l=f&id=12看看他們到底是什麼樣的高僧大德,然後再去了解一下云高大師弟子們的成就解脫情況,有緣的話,聆聽云高大師的佛法開示,認真讀一讀云高大師的佛書如《般若波羅密多心經講義》《佛法精髓》《正達摩祖師論》《了義經》《僧俗辯語》《什麼是修行》等等等等,最重要的是認真讀《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寶典》http://www.sunmoonlight.org/book.htm,我就不相信,真的認真讀通了這些寶典佛書的人,還會跟著那些心懷叵測的跳樑小醜起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