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轉發《揭開真相》

轉發《揭開真相》 (五)掉入疑網中

揭開真相 封面

 

轉發《揭開真相》

(五)掉入疑網中

當我從台灣回來不久後,大法王師父開始常常來駐地了。

大法王師父來駐地的時候,要不就是作韻雕或畫畫,要不就是開示錄音,大法王師父隨時要說法的,大部分講的法,基本上都是講心行,如何修心、如何修行。大法王師父很會講法,會講佛教裡的任何法義和修持,包括傳承等,但大法王師父只有佛教,卻沒有具體的佛教派別,無論是小乘、大乘、禪宗、淨土、密宗等等,所有的宗派,大法王師父都是平等的,沒有分別,大法王對我們說:「各宗各派都有好處,都好,用在不同人的身上,符合不同的因緣,生不同的作用。」可是大法王師父究竟是哪個派?什麼傳承啊?令我百思不解。

那時我們幾乎每天可以見到大法王師父在為大學創作作品,我們隨時都跟著大法王師父近距離講話,請教法義,更深入地見到大法王的點點滴滴,大法王所表現出來的生活細節,非常地普通,完全與常人一般,沒有兩樣,待人接物,也看不出來有任何特殊之處,就是一個善良的人而已。

後來大法王師父開始創作韻雕了,為了韻雕作品的誕生,大法王師父每天都用鋼刀、挖刀、雕刀、鑽刀、鈎刀工作,還用各種鐵器等等,大小不一,非常地勞累,尤其大法王師父經常在豔陽下勞動,揮汗如雨,而且搞得全身髒得一塌糊塗,經常連頭髮上都是漆、膠、顏色,但是大法王師父根本就毫不在乎,說真的,如果像這樣子走在街頭上,肯定被當成了最髒的流浪漢。

大法王師父早上天還沒有亮的時候,很早就起來為大學畫畫,工作是沒有時間性的,但一般下午就開始作韻雕的工作,幾乎從下午就開始工作到晚上十二點鐘,常常晚上才吃午餐,有時甚至工作到凌晨一、兩點,往往一站就是八、九個小時、十幾個小時,就連我們隨侍在側送茶水的弟子們,也大呼受不了,腳就像是要斷掉了,想當然爾,直接勞動的大法王師父就更辛苦了。

大法王師父常常邊工作還邊跟我們講龍門陣,但是當工作時間一久,連大法王師父也站不住了,常常踉踉蹌蹌地走,累得來氣喘噓噓,說話都困難,我有點納悶,大法王師父怎麼表現的跟凡人一樣,如此的普通,尤其是我們普通比丘尼都能提起一桶水,而大法王師父就是提大半桶水都提拿不起來,這實在很離譜,難道大法王師父失去功力了嗎?儘管大法王師父看起來沒有什麼道行,就是常人的言語和行為,但道德、智慧確實清純得很!正因為如此,我們已經拜師了,還得尊師重道,畢竟這是基本人倫道德。看了大法王師父的凡夫狀況,我心想難道大法王真的沒有佛法嗎?但是想不通的是,無論國際上來的什麼法王、尊者,對大法王師父都是五體投地,所求教任何問題,大法王師父都如願答覆,十分圓滿,百問百答,可以說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可敵,如果大法王真的沒有佛法,為什麼佛法經教講得那麼精準,實在是一個解不開的謎!

大法王師父經常對我們說:「弟子們,其實我跟你們是一樣的,沒有比你們高,我很慚愧,是個非常普通的人,你們的心裡一定要有底,你們跟我學不到什麼,護法們也看不起我這個慚愧行人。」雖然大法王師父表現的跟常人無異,但奇怪的是,佛法講得淋漓盡致,往往開示後,令我們當場茅塞頓開,受益匪淺,而且無論你提什麼問題,任何經藏法理,乃至非經藏的任何疑難問題,大法王師父想都不想,當下就能圓滿回答,從來沒有遇上回答不了的問題。這種提問的公案,在大法王的法音中,隨處都還聽得到,在過去的法音裡,聽大法王宣佈說:「你們提什麼問題我回答不了,我就滾下法台。」十幾年前的法音帶中,就有這幾句話:「但是只給你們五年的時間,超過五年,我就再不會這樣對待你們了!」參加聽聞大法王講法的人都是這麼說,而且這些法音事實還記載在那裡,還不止一盤法音說到這種事呢!

