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轉發《揭開真相》

轉發《揭開真相》 (十八)我在暗處發現了大法王的真面目

揭開真相 封面

轉發《揭開真相》

(十八)我在暗處發現了大法王的真面目

出家多年以來,我一直敬奉觀世音菩薩,喜歡修學觀音法門,常常誦持大悲咒。

某日,大法王師父非常地高興,說要去拜見某位法王,這位法王曾任西藏四大教派的總教主,祂就是觀音法大成就者,被視為觀音菩薩化身的唐東迦波大菩薩。大法王師父說祂要去求教這位大菩薩,我們還給大法王師父準備了去拜見唐東迦波大菩薩的禮物。說心裡話,我也非常想拜唐東迦波大菩薩為師,因為唐東迦波大菩薩是藏密佛教虹身大成就者,是西藏的醫藥之父、渡船之父、橋樑之父和戲劇之父。在西藏民族當中,除了供佛菩薩、蓮花生大師、宗喀巴大師以外,人們主要供奉四位最重要的佛教領袖,而且是當做最高的聖來供,這四位分別為唐東迦波大菩薩、班禪、達賴喇嘛以及噶瑪巴大寶法王。正是這位唐東迦波大菩薩,給西藏的眾生帶來了無窮的福報,直到今天,西藏的寺廟和家庭都一直供奉唐東迦波大菩薩。

當得知這個消息時,心中暗自歡喜,大法王師父已經是很大的大菩薩了,現在竟然有比大法王師父更高、更大的菩薩來了,而且還是觀音法的大成就者,觀音的化身,連大法王師父都說要去求教這位大菩薩,我可要把握這個機會求到大法,這可是我朝思暮想的啊!人身難得,哪怕我把生命丟掉,我也要去求法!

我抱定破釜沉舟的決心,在我們大法王師父離開後,我便帶著錄音機,獨自坐飛機飛到了舊金山華藏寺。

到了寺院以後,我就一直在外面車上等著,一直都沒有看到大菩薩來,終於聽到消息傳來說已經到了,果然有很多人來了,但是允許進入殿堂的都是一些高僧大德,我什麼也顧不上了,藉人群蜂擁進入的時候,我也混入了人群,當時他們也沒有注意。

一樓大殿的法台已經搭好了,非常的大,在法台的背後還有一重法台為釋迦牟尼佛的供桌,等一會兒所有的人都得迴避到右側觀堂中,於是我在心中暗自盤算著,趁著大家一窩蜂地撤到右側觀堂的機會,在無人注意的時候,我便藉著上供,偷偷鑽到大殿後面供桌下躲了起來,我的前面正好是一個法台和法座。

當時我也不知道我是哪裡來的勇氣,生平頭一遭,我是既緊張又興奮,緊張的是,萬一被人發現,那可是只有一個字「慘」!而興奮的是,我即將可以學到大法了,同時我也很好奇這位聲名顯赫的大菩薩,究竟大法王師父要向祂求學什麼法。

在供桌下等了起碼一個多小時,腳都發麻了,突然聽到一陣腳步聲,有幾個人進來了,有人坐上了前方的法台,但我躲在桌下我看不到啊!我只能專心地豎耳傾聽,原來是來了很多西藏、印度、不丹、錫金、尼泊爾的一些法王、大活佛們,是來開一個法會的,這法會要展示證量,但是可惜這些人最後撤到樓上彌陀殿去了,這裡又派了法師們看守,我根本出不來,最終無法列席。這時又過了幾個小時後,突然有人進來了,聽到大法王師父的聲音說:「法師們趕快撤開,唐東迦波法王要進來了!」我激動地心都快要跳出來了,在桌下高興地比拳頭做鬼臉,想到我的好機會來了,我一生的法緣到了!

這時又過了十幾分鐘,此刻聽到有人喊說:「進來!」好奇心的驅使下,我輕輕地掀開布簾,法座的位置是背對著我的,但是我照常還是看不到的,我有點焦急了,而且這時我聽到了兩位我平常熟悉的仁波切師兄的聲音,過一會兒,大法王師父讓他們離開了,留下了一個台灣來的翻譯,名字叫陳和慧,曾經是東吳大學法律系的教授。

又過了一會兒,突然聽到有腳步聲走進,這時翻譯說:「唐東迦波拜見總持大法王,一禮,二禮,三禮!」咦,怎麼會是這樣!當時我傻在哪裡,這根本就不是大法王師父說的那樣,要來拜見這位唐東迦波大菩薩求法的嘛,而是這位大菩薩要來拜見大法王師父的啊!天啊!我這麼笨蛋!這時我激動地快哭出來,用雙手緊緊摀住我的嘴和鼻子,怕自己發出聲音,但身上照常在顫抖。

唐東迦波大菩薩一開拜以後,大法王師父顯然是故意問的:「你叫什麼名字?」「唐東迦波。」大法王又問:「今為何來?」「我是來向大法王求最高佛法。」大法王又問:「你是否曾任西藏四大教派總教主?」唐東迦波大菩薩答:「是。」大法王師父又問:「你是蓮花生大師的弟子嗎?」唐東迦波大菩薩答:「我是蓮花生大師的弟子,今天是蓮花生大師讓我來向總持大法王求最高大法的。」

