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轉發《揭開真相》

轉發《揭開真相》 (十二)毒草一枝蒿 丟翻幾個人

揭開真相 封面

 

轉發《揭開真相》

(十二)毒草一枝蒿 丟翻幾個人

一天,駐地裡一位出家的見慧師姐興高采烈地拿著一株剛摘下來的野菜,喜孜孜地說:「你們看,這是院子裡長的新鮮野菜,這叫中國芥藍菜,沒有農藥的哦!」由於這位出家比丘尼師姐以前唸的是園藝科,所以眾人便很相信她,都認為今天有新鮮野菜可以吃了!

由於輪到我擔任大寮,見慧師姐便將野菜拿給我,希望晚餐可以煮了,好讓大家嚐嚐中國芥藍野菜的味道。但我心裡總覺得不妥,於是便說:「不好吧!萬一很難吃,沒有人要吃,那可怎麼辦?」便推托不煮,於是這位師姐便拍著胸膛打包票說:「不用擔心,如果煮了沒人吃,全部我來吃,不會剩下的。」因此我只好勉為其難地將這把野菜煮了。

傍晚五點多,這道野菜已經煮好盛上盤了,那顏色之鮮綠如翡翠般,正閃著誘人的翠綠色光芒和香氣,這麼漂亮的一道菜會是什麼滋味呢?心裡雖有點疑慮這能吃嗎?但好奇的我還是挾了一小片(如大姆指指甲般大小)試吃,哎呀!好難吃哦!又苦又澀!這是什麼中國芥藍啊!實在太難吃了!

由於當時我還不覺得餓,於是便先上座唸佛去,也許是吃得少的關係,這毒性竟然還沒有發作。等到我一下座,睜眼一起身,不得了了,天旋地轉,走路都沒法子走,必須扶著牆壁,踉蹌地慢慢走,當時我不知道我是吃了「一枝蒿」,又名「三轉半」的巨毒草的關係,還以為是打坐唸佛時受了風寒,於是趕緊回房躺下,正當躺下時,就聽到其他人大聲喊叫:「這菜有問題!不要吃了!」

因為吃到的人,只在短短幾分鐘的時間內,就四肢無力,兩眼昏花,頭暈目眩,當場倒地,一位師兄趕緊將剩下的菜端去報告了大法王師父,大法王師父說:「這是斷腸草『一枝蒿』,只要一點點就足以致死,你趕快去看看!他們死了沒有!死了幾個一定要報告清楚,還有沒有活的?一個也別落下,把他們的名字報上,通知閻王別接收,快!快搶救!愈快愈好!」

當時還有宣慧阿闍黎、惠珠阿闍黎、木雅迥扎法王、魏銘琦居士,連我在內總共五位,凡是吃了斷腸草的人,面色已呈慘白青灰色,完全跟死人一樣難看,絲毫沒有血色,神魂已昏昏然不知所位,木雅迥扎師兄還帶抽筋狀,魏銘琦師兄則是瞪大了眼睛抽大氣。

大法王師父見狀,讓大家趕快去吐出來,可是我只吃了一小塊,根本就吐不出來,有的人也吐不出來。

大法王師父趕緊彈指加持,對空一聲:「護法諸天快速保護我弟子,讓他們把毒吐出來,神魂歸正!」實在奇怪的是,就這樣一下子,大家便開始想吐,一到廁所就吐得稀哩嘩啦,而且還不止一次的吐,吐完了,隔一會兒,又馬上接著去吐,這下子廁所可熱鬧了,吐的聲音此起彼落,搞得沒吃到毒草的人也想要吐了。

我們五位就這樣來來回回地、反覆不斷地吐,好不容易吐得乾乾淨淨,整個胃都吐得空無一物了,人也虛脫了。

大法王師父指示大家喝點粥,趕緊躺下休息。由於斷腸草的毒性屬於神經性毒,竄得很快,所以吃到後馬上會覺得頭部發痲,四肢有痲痺的現象,即便是壯丁力士也照樣不支倒地。

在大法王師父的加持下,我們五位雖然在鬼門關閻羅王面前兜了一圈,最後也都全部平安無事了,幸好當時恰逢大法王師父在場,能夠即時旨令天神護法搶救我們,否則後果真是不堪設想啊!