有一天,大法王師父要我打個電話給某位師兄,但我這個土包子,哪裡懂得到什麼電話禮節,因此大法王師父認為我不懂禮貌,大發雷霆,還把我的電話給摔了。

當時,我被大法王師父這突如其來的動作也嚇呆了,在駐地裡,這是第一次見到大法王師父如此生氣,大法王批評了我之後,就到佛堂去了。我轉身回到寮房,淚如雨下,心裡想還是回到我的寺廟竹雲寺當我的住持算了,見了了慧師姐就隨口說:「我怎麼覺得自己好委屈啊!」這句話才剛脫口,不到五、六秒鐘,大法王師父已經派人來喊我了,我擦了擦眼淚,趕緊跑到大法王師父跟前,沒想到大法王一開口就說:「你覺得你委屈就不要跟我學了,我早就跟你說了,我不是聖者,在我這裡你也學不到你想要的東西,趕快去找高僧吧!回去竹雲寺當住持才好呢!時間還不晚,你很尊敬我,我不願意誤了你,否則我太對不起你!我今天告訴你,我是一個普通人,你跟著我沒有佛法可學,我沒有東西可以教你的,你早一點離開,也許會遇上真正的大菩薩!」

聽了這話,我心裡非常難過,但是大法王師父怎麼會知道?大法王師父所在的佛堂與我們的寮房隔得相當遠,大法王師父怎麼會知道我的心念?關鍵是沒有語言的心念怎麼知道哦?那我平常把大法王都當凡夫想,大法王肯定一清二楚,這電話事件肯定也是為了教育我所做的示現,是故意的,我上了大法王師父考驗的當。

頓時我啞口無言,毛骨悚然,哎呀,我真是愚昧、真是造罪啊!當場我難過地說不出話來,大法王師父見我不發一言地傻在一邊,慈悲地說:「實在不願意離開,那就留下吧!」我趕緊頂禮懺悔,但是愚癡的我並沒有注意到,在我的意識中,我的不淨心念並沒有從此徹底改正。

雖然當下我感到自己心念的不淨,可是我的習氣並沒有因此徹底斷除,依舊反反覆覆、時好時壞地看待如此偉大的大聖法王師父而還不自知,甚至昏到了把師兄姐妹相互的鬥爭,也算在大法王師父的身上。

在我們僧團生活,僧尼們相處之間,可以說是一言難盡,並不是說出家人都是忍辱修行、都會有修養的,完全不是這樣,各人有各人的習氣,特別是有兩位師姐的性格比較粗暴,就像釘子對榔頭,隨時吵嘴鬧架,怨恨很深,相互不讓,大法王師父隨時苦口婆心,教育大家,以大慈悲的心行來開示大家,還錄了法音讓大家隨時聽,但是照常沒有用。

這件事對我的打擊不小,從心底裡生起了對大法王師父的不淨之業,我總是認為大法王師父教的不是解脫眾生的佛法,如果是解脫眾生的佛法,怎麼會師姐妹之間相互不讓呢?整天對如仇敵,這是修行嗎?我心裡想為什麼不全部換成上乘的、道德水準高的弟子呢?就像丹瑪翟芒尊者、開初仁波切、洛本仁波切、款居士等等這批水準高的,反而留下這些層次低的,我左想右想也想不通,因此這也造成了我想離開的原因,再加上跟著大法王師父這麼久了,根本就沒有學到大法,我都很懷疑這樣下去怎麼成就呢?這一生就這樣完蛋了嗎?

