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拉珍文集

所知之障 害人至深

%e6%8b%89%e7%8f%8d%ef%bc%8d%e6%89%80%e7%9f%a5%e4%b9%8b%e9%9a%9c-%e5%ae%b3%e4%ba%ba%e8%87%b3%e6%b7%b1-678x381

所知之障 害人至深

拉 珍

愚昧的締造者是無知嗎?不盡然。例如當我們第一次置身於言語不通的異國他鄉,撲面而來的所有知識你都會像抓救命稻草一樣緊握不放,那時,對於那個陌生的環境,你徹底無知,但你求知,因為生存的壓力,你會敞開胸懷迎接所有新來的知識,因此你很快就不再無知。而愚昧的締造者常常是知識。當人們對一種事物有所了解掌握之後,所掌握的知識往往變成高高的圍牆抵擋新概念的碰擊,總是用固有的知識作為標準衡量,不符舊者,立刻排除。但固有的一切並不是百分之百正確,人們因此失去了一次又一次改善進步的機會。佛陀開示這叫「所知障」,世俗言語也有一個近似的成語「固步自封」。         有一個前蘇聯的故事,說很久以前一個小學圖畫老師在教學生畫蘋果,轉學生尤里卡卻畫了一個像梨一樣的蘋果。老師責問他為什麼把蘋果畫成這樣,尤里卡說在他老家西伯利亞大森林里,一棵蘋果樹和一棵梨樹各自被雷劈去了一半,兩棵樹緊緊靠在一起長成了一棵樹,上面結的就是這種像梨一樣的蘋果。尤里卡的敘述遭到圖畫老師和全班同學的嘲笑,因為沒有人見過甚至聽說過這麼奇怪的東西,但尤里卡固執地堅持著,於是老師把他趕出了課堂,責令他第二天乖乖畫好正常的蘋果,否則不准他再進教室。第二天,尤里卡畫出了令圖畫老師非常滿意的漂亮蘋果,但,在那些鮮艷的蘋果旁邊,老師看見斑斑淚痕。老師開始觀察,發現尤里卡是一個誠實正直的孩子,於是,那些淚痕像針尖似的刺痛了老師的心。老師四處打聽,八方寫信,可誰也沒聽說過梨蘋果。而尤里卡總是在同學們的嘲笑聲中瑟縮到角落,那些場景就像錐子一樣扎在老師心上。終於有一天,老師跳上一輛破舊的長途汽車,來到一千多公里外的國家林業研究所,把尤里卡的畫和梨蘋果的故事一起交給了一位園藝家。偉大的園藝家激動地跳起來,對老師說:「我的確不知道這世界上有沒有這種蘋果,回答你的問題至少需要三年,三年後,我會送你一個梨一樣的蘋果!」三年後的秋天,園藝家披著厚厚的塵土闖闖進了老師的教室,他的手裡握著兩個神奇的梨蘋果!原來,園藝家聽了尤里卡的故事,受到極大的啟發,他用了三年的時間將梨樹和蘋果樹嫁接而成功地結出了這美麗的梨蘋果。老師神氣地讓同學們畫下這梨蘋果,而尤里卡的畫上,又一次灑滿了淚痕。         一個感人至深的故事。一個愚昧而揪心的開始,一個智慧而幸福的結局。多可貴的圖畫老師啊!可貴在他終究沒有被所知之障擊敗,沒將自己鎖死在成見裡,而用一顆柔軟開闊的心,真誠地探訪未知的領域,竭盡全力將一個模糊不清的偶然扎進了現實的土壤,為世界增添了新知,增添了溫馨。其實,圖畫老師不對梨蘋果做進一步的努力也沒有人責怪他,除了尤里卡,確實沒有人見過梨蘋果,大家都活在普通蘋果的世界里,只是,尤里卡的心會因為老師的所知之障而黑暗,世界會因為老師的所知之障而缺少了一份令人驚奇的美麗,更重要的,一種真知灼見,一個進步的契機,會因為老師的所知之障而被掩埋,這個領域的愚昧會延續,尤里卡的人生會黯淡,就因為一句「沒聽說,沒見過」,便障礙了所有的燦爛和進取。還好,圖畫老師敞開了心,丟掉了對正常蘋果世界的固執,智慧的光芒便照了進來。

 

在人類的漫長歷史中,有多少傑出的智慧被固執的愚昧遮蓋,有多少傑出的人被成見葬送。哥白尼說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而被燒死,伽利略因為推翻了亞里士多德的一個理論而丟掉工作,數不清的宇宙真實被人類的愚癡掩埋,不斷重複搧自己耳光的鬧劇。不要只嘲笑古人,這樣的愚蠢至今仍在地球的各個角落上演,小至生活瑣事,大至社會團體。也不要嘲笑世法,佛弟子並不因為多了解一點六道輪迴的知識多懂了幾篇經文或幾個儀軌就不犯所知障。所知障生起的時候,人不會體察事物的真相,而只著重在如何捍衛固有的一切,就像圖畫老師剛剛看到尤里卡畫的梨蘋果,立刻舉起原有蘋果世界的知識打倒了這只梨蘋果,而不去推敲梨蘋果本身的真實與可能性。人們就這樣被已有的知識害了,自己狹弊了自己。

 

要打破這種狹弊,拋開所知障的方法只有一個:承認欠缺,自己推倒知障的圍牆。無論是誰,無論何種地位,無論是否學富五車,都得承認自己知識的不足與短缺,畢竟宇宙是無邊無際的。正如三世多杰羌佛所說,從生下地那天開始算,如果活一百年,每天讀一本書,到死也不過讀了三萬多本,而世間的書籍何止三萬,更別說茫茫宇宙之真知了。由此可推凡夫的知識儲量多麼微小,完全沒有理由自以為是,以眼前之區區障萬物之悠悠。

 

