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表於 轉發《揭開真相》

轉發《揭開真相》 (十七)這是什麼甘露

揭開真相 封面

轉發《揭開真相》

(十七)這是什麼甘露

我現在要把二○○○年到美國來參加法會的情況告訴大家,這也是我在勝義浴佛法會結束後的第三天,這些原本洗劫一空,忘得一乾二淨的情境才完美地在我腦海裡突然出現了,記得清清楚楚的。

參加法會的當天,我是第一次見到大法王的,頂完禮之後,我冒昧地兩眼直盯著大法王看,大法王有著一雙非常大又深邃的大眼睛,似乎可以看穿你的內心世界,大法王的聲音有著濃濃地口音,說話的語氣堅定,十分振攝人心,大法王的面容非常威武、莊嚴,面額飽滿,嚴肅中帶著和瑞慈祥,完全不同於普通人的世俗相,莊嚴無比,舉手投足之間,流露出一股自信與雍容華貴的氣質。雖然很莊嚴,不同於一般人,但到底是什麼菩薩,我也說不清楚。當時的我看傻眼了,我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大法王的身上,不想轉移,總想發現一些什麼。

這時一位法師跪起來對大法王說:「我們今天特地來拜見杜松淺巴大法王!」另外一位說:「不!是來禮拜總持大法王的!」

這時大法王回答說:「你們大家不遠萬里,從太平洋那邊飛過來,辛苦了!你們來見杜松淺巴法王呢?還是總持法王呢?如果你們是為了來見這兩位法王的其中一位,你們都會失望的,因為我不是你們心中想見的那兩位法王。就拿白教的杜松淺巴大寶法王來說,祂早都不在了,只能見到祂留下的書本、傳說的生平和教法,要見到杜松淺巴這位菩薩祂本人,那也是外表的現象,而不是本質。馬爾巴大師難道真的是馬爾巴嗎?是一個名字而已,祂的靈識或者說成三密,到底是哪一位菩薩在體是另外一回事,
宗喀巴大師絕不是外表的宗喀巴大師,而是文殊菩薩才是這位巨聖,也就是說,外表是宗喀巴,實質上是文殊菩薩的三密或體性,簡單地說就是文殊菩薩本聖。對蓮花生大師各有所說,真實的蓮花生大師到底是誰,天才知道,也可以說巨聖們才知道。牽涉到聖者的轉世,往往是一代接一代,多少代多少世,其實早就不是上一位那個菩薩在體,也就是說,雖然認證為是本人,但是在真實義中,往往都不是原有的那位聖者在身了。外表的認證、形象、身份、傳承是第一世、第二世、第三世等等,而實質內涵動靜思維的靈知、證量、結構、三密,已經是另外的一位菩薩而藉於此體弘法。你們大家應該注意一個問題,我說的是經常發生在生活中的事實,比如第一世或第二世轉世的活佛很有本事,道力非凡,神通廣大,到第三世卻沒有本事,毫無道力可言,乃至各方面都很差,這是經常見到的,問題的答案已經擺在面前了。我問你們,現在大家思考一下,難道修行會一世比一世差嗎?這樣有退之因,怎麼能成為正等正覺呢?如果是佛菩薩轉世,難道會每轉一世就減退一大截功行嗎?所以根本就不是這個概念,這不是真理。比如第一世的杜松淺巴很有本事,確實證量非凡,而第二世到第六世都有不同的退步,而到了第七世和第八世又很了不起,這已經說明了問題,一句話:轉世名為杜松淺巴,實則本體非一聖。如果有人非要說就是哪一個轉世投胎,那我問你,祂為什麼會證量減退不如前者呢?佛菩薩的證量行持會退步嗎?大家要清楚佛菩薩們是大悲為本的,祂們三時之中都以菩提心利益眾生,祂們都會附藉在轉世活佛的身上,來充當這位帶傳承銜頭的活佛或法王,這樣才便於弘法利生。當然,相反地,也有凡夫眾生投胎以後,被認證為某位大活佛、大法王的轉世靈童,這就難怪人們會經常看到一些著名的轉世法王、活佛,在年齡很小的時候,佛法都還
沒有開始弘揚,就死了,甚至自己都還沒有學通經教就死了,你們仔細思考,如果是真身的上一世的那一位轉世的大活佛,又怎麼會不精通經教、不渡眾生、不弘法務就提前死了呢?聖者是來走一遭不顧眾生開玩笑的嗎?沒有這回事吧!所以我告訴你們,杜松淺巴第一世早就不在了,而杜松淺巴的第一世到底是哪一位巨聖,你們知道嗎?每一世的杜松淺巴大寶法王到底是哪一位菩薩,或者是哪一位普通修行人投胎的,這只有大菩薩們和祂本人才知道。所以我今天說,由於認證書認證我曾接杜松淺巴法位,你們就認為我是杜松淺巴或總持法王,無論怎樣都可以,其實那是外表的迷信,而實質上我是誰呢?我只能告訴你們,我是慚愧者,什麼也不是,但你們要相信,我講出的一切法都是真正的佛法,至於你們所見我的形象是虛幻的,如果要從外表判斷,沒有一個到底是誰的確切性,還是那句話,我是杜松淺巴還是總持法王,還是仰諤益西諾布法王,只有等妙覺菩薩和佛陀才知道該轉世者真實是誰,當然絕對有一個真實我,可是我現在無法告訴大家,說了也是白說,說了你們不會相信,就如說我是慚愧者,你們心裡不會相信的。因此在最高的法義裡,在認證活佛中最精確
的是勝義認證法才能擇決,才確切。等一會兒,我相信大家會看到一個事實,我是杜松淺巴還是總持法王。」