http://www.ibsahq.org/document/file/%E3%80%8A%E6%8F%AD%E9%96%8B%E7%9C%9F%E7%9B%B8%20%E3%80%8B/(%E4%BA%94)%20%E6%8E%89%E5%85%A5%E7%96%91%E7%B6%B2%E4%B8%AD.pdf

 

發表於 世界佛教總部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 (公告字第20150109號) 關於考取聖德的重要通報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
(公告字第20150109號)
關於考取聖德的重要通報

佛弟子們,請注意八點:
第一點,現有在世界各地持聖德證的聖德,其中有一些人已經退聖成凡,步入邪見,至今不敢報名參加考試,卻用假話正在欺騙大家,大家小心觀察,以免上當受騙。在今年十二月底考試結束後,原有的一切聖德證書全部取消作廢,從明年一月份開始,凡未穿段位法裝而又稱聖德之尊者、法王、仁波且、法師、阿闍梨、聞法上師,凡是拿不出新的證書,皆是騙子邪師。

第二點,段位等級相同的人,其成就是不相同的,完全不一樣,有的是靠功夫考的,有的是德品,有的是經律論,有的是正邪知見,所以請行人們注意,要看考聖德之師,是以道行證量、行持德品、經教論律、知見正邪四大類中哪一類,具體又是以哪一條考取的段位,這第二點非常重要,一針見血,能讓你看出你依止的上師他的強項是什麼,餘下未考的或考時未過關的皆是弱項,或根本就不行,乃至沒有入門。比如之前有的上師違背戒律講了開示,印了小冊子文書自充大菩薩等,而考試時卻不見敢於堪報在文書上拿出來面對應考,這已說明之前該人所為皆是亂來的。

第三點是,凡考聖德,入聖考這一關時,考人要特別慎重,必須憑誠實報考項目,不能有半分虛假,是就必須報是,不是就報不是,文書一燒,無法再修改,做不到的不要報考,能做到的必須報考,否則視為打妄語欺騙本尊護法,若是有意虛假,就絕對考零分,一段也考不上,只會考出凡夫俗人的本質!!!

第四點,學一部正規的佛法,不是學唸唸咒,咒並不是法,而是一部法的完整儀軌才是佛法。

第五點,凡考取的聖德,將會備存他們的入考種類、條項、成績檔案。為了鼓勵考人以菩提心利生,總部只以考取的最高分作為發證、穿戴段位釦裝的依據,目的是希望考人汲取教訓,沒有考好的條項今後繼續努力學成,真正做到作一個好人、符合教義的聖行為、好師長。

第六點,所有考取了的持證者,除了三星日月輪金釦三段及以上不公佈名單以外,金釦三段以下至藍釦均在公告中公開發佈其級別段位、身份,但不會公佈是以什麼條項考上的段位,若要詳知,需諮詢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檔案處。凡過去已持一星日月輪和須彌輪聖德證書或自稱為聖德之師,而在公告上沒有出現名字的,皆說明他沒有考上,已經是退聖成凡的罪障之人了。

第七點,過去所發的聖德證書,出於兩類人士:一是經七師十證監考,考人展示自己的道量而考取的,但是未經聖考認定,因此不確切;二是三師七證根據資料調查所決定的,未經過考試而發的證書,這是更不實在的,因為是人為所考證。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公告和來函印證幾年前就有明文提到,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根本不認同我總部所定聖德及仁波且的真實性,為了對行人負責,因此,今年除了人考以外,我們最後一關考核,是經聖考定真假,過得了金剛陣、八風陣,則無話可說,是什麼就是什麼,這是佛菩薩本尊考定的。