再說到修行人,修行人出家也好在家也好,覺悟之前都是凡人,就像前面說到的,並不會因為懂了一些佛教常識就立刻脫掉凡夫習氣,所知障照樣會侵襲他們的心靈。有很多修行人,因為修了很多年,就覺得自己所了解的佛教知識便是全部,這是很可憐的。比如前不久看到有人反對《第三世多杰羌佛》,為什麼呢?因為他說他跑西藏跑了很多年,了解到很多藏傳佛教的情況,「真正的金剛乘不是這樣的」。這一下子讓我想起了尤里卡的圖畫老師,看到了言者可悲的促狹。有他這種想法的人應該不止一兩個,因為反對哥白尼和伽利略的人不止一兩個,嘲笑尤里卡的人也不止一兩個,用已知打倒未知從而變得無知的人更多如牛毛。

 

佛法的世界浩如淵海,僅憑你跑了幾年西藏就能了解什麼是「真正的金剛乘」了嗎?我來說個公案:龍樹菩薩當年對自己感到很驕傲,因為他讀了釋迦牟尼佛陀在世間的全部三藏之後,認為這些法他早都會了,佛陀也沒有比自己偉大很多嘛。有一天龍王忽然請他到龍宮做客,龍樹菩薩欣然前往。到了龍宮,龍王請菩薩稍後,他去備茶,菩薩便借這個空隙在龍宮遊覽,遊到藏經樓,看到很多佛書,隨手揀一本看,驚嘆不已,是菩薩從未見過的法,接著再看其他佛書,全都是聞所未聞的甚深佛法。龍王來了,菩薩趕快請教這些佛書都由誰所著,龍王告知是釋迦牟尼佛所著。菩薩非常吃驚,問:佛陀的書我在世間都看過了,怎麼從來沒見到過這些?龍王相告:人世間的佛書只有龍宮的三分之一,而龍宮的佛書又只有天界的三分之一。菩薩聽了生大慚愧心,對世尊生起無限恭敬。龍樹菩薩何等偉大,他創立的中觀學說幾乎主導了整個大乘佛法的主流,如此偉大的菩薩所知佛法仍有缺矢,何況我們凡夫行人?在《金剛密鑒》一書中,記載有貢嘎仁波且的開示,其中有這樣一段:「密密部擇決灌頂為千古佛定法義,別無二式,佛弟子當依上述所論細心鑑別,千萬不可依於其它任何現象來令其所為,受其麻痺和蒙蔽。當年我曾接受日古溫波呼圖克圖如是為我灌頂,但由於本人慧根有限,故未得此為弟子受灌法義,不能給弟子主持此法,至今仍慚愧疾首」。瑪爾巴大師已經桃李滿盈,座下弟子已然分門立派各領宗風了,仍帶著全部錢財前往印度向那洛巴祖師求學佛法。我們跟威震八方的貢嘎仁波且的證境證量相比如何?跟瑪爾巴大師相比如何?貢嘎仁波且修證如此之高尚不能攬盡金剛乘之全貌而「慚愧疾首」,瑪爾巴大師乃藏密噶居之始祖仍跋山涉水傾盡所能只為填補自己佛法上的不足,一個凡夫又有什麼資格僅僅因為在喇嘛廟裡多轉了幾圈就一口斷定什麼是「真正的金剛乘」?

 

在此我想提醒諸位行人,無論我們所拜學的是什麼派別,無論我們研習的是什麼儀軌,無論我們看到的是什麼架勢,感受到多麼深厚的背景多麼悠久或者輝煌的歷史,都不足以證明真正金剛乘的精髓所在,因為我們必須記住一點,佛陀講給眾生三藏十二部,蓮華生大師將密法傳進西藏,目的只有一個:讓眾生成就,從輪迴中解脫出來。任何法義,在學習或傳授的過程中偏離了諸佛菩薩的這個目的,便統統是戲論。換句話說,如果一種法義,已經不能實際地帶給眾生解脫成就的效用,而僅僅停留在一種傳統或形式上,不管有多少人推崇,它也只是脫離佛陀教法的戲論。而惟有能實際利益眾生慧命,能有效地解脫眾生於輪迴的法,才是真正的佛法或「真正的金剛乘」之精髓。然而很可惜,佛教界執著於戲論的行人很多,這些戲論藉助歲月的積累,藉助傳統的力量,藉助眾生的愚癡,逐漸沉澱為一種看似無懈可擊的知識的圍牆,困住了很多凡夫行人的心,使他們錯失了一個又一個求得具有解脫實效的偉大佛法的良機,但還不能自知。

 

《第三世多杰羌佛》出現在世間,把密行者們常常掛在口中的「五明智慧」,非常實在地一條一條展現給眾生了,每一條的成就都是世人無法企及的高度;把眾生在三世多杰羌佛座下求得佛法後解脫成就、生死自由的實例,一個一個地擺出來給眾生了,有名有姓,可追可查;把最完美最透徹的空性真如的道理告訴眾生了,那是真正佛陀的最徹底無有絲毫疤痕的宇宙實相般若了諦;把如何遠離障業走上解脫正途的成就根本菩提心法——「什麼叫修行」教給眾生了……多麼讓人撼動的寶書啊,佛陀的大智、大悲湛然於每一撇捺之間!這本書的出現只有一個目的,也就是十方諸佛菩薩的目的:為眾生開啟解脫成就的真實有效的法門。誠如釋迦世尊誕生時,一手指天,一手指地開口道:「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就是告訴眾生,真正的佛法在世尊這裡,而告訴眾生的目的,是讓眾生依止世尊修學成就,儘快解脫輪迴苦厄,大悲拳拳。然而,有一些人,因為所知之障的遮弊,出於一種封閉狹隘的凡夫我見,並不深入這本寶書本身的真實,並不能用智慧,舉三藏密典之明燈而照見其實相妙智佛諦,只是一個勁地頑固執著於那個傳統而支持者眾多的「蘋果世界」,甚至歪曲理解,用低級世俗的是非眼光投向這本光明無量的寶書,玷污佛陀的大悲覺境,可惜佛陀的大悲覺境無法玷污,刀山火海在佛陀的腳下都會化為蓮池,愚癡的凡夫只是給自己種下了深重的黑業之因。所知之障害人至深矣!