大法王開示完了以後,就在我們面前突然變成了一位百歲蒼年的老法王,全身上下穿著等等,無有一處不變。老法王以金剛威力之聲問道:「你們說我是杜松淺巴還是總持法王?還是仰諤益西諾布呢?還是百歲老法王呢?記住!都不是!外表的形象並不是真正的我,我到底是誰?因緣不成熟,我只能告訴你們,我是慚愧者,今天的法會如果是圓滿成功的,你們認為我是慚愧者就行了,因為我什麼菩薩、阿羅漢都不是,只是為大家宣說如來正法的一員,我現在沒有確切的稱號,如果今天法會不成功,那就真的成了真正的凡夫本質了。」

說心裡話,當時我和其他在場的人已經震攝地無限敬佩了,能當著我們變化,那還了得!但是聽完了大法王的話,雲天霧裡,似是而非,似懂非懂,可有一點,這中青年法王竟然當著我們,突然變化顯現成了百歲老法王,後來又變了回來,而且還能喊動嘛哈嘎拉金剛,這已經說明是真正的、最高的佛菩薩證量了,奇怪的是,祂又說祂不是菩薩,搞得我一頭霧水,不知怎麼去想。

當天法會開始,大家不閉眼,注意觀看,是隆慧大師在我們面前清洗紫金銅、朱紅色的缽,蓋上缽蓋,大眾兩眼必須盯著空缽看。經過一段時間的修法,幾道紅光閃爍從空降下,直入缽內,耀眼奪目,這時大法王說,:「阿彌陀佛已經來了!甘露已經降在缽中!你們去幾個人在外面看看,今天人太多了,不要全部都出去,去幾個人就行了,去看看天空中有沒有佛陀?」覺慧法師和另外的法師、居士到壇城外邊觀看天空,看到虛空中出現了阿彌陀佛踩著蓮花,一步一步行走,現場大家振奮地無法控制,一片沸騰。

當宣佈打開衣缽時, 果然佛陀降下了甘露,這是什麼甘露?不言而喻,當然是阿彌陀佛降下的真精甘露,確實不是人間的物品能代替的,因為這甘露在跳動,是具有靈魂生命力的,而且異香撲鼻,降甘露的同時,缽中還降下了一百多顆五彩舍利。

大法王在法會上竟能瞬間變成一個毫不相干的老人,成了一位白髮的長鬚高僧長老,而且竟能請來阿彌陀佛在虛空中出現,如果不是真正的巨聖大菩薩,人為的力量怎麼做得到?這真了不得, 真是高人中的高人啊!大巨聖啊!是大聖菩薩毫無疑慮!

可是就在我回到台灣後不久,竟然把當時法會的一切都忘掉了,腦海裡面的記憶皆洗劫一空,只記得老法王莊嚴的風采和嗓音,這真是神奇!在參加二○○四年的勝義浴佛法會後的第三天,才又浮現出這場法會的情景,所以我才把它補寫在這裡。

http://www.ibsahq.org/document/file/%E3%80%8A%E6%8F%AD%E9%96%8B%E7%9C%9F%E7%9B%B8%20%E3%80%8B/%EF%BC%88%E5%8D%81%E4%B8%83%EF%BC%89%E9%80%99%E6%98%AF%E4%BB%80%E9%BA%BC%E7%94%98%E9%9C%B2.pdf