第八點,凡經八風陣終考取到日月輪金釦一段的聖德,均可申請考金剛陣應證自己是否屬於阿羅漢或菩薩身份,若未考過,金釦一段聖德照常保留發證。凡考上須彌輪藍釦三段的德人,亦可報考金剛陣來測試自己是否屬於羅漢或菩薩轉世,若未考過,藍釦三段照常保留發證。凡清楚自己是阿羅漢或菩薩的道行地位,可直接報金剛陣應證真假身份,而不必再考道行證量、行持德品、經教論律三大類,因為是直接考聖德之德質,但該聖德必須精進應證正邪知見,以防落入退道。
本次考試的題目,小乘、大乘、密乘、經教見道君平等對待,列在下面參考:無常經、妙法聖念處經、佛本行集經、正法念處經、寶梁經、觀佛三昧海經、金剛經、佛說三世因果經、法華經、楞嚴經、了義經、頂聖極密經、解脫大手印兩大心髓、大部般若經、地藏經、彌陀經、大方廣佛華嚴經、阿含經、心經、大智度論、集異門足論、菩薩本生鬘論、大乘廣百論、因明論、俱舍論、中觀論、他空論、道果論、菩提道次第論、辯中邊論、解脫道論、百法明門論、戒律論、菩薩入行論、制惡見論、成唯識論、禪定、止觀、淨土念佛心要、密典,藏傳佛教的仁波且外加考四部瑜伽中的具體修法儀軌、外密灌頂、內密灌頂、本尊法儀軌詳盡,如事部中的大白傘蓋二十九尊儀軌、黃財神九尊儀軌、釋迦牟尼佛三十五儀軌、白文殊五尊儀軌、尊勝佛母九尊儀軌;行部中的秘密主降魔金剛手三十三尊儀軌;瑜伽部中的無量壽敕壇城十三尊儀軌、如火燃業壇城十七尊儀軌、一面二臂金剛手以護法方天王等圍繞二十三尊儀軌、八龍王圍繞十三尊儀軌、諸事成就壇城五十七尊儀軌等;無上瑜伽部中的紅閻羅敵十三尊儀軌、金剛怖畏九尊儀軌、大輪金剛單身二十尊儀軌、總攝輪十三尊儀軌、宗白色贖死勝樂金剛九尊儀軌、義成金剛亥母十三尊儀軌、中大幻母五尊儀軌、巴宗大幻化嘿汝嘎儀軌、馬頭蓮花舞主明王十八尊儀軌;無上瑜伽父續部中金剛鬘法諸本尊儀軌、馬棚金剛八尊伏藏儀軌、密集妙金剛十九尊儀軌、開伏藏地聖母儀軌、密集不動金剛三十二尊儀軌、遍照幻網妙金剛四十三尊儀軌;無上瑜伽部母續中勝樂根本續總攝輪四面十二臂六十二尊儀軌、藍色金剛亥母十三尊儀軌、阿必達納續中勝樂轉輪智慧空行金剛薩埵七十二尊儀軌、嘿汝嘎金剛空行七十二尊儀軌、露續金剛甘露明王二十一尊儀軌、甘露漩王十三尊儀軌、佛顱續所說九尊儀軌、持顱胎藏喜金剛九尊儀軌、嘛哈嘎拉續大幻母五尊儀軌、二品續所說分別身語意喜金剛各九尊儀軌、空行母金剛藏續之法五十三尊儀軌、乍續之無我佛母二十三尊儀軌、品續之無我佛母十五尊儀軌、二品續所說沽汝沽勒十五尊儀軌、時輪金剛身語義悉圓六百三十四尊儀軌、革日雅續之依財續母略品財續母十九尊儀軌、頂髻尊勝佛母三十三尊儀軌、鎧甲黑色上樂金剛儀軌、鎧甲閻羅王母儀軌、長壽白色上樂金剛儀軌、大威德金剛九尊儀軌、天足亥母儀軌、三昧耶佛母儀軌、憤怒獨髮母儀軌、多聞天王儀軌、準提聖母儀軌、鐵鍊金剛母儀軌、藍色不動金剛儀軌、蓮師盔甲普巴金剛儀軌、大黑袍金剛儀軌、熱呼啦無敵護法儀軌、黑色大鵬金翅鳥儀軌、水陸法會三壇法儀軌、焰口儀軌、普佛儀軌、蓋天金剛儀軌、伏魔火供儀軌、施身法儀軌、施餓鬼食儀軌、氣入心升空儀軌、拙火定儀軌、飽瓶輪氣儀軌、九級佛風儀軌、火關儀軌、黑關儀軌、白關儀軌、修閉關壇法儀軌、住山閉關壇法儀軌、財神法多種儀軌、加持法儀軌、八猴不動金剛儀軌、長壽金剛天母儀軌、薩迦紅黃文殊儀軌、慈氏菩薩儀軌、紅色妙音佛母儀軌、密汝唏咔牟尼儀軌、吉祥心金點母儀軌、媞孥天母儀軌、除魔憤怒金剛儀軌、黃紅藍黑綠山居葉衣佛母儀軌、煙色穢跡金剛儀軌、良馬空行步雲儀軌、時輪彩色金翅鳥儀軌、黑文殊儀軌、夏日嘛那天母儀軌、大憤怒佛儀軌、無量光佛儀軌、阿達爾瑪佛普賢王如來根本始儀軌、多杰羌佛三身頂首儀軌、阿彌陀佛儀軌、普賢菩薩儀軌、地藏王菩薩儀軌、除蓋障菩薩儀軌、千手觀音大壇法儀軌、佈設內密大中小壇三尊上架儀軌、憤怒秘密主儀軌、勝義浴佛法儀軌、瑪瑪格天母儀軌、無能勝金剛儀軌、起屍天母還魂儀軌、黑財神儀軌、五財神儀軌、紅財神儀軌、世雄多聞子儀軌、壇城一百零五尊儀軌、外修娘舅伏魔金剛儀軌、白色四臂部眾主儀軌、杖母三姊妹儀軌、雄威護法儀軌、綠色壽主護法儀軌、四臂護法儀軌、烏鴉面羯磨護法儀軌、寶帳護法八尊儀軌、熱嘛堤魔母儀軌、藍色閻羅法王儀軌、屍陀林主護法儀軌、役魔黑閻羅王儀軌、貞慧仙女翠顏仙母合修儀軌、四臂觀音菩薩儀軌、綠度母儀軌、白度母儀軌、伏魔金剛儀軌、大力金剛儀軌、般若佛母儀軌、馬頭金剛儀軌、獅子吼觀音儀軌等等以上完整的一部修法,從加行、正行、結行、手印、身印、坐姿、咒語、觀想、眷屬、護法、壇城安置、設供專用法器、藥物等招請、奉送、種子字變化過程,均應完整無缺,方為一部修法的正確無錯,並非一個咒語代表佛法。以上列出的經教、論律和佛法,是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曾為德人、行人們講說和灌頂傳授的部份經律論和本尊護法的儀軌法,H.H.第三世多杰羌佛還有更多的傳法,此次並未全部列出,比如獅子金剛、無上安樂白色無敵金剛、獨雄能怖金剛、現量大圓滿、攤屍拙火定、隔山取軌大陣法、百法明門黑關擇決儀軌等等境行灌頂部的至高大法,有很多是密宗沒有的法。所列出的以上經教論律是經我們調查了解在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座下領受了經教論律、佛法的行人查訪到的,收集將其列出作為考人參考的試題,如果願意以此類題入考是最好的,如果對此類題未能通達,可自行選擇自己修學的專題入考。