 

有人說得好,無知並不可悲,可悲的是不承認自己的無知。佛陀傳下八萬四千法門,請問行人你了徹其中幾個啊?那些我們過去聞所未聞的精深佛法,不是不存在,只是我們可憐的聞所未聞。而因為自己聞所未聞,便執拗地一概排斥否定,拒絕深入事物本身的行為,無異於一葉障目,掩耳盜鈴,將自己微弱的凡夫知見凌駕於浩淼無際的宇宙真諦之上了,最終,害的還是自己。我們修行學佛的目的不是為了在形式主義的慣性中磨洋工混時間沉溺於生死,而是為了解脫生死!時時刻刻都不忘記這個惟一的終極目的,才不會被任何戲論或形式迷惑,而能直取真諦,迅速解脫!

 

希望你,希望所有的修行人,都能像尤里卡的圖畫老師,推倒所知障的圍牆,迎來真知灼見,走進真佛法的光明,為自己,為所有眾生創造一個大樂幸福的結局。

 

https://goo.gl/AytKC0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發表於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第三十五號公告)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第三十五號公告).jpg

第三世多杰羌佛公室(第三十公告)

 

針 對最近收到的一些問題第三世多杰羌佛公室集中要答覆如下。為了方便大家領受,在公告中略去了繁瑣的提問,只給問題之簡要答案。

 

一、    第三世多杰羌佛已確說法:《上五十》(或稱為《上五十法》)這本書是修密宗的人士所學的,在顯宗一般都不依此書,只有少數顯宗法師用它,功 德很大,但在此末法期,所生的作用是害多於其功德的,其原因在於當今出現了很多身為大法王、大活佛、大法師、上師等,但本質卻不具師資的人,把這 本書 拿來 作為挾持榨、、控制行人的一工具,讓弟子對他們唯命是從,使得虔誠的佛教人士受騙受害,因此,不能再依《上五十行持,否則,悲慘不堪設想!

 

二、    對於沒有參加七師十證的考試一事,原因是大部分的師資是自己有把握過關,怕造成失手,才有申試,只保留三師七證聖德證書。也有其稀少的師資,已具考試過關道量,但其本人謙虛自修,而不開自己的證量程度,但是,這種人都有一共同特徵,他們必然十分忍辱,沒有派,決不以者自居,日常中把自己放在低位,不會誇耀自己比別的上師強,此類人具有絕對德的風範,這類上師雖然只持有三師七證聖德證書,但有可能是沒有經過七師十證考試的具格聖德。 但是要特別注意,如果是相反的,此人吹噓自己、以聖德自居,滅他樹己,狂妄傲氣,但又沒有聖德 證 書,無論此人有多少書發行,無論此人宗教身份多大,絕對是假聖人真凡夫。另外,閉關與考試之間沒有必然的聯繫,只要到 考程度,閉關或不閉關都可以申請報考,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自己要閉一下關也是應該的,就是有把握考得過,閉關也是應該的,但 考試 都是 自願申請的。

 

三、    真正的行者或,他的心中唯一想的就是佛弟子的成就解脫,因此他希望弟子能找到比他更高、更好的上大力支持弟子的學習成就,更況聖者上任何佛弟子,只要是去依止更好的、比自己任何一人,他都很高。相反,凡阻攔弟子向高僧大德或聖德求學者即是知不正之人。但是,凡吹噓自己比別的上師強,這決定性地說:此人我見纏身,凡夫自傲,決非聖 者!除 非持 有七師十證聖德證書。但凡持有此證書的聖德,通常都是虛心自謙,為人厚道,可是免不了門下弟子往往讚師拉人,有可能說別的上師不 如他的上師,讓行人依止他的上師。這類佛教徒弟子讚自己的師是對的,但不應該謗別人,除非所批評之對方是邪見妖師或騙 子,凡 對好 人,不可謗他揚己,但作為行人自己要跟誰學習,那是應該的,本無幫派之分。至於是 指佛弟子佛陀或等妙的教,而不是德或德的應,記住,要依法不依人

 

四、    有人提出的問題讓啼笑皆非,竟然愚:“佛陀了×××事應該這樣,我的上師說了×××事應該那樣,我應該麼選擇呢?”本辦公室理解這種是不是正常的人?你自己,是應該依佛陀所之法呢,應該依你上之言呢?你在說這個話,是否想,你已輪迴的深淵邁了,而且是亡命跑步衝去的?因在你的心中,把佛陀的教拿去和你的上作一選擇,你的上是一麼級別?就算他是日月的大,在佛陀的教說、法理、言辭面前,他的話也是廢話!更何況,他拿到日月輪的聖德證書了嗎?修行人,你到底在想些什?怎麼連這麼最基本的常理都不懂呢?至於佛陀駐錫,哪就是佛地,的,但是,佛陀一旦沒有駐錫那裡了,隨因緣和無常會轉化的,就如印度菩提樹下,一度也曾變為 騾馬 市 場。除非佛陀作了特殊加持授記,那就不同了。

 

五、    凡是高僧大德或德,都應該尊敬、求,如果一個修行人,或身為上師或聖德,連聖德高僧都不互相親近,還會對普通人慈悲親近、施以 利益 嗎? 佛陀要建立常心,就是為了讓你們自己警覺行,若能覺覺他而行,那是功德的,要住:“寧捨生命不法”,自己必須學到佛法才能成就,只有成就才能渡生。

 

六、    無論該師持什麼經教法本,都要以一百二十八查一切上師和弟子及七眾行人(包括任何上身份者),對其邪。佛弟子皈依、學佛時間的長短和資格的老幼與知見的正確與否毫無關係

 

七、    限制弟子向德或上求法,是自私的行該師應該認好一百二十八。你說學佛的人都在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旗下,這太錯了!真正的高僧大德或德 是不控制弟子在自己的旗下的,因者都有自己的旗,就像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沒有一桿旗,只有佛教在宇宙中的真理,真 理是十方三世一切佛的,是生有的”,因此有什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旗子的概念。好的佛教徒應該親和一切伯、叔、弟、妹、人、乃至不認識的人,甚至立的人也要主動親和,因都是佛教徒的人,證量德境比我們高的,我要向他們學習,如果比我們差的,我們要渡他。凡有派隔生,明此人還沒有真正悟到佛陀的教法。要明白,佛菩薩絕不會讓這樣一個自私邪見幫派的所謂佛教徒混進成就解 脫的 世界 裡。因為佛菩薩們清楚看到了,一個還沒有成就解脫的人就不去親和他人,如果一旦成就聖量道境,那還得了?豈不就是魔妖了嗎?正因 為如此,才會有學上層的佛法,首先要經過擇決定奪,法義規定的作用就在於防止壞人或自私幫派之人學到大法。那些對立眾生 的人 要問三:菩提心在哪?是怎在面對眾生?能經過擇決的定奪法緣嗎?