誰也料想不到,小小一盤菜竟然事關五條人命,唉!人生無常,命在旦夕之間,大眾當勤精進,如救頭然,慎勿放逸啊!

在這裡我們活生生地看到了大法王師父再不敢有病了,而是英正態端地,嚴肅以命令之口吻大聲喊說:「護法諸天以聽法旨,馬上保護中毒之佛弟子們!」

這時我等一切都明白了,我想就是濟公活佛或某大菩薩也沒有這權威吧!那我們的大法王師父到底是誰呢?只能說高不可思啊!根本就不是大法王師父自稱自謙的什麼「我是一個慚愧者、普通人,跟你們一樣,沒有佛法教你們,護法也不喜歡我。」天啊!我正慧真是白活了,這明明就是在日常生活中,不經意地考驗我們,磨鍊我們的心性啊!但是愚癡的我還沒有徹底認識到大法王師父究竟是什麼大聖德!

http://www.ibsahq.org/document/file/%E3%80%8A%E6%8F%AD%E9%96%8B%E7%9C%9F%E7%9B%B8%20%E3%80%8B/(%E5%8D%81%E4%BA%8C)%20%E6%AF%92%E8%8D%89%E4%B8%80%E6%9E%9D%E8%92%BF%E3%80%80%E4%B8%9F%E7%BF%BB%E5%B9%BE%E5%80%8B%E4%BA%BA.pdf

發表於 未分類

轉發《古佛降世的背後》 三、法脈傳承和執掌內密灌頂的真假

《古佛降世的背後》繁體二版 封面

 