這位大菩薩用英文回答,翻譯也一句句跟著翻,大法王說:「看在蓮花生大師的份上收下你這弟子!」當時我全身都驚麻了,我躲在暗處發現了大法王師父的真面目,我恍然大悟,我真是全天下最笨的呆子,搞了半天,我還捨近求遠,是一個把鑽石丟開去撿黃銅的大傻瓜!大法王師父說要來拜見唐東迦波大菩薩,這完全就是假的,大法王師父不僅僅只是個「大法王」的概念而已,其實是真正頂尖的巨聖大菩薩,常人都把自己吹捧地很高,但大法王師父卻把自己說成非常地普通,啊哈!大法王師父這下子您
跑不掉了,原來您才是法界中最大、最大的總持妙覺菩薩啊!還說自己是慚愧行人,什麼要來拜見求法啊!裝!裝嘛!再也裝不了了!

正當說到要學法的時候,我心裡想終於現在要開始傳法了,我可以學到大法了,我成功了!哪曉得大法王說:「這裡不便傳法,上彌陀殿去。」哎呀,怎麼換地方了,樓上根本就上不去,有人把守著,我心急如焚,但也莫可奈何,聽著幾個人的腳步聲漸漸離去,我只能在供桌底下乾著急。

等法傳完後,大法王師父和大菩薩又回來了,唐東迦波大菩薩祈禱完後,供養大法王師父一個大紅包,大法王分文未取,大法王對祂說:「這個大紅包我不會收的,只留下一條哈達和一尊四臂觀音唐卡像。」

結束後,大法王師父宣佈說:「殿門不守人了,把錄像也撤了,大家各自離開吧!」等大家都離去後,大法王便說:「不要臉的傢伙!這麼不真誠!盜法的人應該出來了吧!」我還在想是在說誰呢?難道是說我嗎?

大法王接著又說:「你再不出來,難道要等到缺氧的時候,動不了了,來人抬你出來嗎?學法哪裡有這樣子學的呢?這是盜法,明白嗎?」我當時還沒有動,大法王師父嚴厲地說:「正慧!你太大膽了!」我嚇慌了,趕緊爬了出來,馬上跪在大法王師父面前懺悔:「大法王師父!弟子有罪啊!弟子錯了,弟子罪過,罪該萬死!」

大法王師父說:「你還錄了音,怎麼不拿出來呢?」我趕忙交上了錄音機,懺悔說:「為了佛法的事,弟子未經允許錄了音,弟子罪過!但大法王師父不應該罵弟子『不要臉』。」大法王師父說:「要臉為什麼不正正當當?為什麼要把臉藏起來?鑽在下面幹什麼?」弟子的我當場啞口無言。

大法王師父慈悲而笑說:「這太氣、太好笑了!求法心可理解,但你怎麼可以偷法呢?其心可鑒,今後利益眾生就對了!我不會把這事宣佈於眾的,你在因緣沒有成熟的時候,你也不准把我收唐東迦波為徒,祂來跟我求學大法的事告訴任何人!」

當下的我慚愧地無地自容,回答說:「弟子遵辦!弟子有罪,弟子懺悔,將功贖罪,一定利生!一定利生!」大法王師父說:「別再提這件事了!」

雖然最後我沒有學到大法,但我終於知道了一個事實,這麼多年來,我亦反亦覆小人心,將大法王師父觀察考驗所顯示的假象當成了真實,其實這些都是大法王師父的假面具,大法王師父才是真正法界中最高、最大的妙覺菩薩。

一言以道破,如果大法王師父不是用平常人的形象在考驗大家,選法器種子,那就不會是大法王師父收唐東迦波大菩薩為徒,而被大法王師父說成是祂要去向唐東迦波大菩薩求法,這明明是顛倒的嘛,這是一件我經歷的、活生生的事實!乃至收了唐東迦波大菩薩為弟子以後,照常隻字不提,大法王師父教了唐東迦波大菩薩是祂的徒弟,反而稱讚唐東迦波大菩薩如何了得,大家要向這位大聖德學習,還讓很多寺廟設立了唐東迦波大菩薩的供台和供相。 直到庫頓尊哲雍仲尊者恆性嘉措仁波切和我在無意之
中,暴露了唐東迦波大菩薩是大法王師父的弟子以後,才公開了事實的真相。在《多杰羌佛第三世》寶書中,才清楚地說明了這件事|唐東迦波大菩薩是大法王師父的弟子。

http://www.ibsahq.org/document/file/%E3%80%8A%E6%8F%AD%E9%96%8B%E7%9C%9F%E7%9B%B8%20%E3%80%8B/%EF%BC%88%E5%8D%81%E5%85%AB%EF%BC%89%E6%88%91%E5%9C%A8%E6%9A%97%E8%99%95%E7%99%BC%E7%8F%BE%E4%BA%86%E5%A4%A7%E6%B3%95%E7%8E%8B%E7%9A%84%E7%9C%9F%E9%9D%A2%E7%9B%AE.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