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南無釋迦牟尼佛在此娑婆世界的說法八萬四千之多,太浩瀚廣博了,我雖然為你們分別不同講說傳授了一些,比起世尊的說法,實在是微不足道,好在解脫大手印兩大心髓匯元特有本尊大法是法中頂首之冠,依之而修,解脫成就猶如小菜一碟,成就有餘!!!根據你們列出的考題,大部份都不實用,對當今那些為師者來說,無論他們是法王、活佛、法師,對之確實有些強人所難,很少能答上的,應該給考人們自選經律論、本尊法答解的機會,釋迦牟尼佛的經教、修法太廣博了,不可限制他們,要讓其各發其長,各有所成,只要不是邪教魔說而符合釋教的經教法義、行持、戒律,就是正確的答案。你們學了的,不等於他們都學了的,主要考他們自修和傳法所用的經教和法,目的是防止以邪充正去誤害行人。既然是上師就得懂佛法,如果連自己修的本尊法完整儀軌法都鬧不懂,只會教人唸唸咒,那就是外行或騙子師了。還是那些話:你們總部不要動輒就是發聖德證書,雖然是為弘法,讓更多人學佛修善、聽聞法音,但發了不符事實的聖德證,這就成了侮辱佛菩薩的行為心態了,更重要的是誤導行人入邪路!要依釋迦佛陀經教印證聖凡差別,你們為修行人把關,這是功德無量的事,太好了,但你們之前所發的聖德證,一百個難有一兩個是真聖德,我雖然只是一個慚愧者,但決不會認可他們。社會上那些仁波且,包括你們認證的,我不會承認他們的,他們懂經教嗎?懂佛法嗎?懂修行嗎?在真修行嗎?從今天開始,建議你們不可亂定聖德、亂發證書,要對他們負責、對眾生負責,要實事求是,說句難聽而真實的心裡話,其中一些所謂持聖德證的聖德,比社會上不學佛的善良好人都不如,不要說是聖德了,連上師的邊都不沾,說穿了就是一個披著佛教外衣、打著傳承招牌、撐著大旗號藏身招搖過市的騙子!修行是怎麼回事、什麼叫佛法,門都不入!!!那些外行被誇張成了聖德,實在荒唐,你們總部既然出面為眾生把關,就應該十分嚴肅對待,因果是錯不起的,無論他是哪宗哪派的大領袖,考不過關,就是凡夫本質。這幾年的實踐證明,所謂的聖德,包括《多杰羌佛第三世》一書中,我摸頭加持的那些人,其中一些當時是真修行、慈悲發心,是好樣的,可是才沒有過兩年就開始變質了,幹起壞事來、違背經教戒律,錯了的,我們不能再認同他們。一切都得依因果實行,好的我們就贊同加持,變壞了就馬上取消,再變好了再加持,總之依據因果規律的事實來定,他們今年是好的,明年也許變壞了,因為他們並不是不退地菩薩,包括著名一代大宗師、法王,很多都存在著嚴重問題,不但不是不退地菩薩,連阿羅漢都談不上,除了三星日月輪大聖德及以上的之外,所有的一切所謂名震世界的大法王、大尊者,隨時都有可能變質的,要嚴格把關發證!!!”