轉發《古佛降世的背後》

三、法脈傳承和執掌內密灌頂的真假

上文中提到內密灌頂的不易而羌佛卻全能圓滿,為利眾生的法境實在是無所不能,僅管如此,羌佛除了說自己絕對說的是佛教正法之外,從不自讚己能,反而是說自己差,自己不行,不會內密灌頂,顯密不通,不具五明,沒有道行可言,其實對羌佛而言豈止是內密灌頂,超越內密灌頂的境行灌頂,佛陀也是輕而易舉圓滿,至於顯密早就通達無礙,所以才敢以五年時間,讓人提任何問題,沒有一條答不了的,而五明就不用說了,看三十大類成就,當今乃至古代,哪一位祖師大德能與之品立呢?一個也沒有。經大德訪問了三星日月輪旺扎(王者)大尊者,也求得了莫知仁波切的教化應證,只能說,無所不能的羌佛是何等的至高無為聖潔,就拿內密灌頂來說,對羌佛可以說是小菜一碟而已,但佛陀卻說不會,而某些法王、活佛、法師,真的門都不入,竟然自吹內行,兩相應照之下,佛陀哪裡是什麼法王尊者能沾得上邊的啊!有很多人冒稱內密灌頂,羌佛眼見信眾被迷,憂心忡忡,為此筆者很有必要為了大眾不被誤導而弄清楚內密灌頂這個問題,便藉此文走題一說了,在一位大德處得知,他說他就此課題
曾請問過三星日月輪大尊者旺扎仁波切,他問旺扎仁波切說:「羌佛說祂與常人一樣不具道行,智慧低平,不會內密灌頂,這是真的嗎?」旺扎仁波切大尊者一聽,十分震驚,說:「愚癡啊愚癡!羌佛是真正的佛陀,內密灌頂對佛陀來說算個什麼,一碟小菜都不如,僅憑三十大類成就,就無聖可及,這是沒有智慧嗎?羌佛說法《藉心經說真諦》諸佛就來降甘露,這不是佛陀嗎?你愚笨呀!」大德又問:「為什麼扎西卓瑪仁波切頂不過您一根指頭的功力,就五官移位變態,這是什麼佛法?」旺扎仁波切說:「皮毛之法,我有何功力啊!」又問:「莫知尊者都說他自己擁有的是皮毛之法,您才是真正的大聖尊者,說他是一個雞蛋,您才是一塊金剛石,深通勝義內密灌頂。」大尊者說:「別聽他亂口,我是一個初入法門的修行人,肚子裡沒有一點金剛石的成分。」大德說:「大尊者太謙卑了!」大尊者說:「這是事實,沒有資格謙卑,至高八萬四千法門圓滿無缺,一切圓滿無礙的佛陀︱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尚且以慚愧行人自居面對眾生,我在佛陀面前無非是一小石粒子,連羌佛身上的一根汗毛都不如,豈敢有認能之念!謙卑個什麼?關於內密,我倒略知一點,現在社會上有那麼一些活佛,打著傳承的招牌,其實開宗祖師們都會內密灌頂,而後輩子孫一代失傳一點,下一代又再失傳一點,代代傳承都只減少沒有增加,幾十代過去了,到現在已經是一問三不知了,還竟然說自己有傳承,動輒就稱內密灌頂,請問自稱具傳承的為師者,你為弟子灌內密頂時,你會唸誦內密灌頂咒嗎?內密灌頂咒是誰教的,你知道嗎?你掌持有金剛砂和能跳金剛鍋莊舞的金剛丸嗎?是真的還是假的?敢把金剛丸放在離你一丈五尺遠的弟子手中起動勝義內密顯境嗎?捻砂成法幔是什麼法懂嗎?沒有本事捻砂成法幔,哪裡來金剛丸呢?沒有捻砂成法幔的本事,就學不到內密灌頂咒,不會內密灌頂咒,就不懂內密灌頂,這不就是已經失傳了正法的傳承嗎?」最近又見到了一位長期與旺扎仁波切相處的活佛,談到了旺扎仁波切的開示,由於很重要,有必要加進書中。他說旺扎仁波切是非常了不起的大聖德,不但功夫上乘,而且道德品性清純,自謙大悲,二星日月輪的祿東贊法王和一星接近二星日月輪的開初仁波切,根本不能跟他相提並論,比他差哦!就連莫知仁波切曾經與他比道行,也差一大截。當談到道德清純是什麼一種看法時,活佛說:「旺扎仁波切從來不故弄玄虛,不顯揚自己,最迴避的就是別人讚嘆他,乃至於根本不想讓別人恭敬他、認識他,他說他只有慚愧的修行,沒有一分值得顯揚的地方。」活佛又說:「我曾經對他說,你是三星日月輪大聖德,是羌佛的第一流親信弟子,道行這麼高深,竟然還這麼謙卑!」旺扎仁波切說:「我雖然擁有三星日月輪的虛名,但照常是個慚愧修行人,總覺得自己很差,竟然被你們抬捧成羌佛最親信的弟子,那四星日月輪巨聖德反而不是羌佛第一流的弟子?更況還有五星日月輪巨聖德,我比他們在佛陀面前的地位差得太遠,有什麼資格夠羌佛的親信弟子哦!只是羌佛座下一位三業相應的虔誠弟子而已,就算要排佛陀最親信的弟子,必須要從證量道行上觀察,佛陀的最親信弟子,絕對是最大的菩薩,哪裡輪得到我這樣的石粒子,要看誰是佛陀的親信弟子,必須從證量級別去鑑別,這是因果的必然性。」當問到活佛對內密灌頂跟顯密灌頂有什麼鑑教?