 

大 家要住,真正的佛教、佛法是私的,無論對方是什身份、什人,只要對眾生好的,都要去做;只要是比我高的,我都要學習;只要是比我差的,我都要愛護幫助,是一修行人的基本德行。

 

八、    佛弟子修行是佛陀的教法戒律、修自己的戒行,而不是人的言行,所以固定跟哪一、不跟哪一的概念。正如第三世多杰羌佛在十年前只是一個被認證的大法王身份當時並沒有被認證為佛陀的候,就公開在法音中宣布了:只要不是邪教,凡是你們遇上高僧大德,你應該向他求教學習。在現在面《藉心經說》即出版之,第三世多杰羌佛們辦公室的人告大家:首先要學習諸家的般若道、法性真如的真理、心經講義,不要怕他們學了其他高僧大德祖師們的論著,先入為主而造成看不起我,只要學到比我好的教 說,我 為他 歡喜。只有這樣,今後《藉心經說,才能悟到真理在哪?怎樣證悟它?第三世多杰羌佛根本就:你不要看人的,你不要其他的。而是鼓大家首先就要去古代祖和其他高僧大德的,先入主,再來學習自己的法,第三世多杰羌佛:“無論法,目的只有一:不自己,利益生。”

 

九、    上善良的人們,都互相心、互相助,佛教徒更應該與一切人都處之親和,除了魔妖之外,一切人感受到暖和慈悲得利益,這是我們修行人在六時之中都應該主動去做的事。哪怕就是對壞人,我都要引放下念、邪行,幫他們成為好人,走向菩提解的道路。作為佛弟子之間,不准往,自己去想一想,是什?這類行為又怎能修行成就呢?就是學法也是無受用的!

 

十、    第三世多杰羌佛並沒老法王修的佛降甘露不如《解大手印》,而是甘露是法中之,只是告大家不要去求甘露,要依《解大手印》大心髓而修行是最好不過的了、是最捷的成就之路了。無論甘露再好,吃下去就能下解,但是,佛降的甘露不是人為用水做的、哪裡都有,不是你想要求到就能求到的。首先,你找不到請佛陀降甘露的那一 位巨,就算你找到,也不會為你修,因為祂要依你的行持作為條件的緣起,而唯有《解大手印》大心髓和“什叫修行”才是最能圓滿快捷成就的起。只要《解大手印》修好了,愁那位巨不主動為你修甘露

 

本 公告了一些上師和行人的行,但是大家不要失望,其,你們談到的些上,在這末法時期,他的行持比起今西藏、青海、印度、尼泊的某一些具大名師們無論從行持和量上,都好得太多了,那一些部分人頭才是真正糟糕得不得了,有的名頭非常大,世界知名,但內部含藏的心行比普通不修行的惡劣凡夫還 差,不 但說 假話、打妄語,而且經教不通、法義混亂,沒有真正的佛法可言,唯一就是伸手要供養。因此提 到的些上師們已經是好的了,其中有的已是三師七證聖德證的持有者,至於一些問題也是免的,要理解也在學習佛陀的教法、也在修行、也在盡力幫助你們、也在不斷地進步中,如果他(她)們做到了此公告中 提到 的正 知正見,那他們真了不起,一定就會是日月輪大聖德了。

 

第三世多杰羌佛公室

2013425

%e8%ab%8b%e6%8c%89%e6%ad%a4%e4%b8%8b%e8%bc%89%e6%96%87%e7%ab%a0%ef%bc%8dpdf-768x227

 

https://goo.gl/OrOM5L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發表於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三十六號公告)

%e7%ac%ac%e4%b8%89%e4%b8%96%e5%a4%9a%e6%9d%b0%e7%be%8c%e4%bd%9b%e8%be%a6%e5%85%ac%e5%ae%a4-%ef%bc%88%e7%ac%ac%e4%b8%89%e5%8d%81%e5%85%ad%e8%99%9f%e5%85%ac%e5%91%8a%ef%bc%89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三十六號公告)

 

當前,一些身為上師身份的人物,其中有尊者、法王名頭的人,也有仁波且、法師,提出一個讓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必須解決的事: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早就已經公告了,除了三星日月輪以上的大聖德和巨聖德之外,無論什麼身份、等位的上師,只能帶領佛弟子恭聞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和為佛弟子們舉行皈依儀式或傳法,而絕對沒有資格為佛弟子們作開示。其實,這並不是說上師們的論理開示全都是錯的,而是其中有正確的,也有很多錯的開示,哪怕就是有百分之八十的正確,那畢竟有百分之二十是錯的,佛弟子抓住錯的這部分去行持,方向就徹底偏了。比如在山道上開車,開一百公里,必須全部都要在正道上走,如果一不小心開到邊道懸崖,那就徹底完蛋了!現在,個別上師說辦公室公告了,不准他(她)們為弟子開示,這是剝奪了他們教化弟子的權利,也減少了他們建立功德的因緣,認為這樣對弘法利生是不利的。甚至有些上師們一碰面便互相鳴不平,滿以為自己真的就是一代高僧大聖德了,為什麼不讓他們為弟子開示解迷、開解業障呢?為此,這些上師們提出很多意見。但是,他(她)們在提意見的同時卻忘了重要的一點:他(她)是幾星須彌輪聖德?怎麼自己只會吹噓,而沒有考上日月輪師資聖德證書呢?