我們發自內心的懺悔,H.H.第三世多杰羌佛對我們的嚴厲指責教化,我們心悅誠服作出深刻檢討,確實是之前只為了慈悲,讓他們弘揚法音、利益眾生,給他們開放寬大的條件,勉強稱道,所發的聖德證存在了嚴重的問題,把聖條德抬高定成了聖德的稱呼,也就是說把獲得某一種證量功夫、某一條功德、好人好事的行為錯誤定成了聖德,其實這不是聖德,只是某一條的聖行為,並不是其本質上的結構已經是聖人,為此,我們深刻向十方諸佛菩薩、本尊護法懺悔,取消之前三星日月輪以下的一切聖德證書,重新考試擬定稱謂和段位。因為三星日月輪及以上的大、巨聖德都是經聖考,由佛菩薩定性的,而且屬於不退地菩薩。
大家已經了解以上考題,如果不是內行,是騙不過關的,但是要考得最基礎的級別——藍釦一段是很容易的事,只要行人符合一法的正確性,或做到了利益眾生的一件好事,而此行為符合聖人的教化,以此條入考,就會考上一星須彌輪藍釦一段,我總部設定的基礎段位標準的門檻是非常低的,但只要進入藍釦二段就困難一些了,標準就開始提高了,藍釦三段就更難了。為了不再犯之前對聖德定位的嚴重罪過,防止人為的徇私舞弊,因此所有一切段位的考得,最終都是以百分之百正確無誤的聖考來定性錄取的,所以無論你學了多大的法、本事多大、打多大的法王尊者旗號,聖考不過都是假的。

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
二零壹五年八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