有很多上師都說他們會內密灌頂,活佛說:「我不清楚,但大尊者旺扎仁波切說過,內密灌頂非同小可,就拿當年佛教藏傳祖師蓮花生大師、宗喀巴大師、馬爾巴大師、無我母大師來說吧,他們掌持有內密灌頂,就說蓮花生大師的大弟子白若渣那、藏王赤松德真、移喜措嘉,內密灌頂傳承至無垢光尊者、慈悲光尊者,再下來內密灌頂的傳承法就一代一代失傳了,現在那些稱內密灌頂的尊者、法王、大活佛,基本上都是顯不了得尊境的,法已經被遺失變假了,當今那些冒充能為弟子做內密灌頂的上師,其實連內密灌頂是什麼概念都沒有弄清楚,內密灌頂主要是通過本尊來現場接收弟子,弟子本人當場得尊,顯密灌頂則是上師自己做的,本尊不會來現場。」根據旺扎大尊者的開示我們才知道,在談到傳承和內密灌頂、勝義內密灌頂的時候,大家一定要弄清楚一個真假,傳承到了某位大活佛的手中,是失傳了正法的傳承呢?還是保留了始祖的正法傳承呢?對於下面要講到掌持內密灌頂傳承儀軌,還必須注意另一個容易混淆的概念,那就是一個上師自己學法接受的是內密灌頂和這個上師具備為佛弟子灌內密頂的資格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前者是說這個上師接受過內密灌頂,而是自己修學佛法,但不是他掌持了內密灌頂的傳承儀軌能為弟子作內密灌頂、傳弟子修法,後者才是說這個上師學習為弟子灌內密頂的儀軌(方法),等學會後有了灌內密頂的本事,是拿去為他座下的弟子灌內密頂用的。而要成為灌內密或勝義內密頂的執法灌頂師,其先決條件就是該師必須深通百論,更重要的是必須執掌有「金剛法曼灌頂」(金剛法曼灌頂是內密,花曼灌頂是顯密)。為什麼必須要會「金剛法曼灌頂」才能證明有本事為弟子舉行內密灌頂或勝義內密灌頂呢?因為上師在為弟子舉行內密灌頂的時候,必須持誦內密灌頂的灌頂咒,這個灌頂咒語是虛空本尊親自教的,如果是由傳儀軌的上師教給接管師是沒有效用的!!!這個內密灌頂的灌頂咒,只能是這個學習如何灌內密頂的上師,在學掌「金剛法曼灌頂」時,才有唯一的機會學得到的咒,因為內密的本尊也必須在「金剛法曼灌頂」時才會親自出來,「金剛法曼灌頂」有四類不同的修用:第一類、傳承內密灌頂儀軌,第二類、擇決真假阿羅漢、菩薩的轉世、活佛轉世的真假身份、證量地位級別、為師之人擁有什麼傳承大法、灌頂類別、增益或退道等,第三類、為轉世聖者灌頂傳法,第四類、修法曼灌頂,加持公眾祈禱吉祥。在舉行「金剛法曼灌頂」時本尊出現的當際,執法金剛上師必須根據文書內容呈報說明請本尊來的目的,如果是認定真假所實行的擇決,或為轉世聖者灌頂傳法,或加持公眾祈禱吉祥用的灌頂,本尊就不會唸內密灌頂咒,只顯法幔神變,如果受內密灌頂傳承,此時傳法上師會對本尊呈報說:為傳承內密灌頂法脈奉請本尊,爾時本尊口中會唸出內密灌頂咒(即是勝義內密灌頂咒),在這當下這個學習灌內密頂的上師,馬上親自跟著本尊學。當虛空本尊教會這個學掌師密密灌頂的口訣後,這時傳授內密灌頂儀軌之師在「金剛法曼灌頂」前,才敢給這位已經從本尊處學到內密灌頂咒,而正在學掌內密灌頂的未來之內密師,傳內密灌頂儀軌,也才敢給這個未來內密師教具備如何為弟子灌內密頂的法規(用一句世俗的話說,就是這個上師如何才能為弟子灌內密頂的具體方法),也才敢把代代傳承下來的隔石建壇取得的「第一勝義金剛砂」請給未來的內密灌頂師(請注意,「第一勝義金剛砂」是穿過石頭化顯壇城的那一部分穿透石壁的砂,而不是周圍彩壇的砂。再注意,只是給金剛砂,而不是教他的本事修隔石建壇金剛砂,因為金剛砂必須是大摩訶薩才有此聖量修得了的!),以備修法灌頂之用,也才敢教給這個未來的內密灌頂師金剛丸的具體製煉修法。因為不經過「金剛法曼灌頂」,本尊就不會來教學掌師內密灌頂咒,也因為不是「金剛法曼灌頂」,虛空本尊就不會出現!原在於不是本尊教的內密灌頂咒,是不生效用的。所以凡是真正內密灌頂之師必須會「金剛法曼灌頂」,否則就無法學到本尊親傳的密密灌頂咒,學不到密密灌頂咒,不當著金剛法曼壇城空行神變法帽,任何上師都不敢傳灌頂儀軌給未來的內密灌頂師。就算退到一萬步,偷到了內密灌頂儀軌,也毫無作用,因為沒有內密灌頂咒。所以說「金剛法曼灌頂」是每個內密灌頂上師都擁有的,但是「金剛法曼灌頂」可不是凡夫、外道、騙子、邪師冒充得了的!!!要具備什麼樣的聖境顯境才能證明某位上師是具備掌持內密灌頂的師資呢?必須要見某位內密灌頂師有沒有「金剛法曼灌頂」的顯境功夫捻砂成法幔。要特別注意的是,即使不是傳給學掌師內密灌頂的方法,也可以修「金剛法曼灌頂」,那就是取金剛法曼砂來加持公眾行人消災除障,增長福慧。所以會內密灌頂的上師在平日中可以展示「金剛法曼灌頂」的顯境,給行人開眼界,來證明自己掌有內密灌頂。