 

現在,既然大家意見這麼大,鑑於保護你們,更為了眾生的慧命安全、利益增長,那我們就必須要解決一下這個嚴肅的問題。

 

其實,大家都已從辦公室的第三十三號公告上知道,一星日月輪的碩士道聖德開示的法義肯定是有錯誤的,二星日月輪的中地道大聖德作開示也會有錯誤發生,三星日月輪的中地道大聖德講開示也會有少許錯誤,就是說,只要不是四星日月輪的上覺道巨聖德所作的開示,一定都會有錯誤。更何況非日月輪師資聖德的須彌輪聖德或非聖德,其開示一定會錯誤連篇。乃至亂作開示的上師本人都還落入128條錯誤和邪惡知見中的很多條,乃至說假話騙弟子,這怎麼能有資格作開示呢?而且,就僅從這個世界上著名的大法王、大尊者所著述的一些開示書籍中,已經發現很多錯誤、違背經教、出現邪說,這足以說明亂講佛法開示、貽害大眾的悲慘後果。你們作上師的要明白,連祖師們尚且論著有錯,何況你們?一旦犯下開示法義的原則罪過,那就貽害佛弟子們了,正是為了保護修行人獲得正知正見,保護這些上師們的順利成長,防止大家落入罪業深坑,也為了防止佛弟子們經過學習進步以後,發現你這位上師曾經開示的嚴重過錯,而輕視(看白)你,甚至離開你這位上師,另外步入邪師門中,辦公室才嚴格規定:一切非上覺道巨聖德的師資,都沒有資格作任何開示。這不是剝奪你們為師者渡生的權利,恰恰是保護你們以及眾生的慧命,讓你們更好地建立更多的功德、早日證到貨真價實的、真正菩提行為的、能經過七師十證考核過關的大聖德聖量、來利益大眾。要清楚,一旦開示錯了,罪業就該開示者擔了,黑業就該你背了,你就終生得不到境行灌頂、學不到大法了!

 

修行人要明白,如果要解脫成就,就不能不懂裝懂亂開示,而弟子們就絕不能亂提問、請你們的上師開示法義,如果已經聽了某位上師開示了的,佛弟子們只能作為參考,卻不能作為正確答案。有的佛弟子認為自己受過上師根本十四戒(即密宗十四戒),這是不能犯的。你們要清楚,上師根本十四戒裡面所指的上師是日月輪以上的大聖德上師,而不是非聖德或還在犯戒或落入128條邪惡和錯誤知見的上師!如果該師已落入128條邪惡和錯誤知見,行人完全不應該守持該師所授的十四密宗戒。如果繼續對該師遵行密宗十四戒,那反而是違背了佛陀的教誡:盲從邊見之師而行十四戒之第一戒,不得解脫。對於落入128條知見之師,必須遠離,對於沒有落入128條知見之聖德或大德,只能跟他們皈依、學儀軌。至於你們要找正確的答案,唯有聽聞第三世多杰羌佛的法音,法音裡什麼答案都有。否則聽了非日月輪大聖德上師們的開示,絕對地會不同程度地知見偏邪,一旦見上出了偏差,就不得成就解脫了。凡是亂聽開示知見偏邪之人,一律不得授以勝義內密灌頂等高級的佛法。其實,當前世界上的上師們的開示會有錯,這是難免的,因為就連歷史上的祖師們,也有的是講錯了法義的。當然,如果某一位上師具備了開示正確法義的水平,辦公室一定認可,為他(她)開放開示的資格,同時會發給他(她)相應的聖德證。

 

凡懂佛法的上師們都知道,學佛之人,最重要的、不可不學的就是禪修,脫離了禪坐,就成了佛教外行了。大家千萬小心一個問題,不要認為你不是禪宗,就不學禪修、與禪修無關了。要明白,無論任何宗派、任何法,只要是做功課,包括唸佛,都牽涉到禪修的性質,禪性就是真諦,也就是成就解脫的諦。因為任何一個法門都必須牽涉到靜心、專一、定下來的問題,這就牽涉到禪的理諦了,所以,凡是上師們都必須要懂得禪修的,並不是只有禪宗才禪修。如果不懂,也要從現在起學懂,否則,無論是什麼人轉世再來的,一律沒有資格教授弟子做任何功課,更無資格作開示。

 

為了滿大家的開放開示資格的願,必須選拔出開示人才,辦公室不從聖量上來考核你們,而只從理論上出一題,你們凡是當上師、擁有弟子的尊者、法王、仁波且、法師們,來把這佛法中必須要懂的、必修之課,讓你們作一文字的開示,題目就是:《什麼叫禪修?其作用是什麼?你具體怎麼施用禪修方法?最終獲得的真諦是什麼概念?》

 

如果能把這篇考題寫正確到百分之九十,就會開放他(她)某種程度的開示資格,如果連禪諦修法都不懂,那就根本沒有資格為弟子作開示,原因很簡單:連佛法所要取向的基本道理都不懂、連禪修都不懂,就是不懂佛法,無論是佛教的哪一宗,顯宗或密宗等,頓悟門或漸悟門,都是離不開禪修的,所以作為當上師之人,必須要懂根本的佛法禪修,也是佛教徒必然必修之法禪修,也是儀軌法、靜坐法、思維法、持咒真言法、外氣、內氣法必須經歷的過程禪修。比如說,一個當上師的,連禪修都不懂,就絕不能講開示,因為此人已經脫離了綱領原則,不屬於正規佛教徒了,更不是佛教上師,所以此人身份再高,也只會欺騙信眾,貽害弟子,辦公室是絕不會同意欺騙信眾的胡編亂說開示的!