請再次注意!旺扎仁波切說:「『金剛法曼灌頂』的勝義顯境是用唐卡金剛頭像,在金剛頭頂上方,捻一撮金剛砂放上,具勝義內密灌頂或內密灌頂之師於數丈遠處修法結手印一彈指間,此時金剛頭頂上的金剛砂,當下變成空行毛髮帽子,若由巨聖德所修或加持,金剛砂則會一粒一粒連結起來,成為頭髮絲,組成立體的法幔,法幔帽子上方天然長成粗而疏的、猶如怒髮衝冠的劍毛髮,下方長成濃而絨密的細毛髮,而又每一根由細砂連結成的髮絲直立向空中,甚至帶傾斜度,竟然不斷也不倒,當法力一收,髮絲剎那倒平成砂,如此佛力神異,非人為能有這個本事造得成此自然天成之髮曼聖冠,這一彈指間剎那顯聖的聖冠帽子稱『法幔』。如果不具這個顯境道量,稱說擁有真正正統的內密灌頂,就是騙人的邪師!」

「金剛法曼灌頂」除了作為傳給上師級的內密灌頂儀軌之用以外,又是用來為阿羅漢或菩薩轉世的聖者德人傳大法用的灌頂,凡是經過「金剛法曼灌頂」的德人,修學其他任何佛法(除了境行部法以外),可不必再灌任何頂,都有跟接受過內密灌頂一樣的功力受用。如果是擇決當事人是否屬於阿羅漢、菩薩的轉世真身,或者為轉世聖者德人灌頂,則不用唐卡金剛頭像,而是由灌頂師親畫被擇決者或者接受灌頂聖者德人的大頭像,在畫像背面書寫姓名和種子文書,或用被擇決者或受法德人的大頭照片,書寫在背面,同樣如法生效顯境。另外特別注意有所不同的是,擇決真假阿羅漢、菩薩的轉世真身,若符合被擇決人的身份,則會境顯法幔,戴在被擇決人圖像頭頂,若身份有假,金剛砂原封不動,法幔不顯。所以無論號稱具內密灌頂傳承的人有多高的地位,宣稱能為你做內密灌頂,只要他沒有本事捻砂成法幔,此人即非內密頂持有灌頂師,只要是灌內密頂,捻砂成不了法幔稱是內密灌頂者,一般都是騙子,最多是從大聖德處請到的祖師當年舉行內密灌頂的法物,作的是藏傳佛教常規加持性的內密灌頂,有加持力,但不屬於現量得尊的灌頂,不是本尊親臨到場為弟子灌的頂,因此得不了尊。(說明:大家要注意一個問題,測證擁有內密灌頂的上師,必須要見證是否有能捻砂成法幔的道行,但是必須除開第二類的擇決,因為第二類的擇決是擇決師與被擇決人雙方的問題,有一方是假的,都不會顯境,但只要不是第二類的擇決,另外三類灌頂都是上師單邊的證量功夫,都可以直接見證到該師是否持有內密灌頂傳承。)號稱能灌內密頂的某師,你能捻砂成法幔嗎?否則就不要自吹,以防丟人現眼,給人看白!!!有一位大法王活佛對他的弟子說:「我擁有的是正脈傳承內密灌頂,根本沒有捻砂成法幔,那是假佛法!」大家想一想,根據這個法王的說辭,有真正道行的是假佛法,與凡夫一樣沒有道行的反而是真佛法嗎?沒有本事請本尊降臨成了真佛法,而有聖量請本尊親臨神變為弟子灌頂反而是假佛法嗎?如果按照這位擁有虛名的大法王為了遮羞自己的外行凡夫本質,拿出這種空洞無實的荒唐之說,那任何一個路人只要看兩本經書,就可以冒稱真傳承真佛法,大家自問一下,如果什麼都修不出來,這裡面有法嗎?法都不能顯出,還能談得上更難得到的解脫成就嗎?沒有法的力量出顯,與佛菩薩還有一點關係嗎?佛菩薩就這麼無能量嗎?這就如同一個白癡說,在天上飛的飛機是假飛機,自己做了一個飛不起來的飛機說是真飛機一樣的道理。又比如搬出自己多年來就破亂的電視,說是父母傳承下來的,可惜線路已經朽壞,失傳功用,放不出圖相了,非要說成是好電視,而另外能放出清晰圖相聲音的電視,卻說這是假電視,一些可憐的佛教徒竟然相信空洞亂講而沒有佛法能量的是真佛法,顯出正法境界的是假佛法,此等極度愚癡之人只能讓人可憐又可笑,業障重到了連基本道理都不懂。

http://www.ibsahq.org/document/file/%E3%80%8A%E5%8F%A4%E4%BD%9B%E9%99%8D%E4%B8%96%E7%9A%84%E8%83%8C%E5%BE%8C%E3%80%8B%E7%B9%81%E9%AB%94%E4%BA%8C%E7%89%88/%E4%B8%89%E3%80%81%E6%B3%95%E8%84%88%E5%82%B3%E6%89%BF%E5%92%8C%E5%9F%B7%E6%8E%8C%E5%85%A7%E5%AF%86%E7%81%8C%E9%A0%82%E7%9A%84%E7%9C%9F%E5%81%87.pdf

發表於 轉發《揭開真相》

轉發《揭開真相》 (三)這哪裡是在修行

揭開真相 封面

 

轉發《揭開真相》

(三)這哪裡是在修行

住進了駐地,便開始了我們的生活。

現在的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主席隆慧大師是我們的師姐,師姐帶著我們熟悉環境,這個地方很大,不僅房子大,還有個很大又美麗的後花園,有水池、大草坪,以及終年結果累累的橙子樹、檸檬樹、酪梨樹、橄欖樹、枇杷樹、柿子樹、棗子樹等等,另外還有一間印第安民族式樣的大狗屋,還有好幾個寺廟,其中一個寺廟叫聖格寺,更大,有九英畝地寬,草地上養了很多馬和牛,還有一個天然湖泊,湖中有很多魚和水鳥。

說到狗狗,這是很麻煩的事,特別是剛剛才來的時候,互相之間沒有感情,當我們經過時,驚動了狗狗們,牠們發現有人靠近了,很開心地衝出狗屋外,雖然狗還在柵欄裡,但是當場我們幾個新來的,都被嚇得目瞪口呆,膽戰心驚,這是狗嗎?這真的是狗嗎?我是不是看花了啊?這哪裡是狗嘛,簡直就是一匹匹的小馬。

牠們在木柵欄內興奮地又撲又叫,撞得木柵欄發出了陣陣的聲音,雖然牠們很熱情,可是我們很害怕,因為當時從來沒有看過這種大丹狗,牠站在地上,牠的背就有二尺七高。每一隻大丹狗站起來塊頭都比我們還要高,力氣肯定比我們還大,實在是太驚人了,從沒見過這麼大的狗,一想到還要照顧牠們,心裡就覺得有點兒發毛,不是滋味。(這兩隻大丹狗,一隻叫「衛斯」,另一隻叫「金中雪」,日後又增加一隻叫「卡軍」)