 

現在考題已經出了,請所有帶徒眾的任何身份級別之上師,在一個月之內(也就是2013816號之前)將自己的答卷寄到辦公室的電子信箱。所有帶有弟子的尊者、法王、仁波且、法師、阿闍梨級的上師們,只要不是三星日月輪級別以上的上師,均應答考此題。凡是身為上師而又對弟子們找各種藉口宣說不入考此題的,就說明該上師問題比較嚴重,是故意安了心對弟子們不負責任,凡此類具上師頭銜者,不管他外表的身份頭銜再高,至少其內在是不懂佛法的,所以才不敢應考,無有考試記錄。如果不入考此題的人,竟在下面對弟子編一套說辭蒙蔽弟子,這無疑是在欺騙信眾,面對此類上師,佛弟子必須遠離,不能依止!否則必然墮落!如果應試此考題,但又沒有考及格,這畢竟有對眾生負責的行為,來應考此題,說明這一位上師是真修行求進步之人,是信徒可以尊敬的上師。

 

對上師們的考試成績,辦公室一律不予公佈。若某位上師應考沒有及格,當有人諮詢到他(她)的時候,我們只會告訴諮詢者××上師已經考試了,但不會對諮詢者公佈其分數。而對那些不應考的上師們,也不會公佈名單,但是如果有信眾諮詢,我們只能遵守戒律,實話實說答覆諮詢者:××上師沒有交考試卷的記錄。對於考試得到90分的上師,我們將會行文公佈該上師可以作什麼程度的開示。對於有人諮詢到三星日月輪大聖德或以上的上師,我們會答覆該上師的聖量成就是已經獲得高等級別的日月輪大聖德等位,不在被考試範圍內。這樣,對於你們所要求開放開示資格的人士就會非常明確,滿了某些上師強烈要求為弟子作開示的願力和無資格開示的鑑定結果。再次說明,我們不會公佈你的考分。

 

第三世多杰羌佛公室
2013716

%e8%ab%8b%e6%8c%89%e6%ad%a4%e4%b8%8b%e8%bc%89%e6%96%87%e7%ab%a0%ef%bc%8dpdf-768x227

 

https://goo.gl/4tz7Te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網站:http://www.hhdcb3office.org

發表於 心得分享

Guan Yin Bodhisattva of Great Compassion Empowerment Dharma Assembly- ——A Personal Experience Written Afterwards to Describe the Most Magnificent Scene at the Site

Guan-Yin-Bodhisattva-of-Great-Compassion-Empowerment-Dharma-Assembly-a-personal-experience-2.jpg

 

Homage to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Homage to the greatly loving and compassionate Guan Shi Yin Bodhisattva!

I am very grateful for having the good fortune to attend the Guan Yin Bodhisattva of Great Compassion Empowerment Dharma Assembly led by Great Dharma Master Ruo Hui. When the dharma assembly started, I performed the instructed movements for a while. Then my arms felt very tired. I relaxed my arms. Gradually, I felt some cooling air around my arms and also sensed a little static electricity. After a while, the feeling vanished. I still stood there relaxing myself. A while later, I again felt cooling air circulating around my arms. My hands began to tremble and felt more and more numbing. My body also followed to waver forward and backward. The wavering was like being driven by a kind of invisible force and like wavering along with the sea wavers in the ocean. I was unable to control myself but my feet were still standing at the same place. When the wavering magnitude of my body was too big, I lost my center of gravity and felt to the ground. However, the fall did not cause any pain to me. While lying on the floor, my ears started to have a kind of numbing feeling. There was also a force pulling my head to lean back. I continued to lay there to enjoy the numbing feeling on my own. The feeling was very comforting but disappeared gradually. I thought this was the empowerment from Buddhas and Bodhisattvas because I had suffered serious illness in the past. Therefore, I stood up and prostrated toward the direction of the Buddha statue. Then I returned to my original standing pose.

Suddenly, an image dressed with very brightly beautiful and good-looking clothing appeared before my eyes. I was not able to see the face of the image but could tell that the style and colors of the clothing was very beautiful. Actually, it was more beautiful than the dresses I had seen before from the statues of Bodhisattvas. At that time, I thought I must have seen a Buddha or a Bodhisattva. Thus, I immediately began to prostrate.

During the entire process, I kept my eyes closed. I heard very wonderful and ear-pleasing singing as well as crying and laughing. Sound of body movement was also heard. I also generated the joy of dharma for the empowerment received by other dharma sisters.

I am grateful to the empowerment from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and the greatly loving and compassionate Namo Guan Shi Yin Bodhisattva!

 

Buddhist Disciple Gexi Luosang, prostrating to Buddhas and Bodhisattvas

 

https://goo.gl/GQYB64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發表於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公告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三十七號公告)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第三十七號公告).jpg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三十七號公告)

 

辦公室經常接到一些諮詢,說有地位、名頭很高的人和一般上師級的人,也有目前未教學生的一些人,他(她)們以第三世多杰羌佛或第三世多杰羌佛家人的名義,要求弟子們出錢供養、要求弟子們辦某件事,或者是他(她)們自己要達成某種目的,就說第三世多杰羌佛要他(她)們做的、或者是第三世多杰羌佛同意了的,諸如此類種種藉用名義說假話的行為,乃至說:在新加坡和中國上海買樓房等,或讓佛弟子把自己的房產、汽車、名貴物件供養出來,聲稱是為供養第三世多杰羌佛或家人或所辦的事。乃至還說,第三世多杰羌佛對聲稱者下達了特別的特權法旨:他(她)本人地位特殊,由於其成就轉世身份很高,是不屬於公告規定範圍的人,隨時都與第三世多杰羌佛通電話,直接接受第三世多杰羌佛安排,他(她)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和家人集資、募供養買房地產的事是發了誓的,不但不能對第三人說,而且買的產業也要用他(她)本人的名義辦理產權。

 

現在告訴大家:這些全是沒有的事!如果有人相信這些說辭,那你就上當受騙了!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為什麼一而再、再而三地發出公告嚴肅提醒大家,就是怕有人藉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名義行騙,可是你們不看公告,如果你們看了公告,怎麼還會相信那些說謊騙人的話呢?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明確公告你們以下幾點,要特別注意印證:

 

一、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只有一個網站:www.hhdcb3office.org,其它任何打著第三世多杰羌佛名義建的任何名字的網站都代表不了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二、 無論多高地位的轉世者,第三世多杰羌佛都沒有給他(她)任何特權,只要是佛教人士,無論師與弟子,任何人都屬於公告範圍內的行持者,乃至比他(她)們高地位和證量的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的主任、副主任聖德們都一樣,都在公告範圍內。

 