我們的執事工作,其實也不複雜,除了早上一個小時的聞法外,不外乎整理一切我們的住房環境、清潔打掃、在廟上做為宗教師輔導修學行人、另外還要輪流買菜煮飯、照顧大丹狗等等。由於沒有做過這些事情,只好一切從頭學起,但照顧大丹狗可是一件挺吃力的事,要為牠們打掃、清潔、除糞、餵食,剛開始非常地不能適應,尤其是一進入柵欄內,牠們又撲又跳,非常熱情地想要跟你玩耍,但牠們力氣著實太大了,一個不小心,反而會被撲倒在地,還弄得來全身都是狗毛、狗口水,滿身狗味。這還不打緊,要沖洗牠們的排泄物,可是一件苦差事,往往熏得來暈頭轉向,害得我那陣子,就連打坐唸佛,一閉上眼,就浮現出牠們的糞便,有很長一段時間,這個影像都久久揮之不去,苦不堪言。

但很奇怪的是,這些狗見到大法王都很尊敬而頂禮,這實在令我們無法理解,為什麼牠們都會在無人教導之下,對大法王頂禮?隆慧大師說牠們都是皈依了的佛教徒,後來我也親自見到了大法王為法名「戒本」的狗所舉行的皈依。

這裡不像從前在台灣有較多的時間可以靜坐,雖然我依舊每天習慣五點多鐘就在院子裡打坐,但是我怎麼覺得我打坐退步了,耐心也變差了,尤其是師兄弟們每天面對面相處在一起,有的習氣很重,不容易共事,往往溝通不良,矛盾與衝突不斷,令我跌破眼鏡,這哪裡是在修行呢?面對這些情況,內心覺得很煎熬,我很不能適應,久久無法調適好,現在的我跟在台灣比起來,好像從天堂掉了下來。這裡的人、事顯然要比以前複雜辛苦得多了,所以我只好每天不斷地安慰我自己,我要有耐心,等我適應了,就會習慣了,一切都會變好的。

不過付出總有代價吧!能見到大法王,一切辛苦也都值得了!可是有時等了很久,怎麼都還見不到大法王呢?原來大法王並沒有住在這裡,大法王很不容易來一次,因為大法王還在大學當教授,要為大學工作,只是偶爾的時候來一會兒就離開了。大法王與我們相處比較隨和,也就體現出與常人無異,大法王平時會問一些我們的生活狀況,最常的是慈悲關心大家,感受上無非就是一位善良的長德而已,並沒有什麼特殊之處,也沒有見到超人的高僧道行。

我們大部分的時間是與國際佛教僧尼總會的主席隆慧大師,以及聖格講堂、菩提精舍的住持覺慧法師在一起,另外還有幾位師兄,他們都是真正修行,道德品質清純的人, 比如丹瑪翟芒第二世隆智丹貝尼瑪尊者師兄、款師兄和一些白人的仁波切等等,他(她)們都對我們頗為關照。

這裡的生活也有鬧笑話的時候。

由於我們英文不好,路也不熟悉,所以出門買東西都由隆慧主席師姐當司機,開車載我們前去。在這裡體會很深,上乘的修行人沒有架子地位之分,平等親切。

有一回,隆慧師姐要帶我去買電器和買菜,隆慧師姐說:「我們先去拜四拜,然後再去超市買菜。」哇!隆慧師姐果然與眾不同,連買菜都要先到佛堂禮佛,實在是太虔誠了。我聽了師姐這麼說,於是就先進佛堂拜了四拜,再跟師姐說:「師姐,我們可以走了,我已經拜四拜了。」

師姐聽了,一頭霧水地說:「你為什麼要去拜四拜啊?」我說:「對啊!你不是說『先去拜四拜』嗎?」師姐捧腹大笑,然後解釋說:「這裡有家店叫做Best Buy,專門是賣電器用品的,我說的是等一下『先去Best Buy』,再去超市,你真的去佛堂拜了四拜哦!那也很好啊!記住!要在三時之中,把佛菩薩擺在自己的心裡!」(註: Best Buy 與中文「拜四拜」同音)

每一次大法王師父來臨時,大家都會趕緊列隊接駕頂禮,除了我們比丘尼外,那時還有兩位二十幾歲的白人姑娘仁波切和一位五十多歲的白人女仁波切,另外還有一些師兄們也在這裡,大法王都會很慈悲地摸摸大家的頭,為大家作加持。當時我們對大法王師父也不熟悉,都懷著一股敬畏之心,因此也都不敢多問什麼,深怕說錯話造成不恭敬。尤其是大法王有著濃濃地四川口音,再加上台灣用語跟大陸用語有不同之處,很多時候我們都弄不清楚大法王說的是什麼意思。