三、 至於他(她)們成就的等級地位,唯一的是要鑑證由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發的聖德證書,任何高貴轉世都不能說明地位和聖量,成就級別高低的判定必須詳見聯合國際世界佛教總部於2012年11月18日發出的公告《對諮詢的回覆》。當然,更好的是先知預言公眾定出的身份或百法明門黑關擇決擇出的身份,那才是鐵定的。

 

四、 自第三世多杰羌佛的佛陀身份公佈以後,到目前為止,無論佛教界多高地位的人,包括尊者、法王、大活佛、大法師、居士等,都沒有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電話號碼,沒有一個人例外,他(她)們無法給第三世多杰羌佛打電話,因為沒有號碼。至於他(她)們聲稱第三世多杰羌佛隨時跟他(她)們通電話,根本沒有此事,大家可以到當地的電訊公司查看他們的通話記錄,幾點幾分,和什麼人通話都一清二楚,就會知道他(她)們在說假話騙你們。

 

五、 第三世多杰羌佛和家人不僅在新加坡和中國的任何一個地方沒有房地產,而且在美國以外的全世界任何其它國家,也都沒有一處房產或土地,除了繪畫的磁磚和藝術框投資在泰國一個公司、有股票,在其它國家也沒有任何投資或產業。

 

六、 第三世多杰羌佛已經公告於世不收供養,從來沒有讓任何人去拉供養,那些說假話的人,無疑是騙子、是貪拿他人的錢財,更是對佛陀的極大侮辱!而且,任何地位的人物都無權代表第三世多杰羌佛收任何供養。

 

藉此因緣,辦公室再次公告大家第三世多杰羌佛向全世界的公眾宣告:所有的佛弟子,如果有人,不論其身份地位是多高的轉世者、或自己說自己是特殊、特權規定的,只要他(她)說這是為第三世多杰羌佛或第三世多杰羌佛家人作的供養、為第三世多杰羌佛及家人做的事情,你們必須將此事情經過報給辦公室,你們可以不說出其人的名字和協助參與過的人的名字,只說該件事情,我們就會答覆你們這件事是有還是沒有、是真實的還是騙人的謊言,這樣你們就會當下一清二楚,不會上當。如果在你身上發生了或你知道發生了有人藉用第三世多杰羌佛或家人的名義辦事情、向你或他人要什麼東西,你應該為了弄清真假及時報給辦公室,如果你不向辦公室來印證真假,你就是一個愚癡而助惡滅善的人,則你此生絕對學不到任何真正的佛法、不會得到成就!你們今天好好地想一想:第三世多杰羌佛是何等的光明和偉大,所以才敢公開地讓全世界的人來辦公室印證!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聯絡方式:

Email: hhdcb3office@gmail.com或 info@hhdcb3office.org

通信地址:P.O. Box 94383

Pasadena, CA 91109

USA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2013年8月20日

 

%e8%ab%8b%e6%8c%89%e6%ad%a4%e4%b8%8b%e8%bc%89%e6%96%87%e7%ab%a0%ef%bc%8dpdf-768x227

 

https://goo.gl/rwUWFv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發表於 拉珍文集

說說「葉公好龍」式的佛弟子

%e8%aa%aa%e8%aa%aa-%e3%80%8c%e8%91%89%e5%85%ac%e5%a5%bd%e9%be%8d%e3%80%8d%e5%bc%8f%e7%9a%84-%e4%bd%9b%e5%bc%9f%e5%ad%90

 

說說「葉公好龍」式的佛弟子

拉 珍

        在「老百姓」的文章「到底在抗拒什麼?」中,看到「難道佛教徒個個都是葉公好龍嗎?」這句話,想了很多。

 

葉公真的是喜歡龍,你不能說他假喜歡,起碼看起來是那樣,無論 親戚朋友,週邊的人都知道他醉心於龍。龍的雕塑,龍的畫像,龍的故事,無一不收藏,房間裏的柱子也全都雕刻著栩栩如生的龍,假設放到二十一世紀的現在,可能有龍圖樣的筆、本子、衣服、包、音像製品、各類小裝飾品大裝飾品等等,他大約應有盡有。他每天都在研究龍,龍的習性、傳奇等等理論他似乎無一不知無一不曉,並時時期盼著有朝一日能見著真龍。龍感動了,人世間有這麼忠誠的一個「粉絲」,一定要會一會他,跟他做個朋友。就這樣,真的龍現身在葉公眼前。可惜,我們親愛的葉公,並沒有如讀者所想的那樣欣喜若狂,而是拔腿狂逃,還恐懼地呼救。

 

多可笑多可憐的葉公啊!幾乎所有的佛弟子讀到這個故事都會這樣嘲笑葉公的吧。可是,在二十一世紀的佛弟子們,你們中有很多人,也一樣的修著「葉公好龍」式的行啊!

 

你們或出家,或不出家,或在西藏,或在漢地,或在地球的某個角落,你們虔誠地皈依,日日燒香拜佛,研習經文,誦經持咒,聽開示,學儀軌,修法打坐,閉關苦練,看起來頭頭是道,規規矩矩,今天跟這個討論哪個古德化了紅光,明天跟那個討論哪個高僧生死自由,羨慕恭敬之情溢於言表,誰能說你們不是真的在修行呢?我來說。我說葉公是假喜歡龍,我說你們是假修行!葉公喜歡的是木刻石雕的假龍,而你們喜歡的無非也就是木刻石雕的假佛。當真的佛陀,因無量大悲,帶著至高無上的,能令眾生解脫成就的大法、真佛法來到世間,慈悲地將真實可感的佛法展現在你們這些看似真摯無比的佛弟子面前,你們卻跟葉公一樣躲閃、逃避、慌張,甚至抗拒了。

 

可憐啊!

 

也許正如「老百姓」說的,真佛法嚴重匱乏的當今法界現狀,緻使大多數佛弟子長期以來把那些紙上談兵的假法、偽法,當成了真的。只以為搖鈴打鼓就是密法,以為拿著佛珠念經就會成就,以為穿上僧袍的都是得道高僧,以為提著壺往腦袋上滴水就叫灌頂。種種誤壞眾生慧命的形式主義完全佔據了佛弟子們的心,造就了他們對真實偉大佛法的無知,並因為這種無知,轉而對真實的佛法害怕抗拒。這也就是當《多杰羌佛第三世》出現在娑婆世界之後,從各個角落不時冒出反面雜音的原因所在。

 

至於那些為反對而反對的妖魔的憤怒嘶吼,那是他們的本分,他們的工作,不必理會,也不在今天的話題之內。

 

佛弟子們,能不能放下那些沒用的形式,甩掉遮障你們智慧的固執的所知障弊,牢牢把握住你們學佛修行的終極目的:解脫輪迴而成就!當真佛法的光芒照向你的時候,純淨而喜悅地讓它引領你們走入成就的光明!

 

在這裡,弟子虔誠祈請至高無上的頂勝如來 第三世多杰羌佛,請賜予這迷茫的世間一盞智慧的明燈,照亮眾生腳下模糊的路線,請斬斷捆縛在眾生身上的愚迷繩索,讓他們走進您無量大悲光明的正法渡船!!

 

https://goo.gl/ubLvG6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

 

發表於 心得分享

觀世音菩薩大悲加持法會 ——殊勝無比 現場感應追記 (九)

%e8%a7%80%e4%b8%96%e9%9f%b3%e8%8f%a9%e8%96%a9%e5%a4%a7%e6%82%b2%e5%8a%a0%e6%8c%81%e6%b3%95%e6%9c%83%e6%ae%8a%e5%8b%9d%e7%84%a1%e6%af%94-%e7%8f%be%e5%a0%b4%e6%84%9f%e6%87%89%e8%bf%bd%e8%a8%98-%e8%a7%80

  觀世音菩薩大悲加持法會 ——殊勝無比 現場感應追記 (九)

 

一場期待十年之久的殊勝法會!

 

法會前,晚上睡得很不好,一直淺眠狀態,個性使然:只要有佛事,法會,整晚下意識就擔心錯過或誤失,鬧鐘也是再三檢查才睡下。今早起來覺得很累,精神卻亢奮。

 

法會時,當恭誦咒語,大眾眾口一聲發出第一個 字,我剎那間熱淚盈眶,不能自己,語不成聲,深刻感受到觀音菩薩的大悲心,而自內心升起的感動慚愧,以無法遏止的淚水順著臉龐流到頸脖,真正涕淚縱橫,鼻涕眼淚滿臉。同壇師兄弟的唏噓聲此起彼伏,或感同身受眾生的苦,或感動觀音菩薩大悲之心。收拾了一下激動不已的心,漸漸語能成聲誦起咒語。

 

開始修法,我閉著雙眼保持所告知的站姿。不斷告訴自己放鬆安詳,因為深知自身身心緊繃的個性,事事要求完美; 好在多年聞法,知道放下我執是修行的根本,逐漸有改善,但習性使然,有時也是無奈。慢慢開始聽到有微微輕柔美妙的歌聲飄來,有移動的聲音,有哭泣聲,有誦南無觀世音菩薩佛號,我心裏有點急,趕快收回心思讓自己放鬆。突然有位師姐哭倒橫躺在我的雙腳後跟,哭聲慘然,她的身體緊貼著我的後腳跟,感到她身體的溫暖, 我為師姐得到加持歡喜;之後我自己開始前後微搖,身體往後仰,以為是久站 不住,還調整了一下姿勢。頓然想到不應該抗拒,此時又往後仰,我絲毫不懼放鬆身體, 仰面砰然倒地,躺在地上,仍舊閉著眼聽到一位師姐就在我上方唱誦南無觀世音菩薩佛號,躺了一會,覺得不妥,我想還是站起來吧,又站起身擺好站姿,此時大殿內唱誦聲越來越美妙大聲。聽到這般殊勝的加持,懺悔自己每日還在貪嗔癡三毒中打滾。此時又聽到某位師姐以鏗鏘有力,清晰無比語調的廣東話宣說著,大意如下:你們都有罪業,要懺悔,今後要好好學佛做佛事。我平日聽不懂廣東話,可是那時卻聽明白了。

 

不久身體又往後仰,很快四腳朝天倒地,幾秒中突然哽咽啜泣起來,如同之前不能克制,居然哭出聲,不是悲傷委屈更多的是舒放,哭後我意識到自己是以大字態攤屍在地上,四肢大開應該很不雅,但全身好輕鬆!我想觀音菩薩要我躺著放鬆,我就聽話,那時身心真舒暢。聽到 “停”,突然才意識到是法師的指令,我有些戀戀不捨地站起來。

 

感恩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感恩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

 

我仰面倒地兩次,後腦著地,完全不痛,全身沒有任何不適,真不可思議!我倒下時也不害怕,聽師姐們說是砰然一聲,還是直直倒下,擔心我撞痛後腦勺, 可是我倒下並沒有覺得任何衝擊碰撞之力,也沒有感覺到是地板,彷彿事先安排的躺在那裏;倒下還沒有碰到任何師兄弟,第二次倒下頭剛好在一位盤腿而坐的師姐前, 我們都是閉著眼的,除了護法的師兄弟們。這般情景如不是親眼所見,親身體驗實在無法想像, 這是何等偉大的加持力, 文字只能述之一二。

 

頂禮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和南無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沒有放棄冥頑不化的我!

 

法會後,立刻趕往放生地點,由法師帶領大眾放生結行。法會圓滿結束,師兄弟們都法喜充滿, 春風滿面,人人都迫切地分享自身的加持感應!

 

今後必當持守二戒:

眾善行,諸惡莫作!不殺生,而行放生!

 

祈願有緣人都來接受殊勝佛力的加持!

 

 

弟子 薩依尼瑪

 

後記:

法會後兩天才突然意識到,因為肩頸僵硬疼痛,幾乎每早睜開眼,就感覺兩手掌發麻,困擾多時的狀況,不知何時已完全消失了!!!

 

https://goo.gl/jXKQLj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www.huazangsi.org
美國舊金山華藏寺FACEBOOK PAGE: www.facebook.com/huazang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