比如有一次大法王師父要我們去拿「帕子」,我們壓根就不知道什麼叫「帕子」。

又有一次說「抗」起來,我們當場我看你你看我,大家開始亂猜,搞了半天,終於弄明白了,原來是要我們「蓋」起來。

還有一次說要花椒面(意思就是花椒粉),我們面面相覷,這裡有賣花椒麵(條)嗎?報告大法王師父:「我們沒有買花椒麵啊!」大法王師父說:「胡說!我都看到明明在櫃子裡,怎麼會沒有!」

又有一次要「創口貼」,我們又是一陣迷茫:「什麼是創口貼啊?」(註:創口貼就是O.K 繃)

當我們犯愚癡時,大法王說我們是「玉菇棒」!實在搞不清楚那是什麼東西?我只聽說過孫悟空的金箍棒,沒有聽說過「玉菇棒」啊!後來才知道是叫「愚骨棒」,意思就是愚癡的都入到骨髓裡了。諸如此類的狀況不勝枚舉,面對幼兒班的我們,法務繁忙的大法王還要跟我們解釋半天,真是辛苦了大法王師父啊!

過了不久,我們又多了一個新成員,這次是一隻兩個月大的黃金獵犬,原本叫Jack,皈依後叫「戒本」,牠本是個出家人,由於犯戒,今生淪為畜生道,大法王師父特別囑咐我們要好好照顧牠,要愛護牠,牠可不是一般的狗。

由於戒本很小,非常愛玩,一天,在屋內隨地灑了一泡尿,因此有個出家師姐想教訓牠,就拿報紙要打牠,這件事我們並不知情,也沒有報告大法王師父。

沒想到隔了幾天,大法王師父又回來了,大法王師父突然召集大家,跟大家宣布說,有一聖德來電說有人虐待狗,因此大法王師父親自查問這件事,究竟是誰打狗。查出後,當下這位師姐就懺悔了,大法王並教育我們,眾生平等,如果怕髒、怕臭就不去做、不愛護動物,就是失掉了菩提心,更何況牠們很可憐,說不了話,無法表達自己的需要,我們就更應該要關心愛護牠們。在這個駐地裡,一切眾生都是平等的,就算是一隻動物,也是我們的師兄弟,尤其是這裡的狗狗們都是皈依受戒的,跟我們一樣,都是有緣來到這裡修行的,每一隻都很有靈性,而且奇怪的是,在無人教導下,每一隻都會對大法王師父頂大禮,都會聽大法王師父說法。

最嚇人的還不是大丹狗,而是飯堂那邊養了一隻「神獸」。「神獸」是一隻快要死掉的小松鼠,大法王將牠救醒後,餵養在飯堂,一天天看著長大了,牠特別聽大法王師父的話。

款師兄有一次和牠一起玩,把手指頭放在牠口中,讓牠咬住,懸在空中搖擺,而牠絕不會咬傷,可是對生人就完全不同了,尤其是對那些不淨業的人,那牠就要咬了。

牠的動作十分靈活,縱跳飛躍,奇快無比,比狗狗兇猛很多倍,只要牠盯上了要咬的對象,此人就別想逃脫,必然被咬的慘叫倒地
為止,只有大法王師父才能制止牠的兇猛獸性。

由於其他的人管教不了牠,大法王師父就叫運頓多吉白尊者嘎堵仁波切師兄找了乾木頭,師兄們做了一個大籠,只得把牠餵養在裡面了。大法王師父不在的時候,是不敢把牠放出來的,否則一定當下致人於慘狀。

不久後,我們又增加了新夥伴,這次是一隻變色龍蜥蝪和一對白鴿(蜥蝪取名為「鰲龍」),當然,這下子駐地更熱鬧了,而我們的工作項目,除了做宗教師在廟上輔導行人外,更是多彩多姿啊!
http://www.ibsahq.org/…/(%E4%B8%89)%20%E9%80%99%E5%93%AA%E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